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激起千层浪!

容玖本是几位皇子之中最适合当太子之人,许多人都已经暗暗开始思索要如何和他攀上关系。

没想到一夕之间,便因这样大逆不道的罪名下狱!

一时间,整个帝都风云变幻!

...

“听说三皇子的生母颖贵人,当年是被皇后所害,他怀恨在心多年,这才对其动手!”

“后宫之事谁能知道?不过就算是真的,这位三皇子未免也太冲动了。只要能拿下太子之位,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偏偏在这个当口动手...”

“从西北军回来之后,陛下就迟迟没有放他回去,他心中自然是着急的...再说了,皇后的丧仪如此简陋,难道你们还看不出问题吗?”

“就算陛下厌恶皇后,也不可能任由三皇子将她杀了啊...只能说是自作自受喽!”

“这几位皇子,如今废的废,关的关,病的病...再这样下去,可没什么挑的了...”

楚流玥从街上走过的时候,隐约还能听到一些窃窃私语。

虽然明面上不准议论,但宫中发生这么多事情,想让人不在意都难。

而在她抵达离王府的时候,发现这里的戒备明显增强了许多。

楚流玥微微挑眉。

整个帝都几乎都陷入了一片混乱,离王府想要置身事外,似乎也没那么容易。

看到楚流玥,门口的侍卫连忙殷勤的迎了上来。

“流玥小姐,您终于来了!殿下已经等了您好一会儿了!”

楚流玥唇角微勾,走了进去。

......

见到容修的时候,他正在后院竹林之中小憩。

石桌之上,放着两杯刚刚沏好的茶,和下了一半的棋局。

微风拂来,有几片翠绿的竹叶落在容修雪白的锦袍之上,衬的他越发清冷尊贵。

“殿下早知道我要来?”

楚流玥拂去眼前的枝叶,走了过去。

容修端起那清透如玉的瓷杯,一道白雾袅袅升起,几乎让人看不清他深邃眼底的神色。

绯色的薄唇微微勾起,他笑的一如既往的温润从容。

“这是本王亲自泡的茶。看看比之你的如何?”

楚流玥坐了下来,端起另一杯。

馥郁清香袭来,在鼻端萦绕,沁人心脾。

楚流玥轻抿一口。

淡淡的苦涩之后,是回味无穷的回甘。

她诚实的点点头:

“殿下的手艺比我好多了。”

和他比起来,她泡的那些当真有些拿不出手。

容修却是笑着摇摇头。

“但本王却只喜欢玥儿泡的姜茶。这些茶好是好,但本王不喜欢。“

楚流玥轻嗔了他一眼。

“殿下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本王的确是这么想的。”

容修剑眉微挑。

“另外...这时候,是指什么?”

楚流玥眯了眯眼睛。

整个帝都都乱成一锅粥了,唯独这位还能如此清闲的在自家后院泡茶下棋。

还真是淡定的很。

她摇摇头,开门见山的问道:

“您早就知道,是陛下要对三殿下下手?”

先前容修曾经提起过,说有人想要栽赃容玖,将皇后的死怪罪在他的头上。

但楚流玥怎么都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嘉文帝!

再怎么说,容玖都是他的亲生儿子,他这样做,无异于是将容玖送上死路!

容修神色不变,唇角噙着散漫笑意。

“玥儿既然心中有数,又何必再问本王?”

这就是承认了。

楚流玥皱起眉头,依然满心疑惑。

“可是陛下为何要这么做?”

如果他不想让容玖继承皇位,多的是办法。

最起码,现在容玖被困在帝都,几乎被没收了所有的军权,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

何况,容玖在沙场拼杀多年,立下战功赫赫,就算抛去皇子的身份,也绝对算得上是功劳不小。

嘉文帝怎么非要赶尽杀绝?

“陛下明知,杀死皇后的是——”

司徒星辰!

直到现在,这个消息都被死死封锁。

“玥儿是怀疑,父皇向着司徒星辰?”容修饶有兴致的问道。

楚流玥摇头。

从那天晚上的情况来看,嘉文帝绝对不是想要放过司徒星辰。

他只是想要从她那得到什么东西。

但...着实没有必要,将皇后的死,栽在容玖的身上。

皇家无情,这点她很清楚,甚至有着刻骨铭心的痛楚记忆。

不过...嘉文帝这么做,显然是另有目的。

容修淡淡笑道:

“若是他安分守己的在帝都当一个闲散皇子,父皇自然不会对他如何。能让父皇下定决心这么做...”

看着他脸上意味深长的神色,楚流玥忽然明白了什么。

“殿下的意思是三皇子他——”

容修落下一枚棋子。

啪。

楚流玥垂眸看了一眼,心头一震!

此子一落,棋盘上原本正在僵持的黑白两色棋子,顿时撕破了僵局!疯狂厮杀起来!

容玖竟是要造反!?

否则的话,她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理由,会让嘉文帝如此作为!

“殿下怎么知道?”

楚流玥刚问出这句话,就忍不住后悔。

容修这人...只要他想,他什么都能知道!

然而,容修的神色,却变得有些微妙。

楚流玥看着他的眼睛,忽然福至心灵,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难道——”

容修目光深深的看着她,忽然唇角微勾,冲着她招了招手。

“玥儿,过来。”

楚流玥不明所以的起身,走了过去。

容修握住她的手,一把将人拉到了怀中,紧紧箍在怀中,俯首吻了上去。

楚流玥吃了一惊,被他灼热的气息烫的心间微颤。

这、这人怎么回事儿!?这么突然!?

“殿、殿下?”

楚流玥推了推他的肩膀,腰身却是被他抱得极紧,像是要将她嵌入怀中一样。

直到吻得她手软脚软,变作一汪春水化在他怀中的时候,容修才终于停了下来,换为轻轻浅浅的吻。

楚流玥望着他,本就如星夜一般璀璨的眼眸变得润泽盈盈,好像一掐就会甜的溢出来。

容修眸光微闪,伸出手遮住了她的眼睛,凑到了她耳边,声音低沉沙哑,像是有什么在心上不轻不重的摩擦。

“别这么看着本王。”

楚流玥耳朵也热了一下。

“...殿下?”

“知本王者,莫若玥儿。”

容修忽然忍不住咬了一口她细嫩的耳垂。

楚流玥痒的躲了一下,身体却是更软。

容修埋在她颈窝之中,闭了闭眼睛。

她总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从以前,到现在。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