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天令皇朝,只有她拥有一只九彩天雉!

十三玥卫跟随她多年,绝对不会错认!

“正因那一根翎毛,我们才相信了那封信上说的那些话。并且...从那时候起,我们就一直以为,您其实还活着。”

楚流玥哭笑不得。

要说她死了,她的确还在这里。

要说她活着,她实际上几个月之前才醒来。

“所以,在离开天幕界之后,我们就各自分散开来,暗中搜寻您的下落。而这一次,也是因为属下打探到了一些消息,才对您的身份,生出了几分怀疑。”

楚流玥了然颔首。

“所以你刚才来的时候,故意打出那个手势?”

“是!”

“你就这般认定,是我?”

看着七寒笃定的模样,楚流玥忍不住笑出声。

七寒诚实道:

“属下是听说慕青和在这里,才故意跟来的。”

楚流玥笑容一僵。

“一开始,属下只是想知道他为何在这里停留了这么长时间,后来就发现,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就开始暗中调查您了。”

七寒说的很是简单,但其实他是做了十分充足的准备之后才来的。

在来之前,他心中已经有了八九分的把握。

无论是三门全修的惊人天赋,还是极其相似的眼眸神态,都让他不得不多想。

但,最重要的是——

“尤其是那天看到您给红妖带了礼物,红妖对您的态度那般熟稔,属下就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楚流玥一愣:

“这些你都知道?”

七寒老老实实的点头。

楚流玥:”......“

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虽说她现在的实力不能和以前相提并论,但是敏锐度和反应力一直都还不错,结果七寒这小子暗中调查了她那么久,她居然一点都没发现!

沉默了好一会儿,楚流玥终于幽幽道:

“一年多不见,你这藏匿的本事倒是见涨啊...”

七寒没有烧伤的那半张脸上快速闪过一抹可疑的红色。

“殿下谬赞!七寒还有很多不足!“

楚流玥:“......”

这小子,还真觉得是在夸他呢!

不过,看着他那半张疤痕遍布的脸,楚流玥又觉得心疼。

如果一切还是好好的......

“你这疤痕...有办法消除么?“

七寒一愣,似乎没想到她忽然转了话题,摸了摸自己的脸,道: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很多人都认不出属下身份,做事都方便了很多。“

楚流玥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等等!难道...是因为当时那火焰,是我——“

那时候她悲痛欲绝,便干脆选择自焚,想要和江羽丞上官婉二人同归于尽,就将体内所有的力量都释放燃烧了起来。

天经原脉焚烧产生的火焰,威力何其恐怖?

不然的话,也不可能给了那二人狠狠一击。

只是没想到,居然还连累了七寒...

这种伤痕,用普通的草药根本不行,因为里面肯定残存了天经原脉的力量。

如果她能恢复天经原脉,或许能轻松解决这个问题...

楚流玥揉了揉眉心。

“行了,这些既然都说完了,那就说说,是谁将司徒星辰的消息告诉了你,让你来的吧?“

七星身体一僵!

......

同一时刻,皇宫。

佑和殿已经彻底被青白色的火焰包围,火光冲天,几乎照亮了半边夜空!

外面的禁卫军和数位强者,都在尝试着闯进去!

但这磷香粉产生的火焰极其猛烈,用普通的水,根本没用!

眼看火势越来越大,众人的心情也越发焦急。

嘉文帝就站在旁边,任由众人怎么劝说,都不肯离开。

那明亮灼热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色显得越发阴沉!

“陛下,您先别担心了,佑和殿周围已经再度布下了玄阵,并且有着重兵防御!任何人从里面出来,都不可能顺利逃离!“

后续赶来的楚宁苦苦劝道。

嘉文帝双手负于身后,一言不发,只是紧紧盯着那佑和殿。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担心什么。

楚宁见此,也不再多言,转身再次冲到了最前面的位置,带领禁卫军加强防守。

而此时的宗夜长老,终于跨过了那些火焰,冲入到了大殿之中!

他刚刚进去,就看到不远处的地面之下,出来了一个人!

正是司徒星辰!

宗夜长老一喜,立刻冲了过去。

“星辰!“

司徒星辰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当即抬头看去。

“宗夜长老!”

宗夜长老这才看到她脸上和身上的斑斑血迹,不由脸色剧变。

“你这是怎么了!?”

走近之后,他才发觉司徒星辰不仅原力被封,肩膀和脚踝,竟然也都受了伤!

此时此刻,她连正常的行走都做不到了!

司徒星辰眼睛猩红,带着深深的怨毒。

“是...是楚流玥!是她抢走了我的东西,还把我打伤至此!宗夜长老,您一定要帮我报仇啊!“

宗夜长老心疼的不行,连忙道:

“你放心!等出去之后,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司徒星辰忽然愣住,猛地抓住了他的肩膀。

“不!不对!她刚才才从下面出来,您应该看到了她才对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