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寒犹豫片刻,还是照做了。

殿下的命令,十三玥从来只会遵从。

当他扯掉脸上的面巾,掀开兜帽的时候,楚流玥的心脏狠狠的一抽!

只见面前的青年的左边脸颊,以及脖子之上,全都是烧伤的疤痕。

原本清秀俊朗的容颜,如今竟是成了这般样子!

只剩下那双狭长冷清的眼睛,依旧如故!

“你...你何必...”

楚流玥艰难的开口,刚说出几个字,便像是被什么哽住了一般。

“得知殿下身在险境,十三玥岂能逃避?没能将殿下救出,皆是我等无能!“

七寒对自己容貌和身体的损毁并不在意。

他唯一在意的,就是当初回去的太晚了,没能保护好殿下。

楚流玥好一阵没说话。

她一直以为自己当初是孤苦无依的死去的,没想到...原来那一天,十三玥卫已经回去了。

“后来呢?”

“后来江羽丞继续暗中派人缴杀我们,我等便打算联合其他人,为您报仇。但...”

“但是发现他们大多已经背叛了我,是么?”楚流玥淡淡一笑,眼中一片平静,仿佛不过是在说着其他人的事情。

七寒犹豫片刻,才道:

“其实背叛您的只是少数,不过...因为其中有一部分人的身份举足轻重,所以事情比较棘手。加上我等不过是您的私人亲卫队,并无太多的话语权,所以...”

楚流玥了然的点点头。

就算是七寒不说,她大概也能猜到当时是个什么情况。

“让你们去做这些,着实为难了。后来呢?”

江羽丞和上官婉不会轻易的放过十三玥卫,肯定是赶尽杀绝。

“十三玥卫的其他人,现在可好?”

七寒拳头紧握:

“您放心,其他人也都好好的。”

楚流玥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

现在,十三玥卫已经是她所剩不多可以信赖的人了。

“那就好,那就好...不过,七寒,你怎么独自一人出了天幕界?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其实才是楚流玥心中最好奇的一点。

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借尸还魂这种事情太过离谱,七寒又是怎么找来的?

而且看他之前的样子,分明是早已经知道了。

今天来,大概率只是求一个印证。

“殿下,不只是属下,十三玥卫的其他人,也都已经不在天令皇朝了。在...皇室宗祠大火一个月后,江羽丞便栽赃我们通敌叛国,并且说正是因为听说了我们的所作所为,您才会在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那之后,他就对我们下了通缉令。十三玥卫商量之后,就一起离开了天幕界。“

楚流玥神色更冷。

“江羽丞欺人太甚!”

将她逼上绝路不说,居然还将脏水泼到了十三玥卫的身上!

她死了之后,有上官婉的帮忙,他几乎可以在天令皇朝只手遮天!

这种情况下,十三玥卫选择出离,其实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

“其实你们离开天令皇朝,也未必一定要离开天幕界。你们每个人都实力高强,去到外面,实在是埋没了...”

楚流玥心中觉得可惜。

七寒却摇摇头。

“殿下,您有所不知,我等之所以最后离开天幕界,是因为收到了一封信。”

楚流玥一怔:“什么信?”

“一封...关于您的信!”

说到此处,七寒忽然抬眸,定定的看着楚流玥。

“那封信上说...若是想要为您报仇,就必须率先离开天幕界!“

楚流玥一惊:

“那封信是谁写的?”

“匿名。时至今日,我们都不知道那是谁写的。但...当时的情况下,我等也没有其他选择,干脆照做了。”

“什么?”

楚流玥一脸震惊。

“不过是一封信,你们居然就相信了,并且...还照做了?”

十三玥卫是她精心培养起来的,个个身怀大能,谨慎万分。

怎么会因为区区一封信,就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未免也太草率了!

七寒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因为...因为那封信的笔迹...和您一模一样!最关键的是,那里面,还有着一件您的信物!“

楚流玥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当即皱起了眉头。

许多人都见过她的字迹,有心人想要模仿,也不是不能做到。

十三玥卫不可能单单因为这类似的笔迹就信了那上面的话。

那么,那封信之中携带的信物,就变得极为重要,有着决定性的作用了。

“什么信物?”

“一根九彩天雉的翎毛!”

楚流玥猛地站起身来!

九彩天雉,乃是她当年的魔兽!

当初她选择同归于尽,自焚身亡,还曾经刻意将九彩天雉放了出去,想要留住它的性命。

可是从后来发生的一切来看,九彩天雉在那天分明也已经死了!

而九彩天雉的翎毛,是极其珍贵的!是它身份的象征!

普通人连摸一下都不能,更何况是摘下一根!

她死之前,九彩天雉的翎毛,分明还是整整齐齐的九根!

它既然死了,怎么可能会有人得到它的翎毛!?

——那封信之中的一根翎毛,又是从何而来!?

------题外话------

稍后还有一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