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顿时警觉起来。

这个时候出现,难道是要对她下手?

宽大的兜帽长袍将他的身形完全遮掩了起来,而他的脸上,还带着黑色的方巾。

从头到脚,他只露出了一双狭长的黑色眼睛。

楚流玥看到了那一双眼睛。

一股强烈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楚流玥瞳孔皱缩!

一个名字卡在了喉咙,仿佛随时就要从中跳出来!

他就那样看着他,眼底如同一潭死水,没有半分波澜。

但楚流玥却瞬间明了了他的意思。

她看着他,缓缓伸出了手。

她的指尖还在微微颤抖,但最终还是缓慢而坚定的比了一个手势。

那男人的神色,终于出现了波动!

下一刻,他袖中忽然飞出一样东西。

楚流玥眼前银光一闪!

下一刻,她便觉得整个身体都像是被拖入到了某个奇特的空间之中!

周围一片黑暗,强大的压迫感,瞬间涌来!

但楚流玥心中并不慌张。

因为她知道这是专门用来瞬移的原器——天影环。

这东西极其珍贵,即便是在天令皇朝,也是有价无市的宝贝。

因为这天影环只需要注入一道细微的原力,就能瞬间将人从这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

根据瞬移距离的不同,分为不同的等级。

等级越高,自然也就越罕见,相应的安全度也越高。

楚流玥曾经也有这,所以也还算熟悉。

感受了一下之后,她就确定这应该算得上是上品的天影环。

虽然空间乱流的压迫让人感觉不太舒服,但实际上并不需要担心什么。

而且,她能感觉到那人就站在她的身边不远处。

纵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楚流玥心中却并不担忧。

唯有那双狭长的眼眸,不断在她的脑海之中闪现。

她深吸口气,将心底的疑问和波澜全部压下。

没过多久,周围的压迫感忽然消失!

楚流玥心中一松,抬眸看去,发现竟是重新回到了家中!

她房间之中的灯火还在燃烧,散发出淡淡的光,仿佛她从未离开过。

看一眼悬挂夜空的月亮,楚流玥粗略的算了一下,这整个过程,居然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

一道有如实质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楚流玥心中一动,深吸口气,终于转过身去。

二人四目相对。

楚流玥袖中的手微微蜷了蜷,终于开口:

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帮我去找司徒星辰拿东西的?

那男人没有说话,唯有眼中神色,有了变化。

楚流玥说不出该如何形容那种感觉。

心里像是堵了一团厚重又绵软的湿棉花,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可是,隐约之中,又好像有一道小小的光亮,刺穿了眼前的重重迷雾,令她心中生出了几分希望和...期待。

二人一同陷入了沉默。

楚流玥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甚至...她也知道对方在等什么。

清凉如水的月光洒下,将二人的影子拉的极长。

楚流玥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在这已经有些寒凉的夜里,竟冒出了汗。

片刻,她张了张嘴,因为紧张,喉咙干涩。

扬南山下。

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那原本清亮的声音,此时却变得有些沙哑,带着淡淡的苦涩与深深的眷念。

对面那男人的眼神,终于掀起了巨大风浪!

他终于开了口,说出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句话!

十三玥归!

下一刻,他一掀衣摆,单膝跪地!右手紧紧贴在左胸!

帝姬在上,受七寒一拜!

是他!

果然是他!

尽管之前已经想到了他的身份,但此时亲耳听到,亲自确认,她的心依然狂跳不止!

像是有火焰从心底蔓延而出,让她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周围的一切场景忽然变得模糊起来,唯有面前这一人的身影,越发清晰!

楚流玥曾经幻想过很多次,会不会有人透过这幅皮囊,看穿她真正的身份。

她想到了许多人,唯独没有想到居然是十三玥!

而且,竟然是在这个时候,在这样的地方!

扬南山下,十三玥归!

这是她和十三玥之间的密语,除了他们,再无人知晓!

所以,楚流玥说出那前半句,就已经相当于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她闭了闭眼,转身朝着屋中走去。

进来说话。

是!

......

楚流玥走进房间,七寒随后跟着进来。

将门窗全都锁好,确定不会有人发觉异常之后,楚流玥才在凳子上坐下。

抬眼看去,七寒站在一旁,脊背挺直,只是那双眼睛,依然时不时的看向她。

显然,对于这些事情,七寒心中的疑惑和震惊,并不比她少。

楚流玥抬了抬下巴:

坐。

七寒立刻道:

多谢殿下!七寒站着就行了!

楚流玥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

这么久没见,物是人非,但七寒这性子,倒是一点没变。

坐吧,我现在已经不是你们主子了。你也不必拘束。

七寒当即又跪了下来。

十三玥永远只有您这一位主子!

他顿了顿,声音低了一些。

难道...您这次又不要我们了吗?

楚流玥鼻尖酸涩。

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们了?你先起来。

七寒却是十分固执:

您这么久未归,属下多跪一跪,将这段时间的都补上才行!

楚流玥失笑,眼眶却是红了。

你若是不起来,现在就回去吧。

七寒犹豫了一下,这才起了身,又笔挺的站在了一旁。

停顿片刻,他才道:

您走之后,属下便已经无处可回了。

楚流玥偏开了脸,将眼底的泪意忍下,片刻,才将心底的波澜平息。

说说吧,这一年多,你们都是怎么过的?你又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七寒道:

...其实,在您出事之前,我们已经觉察到了不对,打算回去。但回程的路上,出现了好几拨人对我们进行截杀。等我们赶回去的时候,您已经..宗祠已经烧了大半...

楚流玥一愣。

这么说,你们是在那天就回去了的?

七寒颔首。

都是属下无能,去的迟了!

楚流玥忽然想到了什么:

你手上的烧伤是怎么回事?

七寒停顿片刻。

是那天烧的,是不是?楚流玥问道。

看着七寒沉默的样子,她的心忽然一跳。

你将面巾摘下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