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文帝本想避开,但那剑气的度实在太快!

嗤!

冰冷的气息从脖颈上划过!

咔嚓!

他脖子上悬挂着的东西忽然断裂!朝着容修飞去!

嘉文帝大惊,立刻伸手去抢,却还是险险错开!

正当他想要追上去的时候,赤尾蛟龙再次冲了上来,龙尾一甩,重重拍向嘉文帝!

嘉文帝一时不查,腰背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出!

而此时,那东西已经落在了容修的手中。

楚流玥凝目看去,这才看清那竟是一条黑色的骨链,上面坠着一枚戒指?

那戒指呈现古铜色,上面似乎还刻印着黑色的神秘纹路,看起来神秘非常。

容修垂眸,看了那戒指一眼,黑色的长睫遮住了他眼底的神色。

他薄唇微微抿起,玉刻一般的下巴似乎有一瞬间的紧绷。

他的脸上并没有显露出什么神色,但楚流玥心中却忽然抽疼了一下。

“容修!将东西还给朕!”

嘉文帝勉强稳住了身形,急忙看向容修。

容修神色微动,手腕一翻,便将那戒指收了起来。

“若是母妃还在,必然不会同意儿臣将东西还给您的。“

“你!”

嘉文帝本想争辩几句,但迎上容修那深邃透彻的眼睛,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好像每多说一句话,都会得到更深的嘲讽!

就在他纠结万分的时候,赤尾蛟龙再次冲了上去!

一人一兽,战作一团!

嘉文帝此时的实力在六阶巅峰,赤尾蛟龙是七品魔兽,按理说应该勉强可以打个平手。

但很快,嘉文帝就落入下风,节节败退。

更重要的是,他体内的原力似乎在不断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气息也逐渐被削弱!

没过一会儿,他的等级居然掉下了一段!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赤尾蛟龙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口越来越多。

到了最后,嘉文帝几乎是毫无反手之力!境界更是跌破了四阶武者!

砰!

嘉文帝终于承受不住,重重摔在地上!

一瞬间,尘土飞扬!

他捂住胸口,猛地咳嗽了几声,满嘴是血,气息奄奄。

容修对这些似乎没什么兴趣,转身走向楚流玥。

楚流玥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

“那赤尾蛟龙好像和和陛下有仇?”

容修淡笑,不甚在意的说道

“它曾经受过母妃恩惠。”

原来如此。

楚流玥了然的点点头,又仔细打量了容修一眼,心中轻叹。

她从没有问过容修为何故意装病,之前一直以为他是为了皇位,没想到是为了坐着皇位的那个人。

这么多年处心积虑,竟然是为了对付嘉文帝!

正当她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觉察到一道视线,从旁边传来。

她扭头看去。

容玖看着容修,神色复杂。

他并不蠢,前前后后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多少已经猜到了一些。

“七弟,我有些话想和你私下谈一谈,不知你现在是否有时间。”

容修轻笑颔。

“好。”

太和殿外,楚流玥和叶老正在说话。

“师父,您放心吧,这都是小伤,过段时间就会好的”

楚流玥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叶老。

自从容修和容玖进入太和殿之中商谈之后,叶老就一直拉着她问个不停,生怕她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您不是也已经替我把过脉了吗?难道您连自己都信不过?”

叶老咳嗽一声“为师这也是担心你啊!“

想起之前生的一切,他还觉得有些后怕。

要不是自家徒弟够出色,实力够强,还真是危险!

楚流玥干脆转移话题

“宗夜长老已经走了?”

叶老冷嗤

“司徒星辰已经死了,他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再待下去,下一个死的就是他!“

楚流玥沉思片刻

“宗夜长老似乎是一个特别记仇的人,今天这些事情”

“哈哈,那家伙向来如此!不过,他可不敢将这些消息泄露给明月天山!否则的话,连他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宗夜虽然是六阶武者,但也不敢胡来。“

楚流玥没说话。

宗夜长老和司徒星辰关系极好,否则也不会费尽心思,亲自前来救她。

如今,亲眼看到司徒星辰死在面前,她总觉得,他不会善罢甘休

“还有星罗国那边司徒星辰毕竟是长公主”

司徒炎可是对这个女儿疼爱的很。

愤怒之下,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叶老摆摆手

“你放心,司徒炎不敢胡来。司徒星辰吞噬了那青铜缸之中的力量以提升自己的实力,甚至妄图杀你,本就有错在先。再者,她后来被夺舍,在那一瞬间,她就已经死了。说到底,是她自作自受!这些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司徒炎哪儿还有脸面提这件事?“

他再喜欢司徒星辰,也不可能为了她,将整个星罗都赔上。

所以到最后,一切都只能大而化小,小儿化无。

楚流玥轻轻颔,看了那紧锁的大门。

“也不知他们谈的如何了。”

嘉文帝已经被关押起来,赤尾蛟龙也重新镇压在了玄冥阵之中。

先前的一片狼藉,此时也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

表面看起来,一切似乎都在逐渐恢复平静。



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结局,还是掌控在那二人的手中!

叶老随着他的视线看去,一声长叹。

“想不到过去了这么多年,还是“

楚流玥忽然问道

“师父,您是不是早就知道陛下他——“

叶老犹豫片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为师只知道当年陛下和如月闹翻,是因为做了对不住她的事,但却不知是这件事何苦?“

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又能怪得了谁?

楚流玥想了想,又问道

“婉妃是从天幕界之内来的?“

叶老停顿片刻,苦笑。

“这一点,为师也不能确定。她是陛下外出的时候偶然遇到的,只说是落魄世家的遗孤,但具体的却是无人知晓。当年她受尽宠爱,曾经有不少人暗中调查她的身世,但都没能查到什么。”

楚流玥了然的点点头。

这样说来的话,倒是解释的通了。

”吱呀——“

太和殿的大门,忽然打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