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有旁人在此,听到这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这件事情牵涉极深,嘉文帝居然就这样直接开口询问!可见对容修之信任!

容修凤眸微微一睁,眼中划过一抹惊讶之色。

“父皇叫儿臣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嘉文帝目光沉沉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容修唇角微微勾起,眼角眉梢划过一抹微光。

“父皇是对玥儿心有怀疑?”

嘉文帝揉了揉眉心。

“容修,你一向是最聪明的。”

他必须得承认,宗夜长老的话,的确让他动摇了。

昨天晚上,他几乎一整晚都没有睡好,一直在想着这件事。

为何那么多人,偏偏说是楚流玥呢?

而且,从这段时间楚流玥的各种惊人表现来看,她也许真的藏着什么秘密也不一定。

尽管叶老已经答应亲自去问一问楚流玥,但他心中始终还是不太放心。

但楚流玥身份特殊,他不能,也不愿轻易去动她。

所以,只能叫容修来。

容修思忖片刻,忽然道:

“有一件事,父皇似乎并不知晓。”

嘉文帝微微坐直了身子。

容修唇角依然带着笑,然而眉宇之间,却染上了一层玩味之色。

“司徒星辰...曾倾慕儿臣数年。”

嘉文帝登时怔住。

很快,他便是明白了什么。

司徒星辰难道就因为这个缘故,才格外敌视楚流玥?

嘉文帝眉头缓缓皱起。

“就算如此,她应该也不至于故意栽赃...毕竟她之前已经和容靳有了婚约...招惹楚流玥,对她而言有什么好处?“

容修唇角笑意微深,却染上了一层冷意。

“她和皇兄之间的婚约是怎么回事,父皇最是清楚。”

嘉文帝陷入沉思。

“不知父皇是否还记得,青骄会的最后一天,儿臣去了赛场。”

嘉文帝颔。

“自然记得。”

“那天儿臣本来是去请玥儿帮一个忙,在场下的时候,遇到了司徒星辰。儿臣无意间现,她的衣袖上,绣着和儿臣衣服上几乎一模一样的云纹。“

容修语气微凉。

嘉文帝心中“咯噔”一下。

容修以前的确是极其钟爱那奇特的云纹的,很多衣服上都专门绣了那样的纹路。

“...或许...只是巧合?”

“那天回去之后,儿臣思来想去,觉得有些不舒服,便命令府中的下人,将所有带有那种云纹的衣服都烧了。”

嘉文帝神色微动。

这件事情他有点印象,但是当时他并未在意,只以为容修是因为大病初愈,想换换心情,才要将那些衣服全部扔掉。

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一层缘故。

“而那天,司徒星辰也到了离王府之外,看到了这一幕。离开之后,她在一处偏僻的胡同里,亲自斩杀了几个修行者,并且将其碎尸,砍成一滩烂泥之后才罢休。“

容修轻言慢语的说着,然而其中的内容却是令人心惊肉跳!

“父皇觉得,这...也是巧合?”

嘉文帝终于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来。

“这些你是从何得知?”

容修神色平静的笑了笑。

“父皇,儿臣在帝都,如果连谁曾经去过离王府,谁曾经对儿臣抱着怎样的态度都不知晓,那又如何活得下去?”

嘉文帝目光复杂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没说话。

“...是啊!朕差点忘了...“

容修虽然身体孱弱,但却是极聪明的。

在明月天山待了那么多年,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才真是会让他失望。

“那几人平日混迹于帝都的各种赌场和烟花之地,平日便十分招人恨。死了之后也无人在意。这件事情,就这么压下去了。不过,如果父皇想要确认的话,也很容易——”

“不用说了,朕相信你说的。”

嘉文帝疲惫的摆摆手,靠在了椅子上。

容修收了声。

房间之内,再次陷入一片寂静。

嘉文帝心中思绪翻涌。

是个人都能听出这件事情的不对劲之处。

这么多年,司徒星辰在世人的眼中,始终是高高在上,温和优雅的。

但从这件事情,却能明显看出,她其实根本不是那样。

实际上这几天和司徒星辰打交道,他心中也早就有了这种感觉。

但没想到,她心狠手辣的程度,比自己想象的更甚...

将这些事情前后串起来,很多疑问就瞬间解决了。

“...这么说,司徒星辰是因爱生恨,才几番故意针对流玥的?”

这样的话,之前司徒星辰掺和到容臻的事情之中,莫名指控楚流玥,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容修淡淡一笑。

“儿臣并没有这么说。是非对错,父皇心中自有判决。”

嘉文帝睁开眼睛,目光深邃的看着面前的容修。

“没想到,你第一次选择和朕坦白这些,竟是为了楚流玥。”

容修说了这些,无异于是承认在帝都之中有着自己的势力!而远不像之前所表现出的那般与世无争!

他不会不知道,这是帝王大忌!

“你难道就不担心朕对你心生忌惮?”

嘉文帝一字一句的问道。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映在容修眼底,一片星芒璀璨。

他道。

“儿臣不过两相权衡取其重罢了。”

而她,就是他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

几乎就在同时,楚流玥也在自家院落之中,等来了叶老。

头天晚上生了那么多事情,司徒星辰肯定会指认她,并且一定会将这些都捅出去,告诉嘉文帝。

所以她早就做好了准备。

不过没想到,来的竟然是自家师父。

楚流玥笑意盈盈的迎了上去。

“师父,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叶老看着她,忽然惊讶问道:

“咦,你什么时候突破了三阶武者?!”

如果没记错的话,之前这丫头不是才在青骄会上突破二阶武者吗?

怎么这么快就——

而且,她身上的气息,似乎也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如果叶老仔细查探一下楚流玥的原脉,便会知道这微妙的变化,就是由于她体内原脉等级的提升产生的。

楚流玥眉眼弯弯。

“这两天刚好突破的。之前在太衍学院藏书阁学到了不少东西,最近尝试着突破,果然成功了。”

叶老仔细一想,觉得还挺有道理。

他早就知道楚流玥体内的原力丰沛程度不低,突破也是迟早的事儿。

”不亏是老头子的徒弟!哈哈!“

看着叶老满脸欢喜,楚流玥唇角勾了勾,似是无意的提醒道:

“您今天来找徒儿,是有什么事情吗?”

叶老的笑声戛然而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