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轻笑。

“终于承认了?”

从一开始,司徒星辰对她就有着莫大的敌意,无论是青骄会上的比赛,还是后来栽赃她关押容臻,都可以看出,这人对她不只是看不惯而已,还带着嫉恨与怨怼。

司徒星辰胸腹之间像是被什么堵住,憋闷的快要炸开!

她终于按捺不住,厉声骂道

“是又如何!?我喜欢他这么多年,他却连我是谁都记不得!而你呢?不过是一个没落家族的废柴弃女罢了,有哪一点比得上我!?”

论容貌,她不比楚流玥差;

论出身,她比楚流玥好上不知多少倍!

论和容修之间的情分,她在明月天山相伴多年,楚流玥又算得上是什么东西!?

“他向来高高在上,对所有女子都敬而远之!然而——你!他竟然会为了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跪下!只为求得和你的一纸婚约!明明我才是最了解他的人!这世上只有我能配得上他!“

司徒星辰每每想到这些,心脏就一阵绞痛!

她不明白,楚流玥到底有什么好的,容修居然肯如此待她!

就好像将所有的温柔疼爱,都只给了那一人!

之前容修派人将那些带着云纹的衣服烧掉的时候,她心中还存在着一丝侥幸。

可后来,一桩桩,一件件,全都在打她的脸!

每一次,都让她明白,容修比想象中的,更加在乎这个人!

而司徒星辰心底对楚流玥的恨意,也是越发的深!

楚流玥看着她因为愤怒和怨毒变得扭曲的脸,唇角轻挑。

“你怎么知道,他不知道?”

司徒星辰脸上的神色猛然僵住!

“你既然自诩了解他,那么他这么做,你知道为何吗?”

楚流玥慢条斯理的说道。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子,在司徒星辰的心脏之上狠狠刺过!

她脸上的血色霎时间褪去,只剩下满脸的凄惶和不甘。

是啊!

容修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楚流玥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是他还是选择了她!

只有一个解释——他对楚流玥,的确是用情至深!非她不要!

从很早之前,她就知道,容修这种人,不动情则已,一旦动情一辈子只会钟情一人,倾尽所有!

“你你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

司徒星辰咬着牙,抓着栏杆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指节泛青。

而此时,她无意间的垂眸,却看到自己的手腕也已经成了青紫色!

她悚然一惊。

如果她真的彻底变成了一个浑身青紫的老太婆,那以后——

没有以后!

只要想到那个场景,她就浑身发毛!

她绝对不允许自己成为那个模样!

“只要你带我出去,我保证将东西交给你!”

司徒星辰恨声说道!

“但是,你必须保证,将我体内的毒也解了!否则,我就算是下九泉,也一定会变为厉鬼回来找你报仇的!”

楚流玥唇角微勾,心道有意思。

认真说起来,她才是那个在九泉之下绕了一圈,回来复仇的那个人。

只不过,她没有变成厉鬼,而是成了楚流玥。

谁怕谁?

“看来外面那个人,是来救你的。“楚流玥忽然说道,“你想要跟我出去,而后借机逃跑?”

司徒星辰心脏狠狠一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楚流玥也不需要她的答案。

“我只是来拿那个东西的,不是来救你的。你若是不想交出来,那就这样吧!我进来的时间已经够久了,该走了。“

说完,楚流玥居然真的转身离开!

司徒星辰终于急了。

“你站住!你先把这毒解了!”

她甚至已经可以感觉到那毒已经蔓延到了她的手臂!

用不了多久,她的脸也会彻底毁掉的!

楚流玥挥了挥手。

眼看着她的身影即将消失在眼前,司徒星辰终于咬牙道

“我给你就是!”

楚流玥站定,随后转身,笑眯眯的看着她。

“早这样干脆不就好了么?”

司徒星辰满脸警惕

“你先把毒解了!”

楚流玥手指轻轻一弹。

一个巴掌大的木盖落下。

那些青紫色的烟雾瞬间像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吸引一般,统统转变了风向,朝着那木盖之中涌去!

等到最后一缕消失在那木盖之中,司徒星辰总算是松了口气。

“东西拿出来吧。”楚流玥说道。

司徒星辰睁大了眼睛,举起自己的双手”我身体之内的毒还没有解!“

“等你把东西给我,我自然会帮你解。”

楚流玥轻笑着说道。

司徒星辰一噎,心中暗恨。

这个楚流玥,当真奸猾!一点亏也不肯吃!

她犹豫片刻,知道楚流玥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也不敢真的太过放肆,只得摸向了自己的玉镯。

随后,一个木盒,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楚流玥的眼神从那玉镯上淡淡扫过。

原来那是一个乾坤镯。

这东西的价值,比起乾坤袋,还要高出许多。

因为乾坤袋很容易认出来,然而乾坤镯,看起来却是和普通的镯子没有什么两样。

这应该也是司徒星辰能够将这东西完整的保留下来,而没有被嘉文帝夺走的原因之一。

“这就是皇后生前留下的盒子。”

司徒星辰深吸口气,终于将那木盒向前推了推。

“只要你能打开这铁笼,这木盒里面的东西,就是你的。”

说完,她便又后退了一步,仿佛真心实意的要将东西交出。

然而她心中却是一阵冷笑。

这铁笼之上有着极强的禁制,楚流玥如果要拿这东西,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她若是没办法解决,这东西就还会是她的。

而她如果能解决这铁笼就一定会被打开!

她就可以趁机逃出去!

反正宗夜长老就在外面,她肯定能成功!

楚流玥眯了眯眼,仿佛有些头疼。

司徒星辰静静的站着,内里却在暗暗调息,随时等候着给出致命一击!

忽然,楚流玥轻声道

“团子,把东西拿过来。”

一团红色的影子窜出!直接扑向了那木盒!

司徒星辰眉头微蹙,随后终于认出那是楚流玥的血貂!

下一刻,只听一声“咔哒”声响,铁笼之上,忽然出现了一个豁口!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