那少年身上带着桀骜不驯的野性,看起来如同一头年轻的凶兽。

楚流玥的目光从玉石板上轻轻掠过,落在他的身上。

二人四目相对。

“羌晚舟?”楚流玥率先笑着开口。

那少年点头。

楚流玥有些意外。

这少年看起来似乎是从边疆或者是荒泽而来,没想到有着这样一个雅致的名字。

这名字和他的气质,还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叫楚流玥。“

那少年瞥了她一眼:“我知道。“

刚才那么多人叫她,他听得清清楚楚。

楚流玥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一声。

这少年似乎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不近人情,相反,好像还有点...孩子气的单纯?

“我找你帮忙。”

羌晚舟直白说道。

楚流玥饶有兴致的靠在了椅子里:“哦?什么忙?”

一般人是不会轻易请陌生人帮忙的,但他却说的如此理直气壮,也是少见。

“我要你的一颗火种。“

楚流玥嘴角笑意微凝。

“你说什么?”

羌晚舟看着她的神色,微微蹙眉。

“我不会白白请你帮忙。作为回报,我可以做你十天的随从。“

楚流玥张了张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二十天。”

“这不是时间长久的问题,而是——”

“三十天。这是最多了。”

“......”

楚流玥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这孩子先前看着挺能打的啊,怎么脑子好像有点不对劲呢?

“羌晚舟是吧?你过来,先坐下。“

羌晚舟刚要摇头,楚流玥便抢先说道:

”你不坐下说,我就不答应了!“

羌晚舟看了她一眼,这才走到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楚流玥似是无意的看了一眼,发现他坐姿竟是非常标准,肩背挺直,气势凛凛,似乎专门学过一般。

如果不去看他那一身破旧的衣衫,这一动一行,倒像是世家大族才能培养出来的贵公子。

坐下之后,他便直直看向楚流玥,显然在等待她的答案。

楚流玥心中轻叹一声,竖起手指:

“第一,请人帮忙不是这么请的。第二,就算是你答应当我一年的随从,我也没什么兴趣。第三...你知道什么是火种吗?”

羌晚舟清冷桀骜的目光从她的手指上划过。

“第一,是我请你帮忙,自然是按照我的方式来。第二,我说过了,最多一个月,一年是绝不可能的。第三,我知道什么是火种。你不是天医吗,那么自然是有火种的。”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

“谁告诉你,只要是天医,就有火种的?”

羌晚舟满脸戒备:

“当然是有人告诉我的。”

楚流玥扶额。

“那是骗子骗你的!只有顶级的天医能凝练出火种!我现在这点水准,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这个忙,抱歉,我帮不了。”

羌晚舟猛地起身,脸上氤氲着怒意:

“你说谁是骗子!?”

楚流玥吃了一惊,没想到羌晚舟对这句话的反应这么大。

看来告诉他这个的人,对他而言很重要?

“咳,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对天医好像不是很了解。这件事,我的确是无能为力。不过西陵有不少出色的天医,你可以去找他们。“

看楚流玥神色诚挚,不似撒谎,羌晚舟才没有继续发火。

“我不需要其他的天医,只有你能帮我的忙。“

他执拗的说道。

楚流玥没有立刻接话。

她幻化出来的火焰,的确好旁人不同。

难道...羌晚舟是冲着这个来的!?

所谓火种,由天医原力化火凝练而成。

天医将一颗火种放入另一个修行者的体内,后者就能够利用自己的原力不断催生火种长大,使得他们能够在对战的时候同样施展出火焰。

随着修行者境界的提升,他们体内的火种,也会随之成长。

有的到最后甚至能够完全融合火种的力量,成为天医!

这也是有些想要成为天医的人会用的办法。

但是这火种哪儿那么容易凝练而成?

这东西会消耗天医极大的原力和精力,但成功率却是极低。

对于天医而言,炼制火种根本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根本没有谁愿意无偿帮别人炼制火种。

但在羌晚舟看来,这件事情仿佛很容易的样子。

楚流玥看着他固执的模样,有些头疼。

想要劝服他,貌似有些困难啊......

“你不愿帮我?”

羌晚舟后知后觉的问道。

楚流玥无奈摊手:“抱歉,不是我不想帮,是我真的帮不了。”

羌晚舟却定定道:

“你不愿帮我。”

这一次,是陈述句。

楚流玥眸光微闪。

但是羌晚舟却没有再说什么,扭过头去看向了赛场。

他神色一如既往的淡漠平静,仿佛并未太在意这件事。

楚流玥却是忽然生出几分好奇,凑近了些低声问道:

“你为何要火种?你的武者天赋这般出色,没有必要去当天医。”

羌晚舟看了她一眼:

“我不是要当天医。”

“那你要火种做什么?”楚流玥更加疑惑。

羌晚舟顿了顿:“我要火种续命。”

说着,少年青涩孤傲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落寞。

“我要找一个人,但还没有找到。我怕我还没找到她,就已经死了。”

他的语气很淡。

然而楚流玥却发现,他在说自己快死了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然而在提到找不到那个人的时候,却是流露出了一丝难以掩饰的悲伤。

好像...那比他的性命,来的更加重要。

楚流玥心中微微一动。

“那个人对你而言很重要?”

羌晚舟脸上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闻言,他的唇瓣微微抿起,下巴紧绷,坚定的说道:

“是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人。”

楚流玥心底像是被什么柔软的碰了一下。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重新靠在了椅子里,同样看向赛场。

二人静默无言,仿佛已经将这件事情揭过。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黑色玉石板上的名字越来越少。

被抬下赛场的人越来越多。

当赛程过半的时候,楚流玥终于轻声开口:

“我可以帮你。”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