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这话,叶老心道不好,陛下不也是想要从司徒星辰身上找到一样东西吗?

宗夜这么说,难保他不会怀疑。

果然,他扭头一看,就觉嘉文帝的眉头微微蹙起,似乎有些怀疑。

叶老立刻问道:

“宗夜,既然如此,你便说说,流玥到底从司徒星辰身上抢走了什么?”

嘉文帝也屏住了呼吸。

宗夜一噎。

这个司徒星辰却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他...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定就是嘉文帝将司徒星辰关押起来想要得到的东西!

他眸光微闪,看向了嘉文帝。

“她抢走了什么,嘉文帝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吧?”

叶老冷笑,宗夜这样子,分明就是不知道!甚至可能根本就是编造的!

嘉文帝沉默片刻,看了昏迷中的司徒星辰一眼。

”这件事,还是等她醒了,朕再亲自和她谈比较好。“

宗夜长老立刻警觉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事情查清楚之前,就麻烦宗夜长老你和司徒星辰先在这里委屈一段时间了。哦,对了,容靳和司徒星辰的大婚典礼正在筹备,宗夜长老作为司徒星辰的长辈,一同参加也是极好的。”

说完,嘉文帝抬脚便打算离开。

“容萧!尔敢!”

宗夜长老被这番话惊住,情急之下,竟是直接喊出了嘉文帝的名讳。

“那容靳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得上星辰!?如果你执意如此,休怪老夫不客气!”

嘉文帝站定,冷冷一笑。

“朕称呼您一声宗夜长老,是看在明月天山的面子上。但这不代表,朕就怕了你。明月天山之中,又不止有你一位强者?”

宗夜长老胸口一噎。

“你!”

“今夜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势必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宗夜长老是聪明人,如果你肯好好配合,那么今天的事情,朕就当从未生过。可若是你不肯...就别怪朕不留情面了!”

来了一个司徒炎不行,难道以为再来一个宗夜就万事大吉了吗?

叶老捋了捋胡子。

“老夫想起,倒的确有一段时间,没有去过明月天山了。看来是应该抽一个时间,回去拜访一番了...”

宗夜长老气的脸色涨红。

他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被嘉文帝和叶之庭威胁!

但偏偏这的确是他的软肋!

明月天山的惩罚,他还承受不起...

如果强闯,他也不是不能离开这。

可是那样的话,就只剩下了司徒星辰一人在这。

他心中着实放心不下。

于是,宗夜长老在脸色变换了几次之后,终于咬牙,认了!

他恨恨的瞪着叶老:

“叶之庭,你也别得意的太早!依老夫看,你那个宝贝徒儿,心思可是深的很!说不定什么时候把你坑了,你都不知道!”

叶老笑眯眯道:

“我们师徒的事情,宗夜你一个外人就别操心了。有这时间,还是多多关心一下司徒星辰吧!这伤势拖得久了,可就要留下后遗症了哎——”

“你!”

“哦,对了,几年不见,你这实力好像也没什么进展,趁着这次机会,该是好好反思了才对啊!”

叶老说完,便立刻打了个响指!

无数白羽瞬间激起强烈的力量,强行将二人分开!随后迅收拢!

“这几天只怕要辛苦叶老了。”

嘉文帝说道。

司徒星辰还好说,但是宗夜长老...的确只有叶老能镇压住他了。

叶老摆摆手。

“老夫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次也算是顺道报个仇!不过...他之前说的那些,陛下怎么看?“

嘉文帝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坦诚说道:

“朕以为...未必没有可能。”

叶老皱了皱眉。

“这么说,陛下当真怀疑流玥了?”

嘉文帝苦笑着摇摇头。

“朕也是不得已...那东西有多重要,别人不知,叶老您却是最清楚不过的。朕这样做,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整个曜辰。“

叶老思忖片刻:

“那不如老夫直接去问一问?”

嘉文帝仔细一想,顿时觉得这好像是最好的选择。

楚流玥那孩子,他一直还挺喜欢的。

一方面,她现在是容修的未婚妻,如果动了她,容修肯定不会愿意的。

另一方面,还有慕青和...

“那就麻烦叶老了。”

......

宫中的大火烧了整整一夜。

直到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才终于被彻底灭掉。

整个佑和殿已经被彻底烧毁,连带着周围的几座殿宇,也全都化为废墟。

连带着还有不少宫人都没了性命。

据传是因为佑和殿年久失修,才会不慎走水,烧起了这一场大火。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那青白色的火焰,根本不是普通的火,倒是极有可能是磷香粉烧起来的。

而这东西,寻常人根本没有。

想也知道,这件事肯定牵涉极深。

不过既然宫中已经给出了说法,也没有人那么不知趣深究。

只是,这佑和殿当初是容靳的住所,如今他刚刚被废,就起了这么一场大火,难保不让人心中多想。

他这一次,很显然是没什么翻身的机会了。

......

离王府。

一大早,闵公公就亲自前来,说是陛下召见,请容修进宫一趟。

离王府的人都很是惊奇。

陛下对容修一直格外看重,考虑到他身体不好,所以极少让他进宫。

如今这一场召见,却是来的突然。

容修却似乎没有想太多,简单收拾了一番之后,就披上黑色大氅,随着闵公公进了宫。

嘉文帝正在御书房等着。

“父皇。”

看到容修进来,想要行礼,嘉文帝立刻道:

“那些虚礼就先免了。今天朕叫你来,是有几件事情,想要问问你。”

容修玉刻一般的容颜,一如既往的温润。

“儿臣必定知无不言。”

嘉文帝张了张嘴,心中却是犹豫了起来。

容修是他最为疼爱的儿子。

这么多年,因为无法陪伴在容修的身边,他心中一直十分愧疚。

所以容修回来之后,他始终都在想办法弥补。

现在问他这个问题...难免有些不合适。

容修静静的站在那,似乎完全没看出嘉文帝的纠结。

过了好一会儿,嘉文帝终于咬着牙,下了决心,问道:

“容修,昨天晚上宫中起火的时候,丢了一样东西。有人指证,是流玥做的,你怎么看?”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