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其实并不乐意跑这一趟。

楚流玥是他唯一的徒弟,他宝贝还来不及,何况还来质问?

但如果不问,嘉文帝那边也不好交代。

思来想去,反而还是他来最合适。

叶老咳嗽一声:

“丫头啊,昨天晚上...你在哪儿?”

楚流玥眨了眨眼。

“自然是在家,不然还能是在哪儿?”

叶老小心的打量着她的神色。

他一直都知道,楚流玥比她表现出来的更强。

最起码,单单是在炼药这一方面,就在他的水准之上!

他很清楚,这丫头身上藏着不少秘密。

但他并不想要因此怀疑她。

“昨天宫中起了火,你应该知道吧?”

楚流玥颔,笑了笑。

“那么大的火,想不知道都难啊师父。”

叶老思来想去,终于还是直接问道:

“昨天的事情,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楚流玥眨了眨眼。

“您是指什么?”

叶老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片刻,终于忍不住一拍大腿!

”我就知道是司徒星辰是故意的!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她要这么往死里搞你!?“

楚流玥:“......”

虽然知道叶老会偏向她,但是这未免也太干脆了...

楚流玥轻咳一声。

“此事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他还得赶回去跟嘉文帝商量这事儿呢!

“哦。”

楚流玥耸了耸肩。

“她觉得我抢了她的男人。”

“......”

叶老的表情瞬间变得微妙起来,甚至有些一言难尽。

“容修!?”

楚流玥点点头。

昨天晚上司徒星辰亲口跟她说的,能有错吗?

叶老忽然退后一步,上下打量了楚流玥一圈。

“师父,您看什么呢?”楚流玥奇怪问道。

叶老忽然嘿嘿笑了一声。

“怪不得!怪不得呀!那司徒星辰一直想把你拉下水,原来都是因为这个!”

楚流玥眼角抽了抽。

不知怎的,她好像听出了一股得意...

“行了!师父都知道了!你在家好好修炼就是了!其他事情,都不用管!“

叶老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忽然,他又扭头问道。

“对了,慕青和说什么时候走了吗?”

慕青和眸色微动,但很快就将那细微的波澜压下,轻轻摇头。

“尚未。不过...应该快了。”

帝陵之行,慕青和一无所获,肯定不会再待太久了。

叶老点了点头,脸上神色认真了许多,叮嘱道:

“能去天令皇朝,是极大的机缘,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但...“

剩下的话卡在喉咙,叶老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咽了下去。

“若是要走,一定要提前和师父说一声。”

楚流玥颔。

......

这一天,是皇后出殡的日子。

原本一切都准备的好好的,但佑和殿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让众人人心惶惶。

嘉文帝虽然哀恸万分,但最终还是决定,皇后的丧仪一切从简。

最终,竟是只走了贵妃的规格。

嘉文帝因为忧思过度倒下,没能参加皇后的丧葬。

而容靳接连遭受打击,更是一病不起,连太子府的大门都没出。

哦,如今那上面的牌匾已经摘掉,早已经不能算作是太子府。

于是最后,竟是只有平王容齐和容臻去了。

但这两人,一个当了多年的纨绔子弟,没有半分实权,另一个则是原丹碎裂,彻底成了废物。

他们就算是加起来,都没有什么存在感。

至于司家,也只有寥寥几人去了而已。

皇后的整个丧仪,都显得十分简陋,匆忙开始,匆忙结束。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的出来,这是嘉文帝有意为之!

身为皇后,贵为一国之母,薨逝之后当行国丧,以彰显身份。

可如今这阵仗...其实连个小小的妃子都不如!

要不是皇后生前做了什么事情惹怒了陛下,死后怎么会遭受这样的结局!?

坊间流传着各种传闻,但最终全部悄无声息的湮灭。

没过多久,众人就将皇后的死抛诸脑后,开始探讨起另一件事情。

——太子之位空缺,陛下肯定还会从几位皇子之中,挑选出新的太子!

嘉文帝的子嗣不算单薄,但合适做太子的人,却并不多。

众人讨论来讨论去,最后现,最好的人选,是三皇子容玖!

论实力,他进入西北军,征战沙场多年,立下过赫赫战功!

论年龄,他如今正当盛年!而且也是除了容靳之后排名第二的皇子!

除了出身不高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缺点!

所有人几乎都已经认定,容玖会成为新的太子!

然而此时的容玖,却并没有这么乐观。

因为他已经被软禁在府中好几天了。

皇后的丧仪都已经进行完毕,父皇却迟迟没有松口放他,这不得不让容玖心生担忧。

而且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说父皇急召了容靳进宫。

好像二人在御书房谈了许久。

等待的时间越久,容玖心中就越是不安。

终于这一日,宫中来了人

——皇后为三皇子容玖杀害!即日起关进天牢,听从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