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容修的实力,只要他愿意,绝对可以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以最快的速度抵达这里。

但现在他不但来的这么迟,甚至还坐着马车?

这可一点都不附和他的做事风格。

除非他这么做,另有所图。

而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掩人耳目。

楚流玥看着容修,一颗心像是悬在了半空。

她的心底,隐隐有着一个模糊的猜想。

但那太过荒唐,太过渺茫,以至于她根本不想去花费精力去深究。

可此时,坐在马车之中,迟迟到来的容修

一切的一切,却都好像在彰显着什么。

容修握紧了她的手。

“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

楚流玥挑眉

“哦?什么事?“

容修平静说道

“皇后殁了。”

楚流玥猛然一惊。

皇后居然死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

“今天传出的消息,但具体时间,还未确定。如今楚宁大人正在宫中处置此事,父皇似乎已经下令封锁消息,但不知为何,帝都中还是有风声泄露了出来。“

听到是楚宁在负责这件事,楚流玥眉头皱的更紧。

嘉文帝如今对皇后可谓是深恶痛绝,楚流玥相信,他一定是想要皇后死的。

但绝对不应该是现在。

何况,皇后毕竟是一国之母,骤然薨逝,一定会引起极大的震动。

楚宁之前调查七角巷的事情,已经牵涉其中,如果皇后的事情上再出现什么差池,只怕是

”殿下可知道是谁泄露的消息?“

容修摇了摇头。

“皇后宫外一直有着重兵看守,知道此事的人不在少数。人多口杂,一时之间想要查清,没有那么容易。本王已经派人将消息压下去,但不会拖很久。”

楚流玥了然颔首。

这世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这样的惊天消息。

“皇后怎么会去的这么突然?”

嘉文帝将她软禁起来,一方面是防止她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儿,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有意先留住她的性命。

如今很多事情都还没有查清楚,她就忽然死了,实在是蹊跷。

“似乎是和三皇兄有些关系。”容修神色微妙,“据说,他是最后一个见过皇后的人。在他走后不久,皇后就死了。“

楚流玥眯了眯眼。

“殿下的意思是是有人想要栽赃三殿下?”

容修薄唇微勾,深邃的眸光之中似有星河摇曳。

“玥儿向来最知我心。”

楚流玥忽然歪了歪头,饶有兴致的问道

“那殿下可知我现在在想什么?”

容修眸色微凝。

楚流玥反手握住了他的手,往前凑了凑。

二人距离极近,呼吸相闻。

她甚至可以看到容修眼底深处映出的自己的小小的身影。

“慕青和今天带我去了嗣金峰帝陵,您猜我在里面遇见了谁——容靳!“

容修嘴角噙笑,并无意外之色。

“他今天的确离开了太子府。”

楚流玥并不惊讶容修居然知道这些。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早就意识到,容修比她现象中的还要更为神秘和强大!

“但您可知道他为何来帝陵?因为他以为他是天选之子。“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楚流玥放慢了语速。

“其实这个他早就知道,但偏偏是今天来了帝陵。我一开始还不明白为何,不过方才听殿下说皇后已经殁了,倒是明白了。想必是在皇后死后,容靳忽然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不惜违抗陛下命令,悄悄来到这里。不过据我观察,他这天选之子,好像不怎么样。反倒是我遇到的另一个人对这帝陵,熟悉非常。”

容修剑眉微挑

“哦?”

楚流玥看着他,仿佛要看透他眼底最深处涌动的波澜。

“那位和您一样,实力超绝,甚至比起慕青和来,也丝毫不差。只可惜我没看到他是什么模样。”

楚流玥说着,似笑非笑。

“也不知是为什么,那位好像不愿让我看到他的脸。殿下,您说奇怪不奇怪?”

容修神色沉静,正要开口,外面忽然有一道强横的气息快速靠近!

马儿忽然一声嘶鸣,扬起前蹄!

余墨立刻拖住缰绳,强行将它稳住!

马车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停了下来!

楚流玥眉头一皱,正要去看,身体却因为惯性朝着前面倒去!

容修一把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身!二人位置掉转!

砰!

一道闷哼传来。

楚流玥只觉得撞到了什么东西上面,睁开眼睛一看,才发觉容修半摔了下去,而她此时正趴在他的怀中!

二人之间,只隔着几层衣衫。

楚流玥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

她正要开口,容修的手指忽然落在了她的唇上。

触碰到的瞬间,二人齐齐愣住。

其实两人之前也曾经同床共眠许多次,但不知为何,在这狭小封闭的空间内,这样的靠近,竟莫名生出了几分暧昧。

容修几乎是下意识的用指腹轻轻蹭了蹭她的唇瓣。

柔软的不可思议。

他的眸光瞬间变得暗沉。

楚流玥心头一跳,连忙起身。

容修心中轻叹一声可惜,但面上却不显山露水,只撑起了身子,一只手将帘子掀起。

楚流玥目光一转,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马车前不远处。

看到那人的脸,楚流玥惊讶出声

“严二爷?您怎么在这?”

来人居然是严阁!?

看到楚流玥旁边的容修,严阁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这怎么有一股杀意呢

他脸上原本热烈殷切的笑容僵了僵。

“流玥小姐,那个那个我们大当家说他今天有事儿就先走了,之前的约定作数,等时间合适了,自会来找您,请您不必挂怀。”

楚流玥一愣

“你们大当家已经走了?”

严阁颔首“是啊!我刚刚送大当家离开,这就赶来见您了!“

楚流玥眉心微蹙。

难道她之前的猜想是错的?

容修往后一靠,语调慵懒。

“原来玥儿在帝陵之中,不但见了意想不到的人,还和人有了约?“

------题外话------

夫妻飙戏!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