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面前忽然出现的容颜,楚流玥愣怔了一瞬。

“殿下?”

容修居然真的在这马车里面?

容修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一圈,看到她有些凌乱脏污的模样,眉间微蹙。

“你受伤了?“

楚流玥摇摇头“殿下放心,我并未受伤。伤到的是慕副将。”

容修似乎这才注意到旁边两个男人的存在,目光沉静,颔首示意。

“慕副将,简公子。”

慕青和没什么反应,但简风迟却是笑的意味深长。

“离王殿下,你来的可是不怎么快啊。”

容修抵着拳头咳了两声。

“如今已是深秋,天气寒凉,本王出行是会麻烦一些。“

简风迟对这套说法不屑一顾。

容修的身体分明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实力不弱,如果他想来,自然早就到了。

说来也是奇怪,之前他看容修那么紧张的样子,还以为他一定会立刻赶到嗣金峰,可没想到居然这会儿才来。

也不知这容修到底在做什么

但双方也没什么利益冲突,且简风迟心底隐隐对容修有几分忌惮,也就没多说什么。

楚流玥朝着容修走了过去,从余墨身边经过的时候,轻轻一瞥。

“殿下身体尚未恢复,怎么也不知道给殿下添个手炉?”

声音虽淡,却让余墨后背一寒。

“属下知错!”

殿下一直对外称病,每次出行,几乎都是全副武装。

但今天出来的太过匆忙,他便忘了这一茬。

再说了,如今这天气,着实也还用不上手炉啊

余墨心中低估着,面上却是不敢显露出分毫,连忙恭敬的退后。

楚流玥走到了马车旁边。

“殿下可好?”

容修轻咳一声

“无碍。”

楚流玥这才放心似的点点头“那就好。若是殿下为了寻我又折腾的复发了,那玥儿心中当是十分内疚。“

站在后面的简风迟听到二人的对话,目瞪口呆,嘴角狠狠抽了抽。

这、这两个人是干什么呢!?

在场的这几个人,哪个看不出容修是装病的,偏偏这两人还一起演的这么认真,未免也太入戏了吧!?

容修伸出手。

“上来。”

楚流玥轻轻颔首,将手放在他的掌心,轻松一跃,就上了马车。

容修这才看向简风迟和慕青和二人。

“本王今天已经出来太久,身体不适,就先告辞了。”

刚刚在马车里坐好的楚流玥动一顿,飞快的看了他一眼。

看容修这意思,好像不打算让慕青和与简风迟上车一起走?

简风迟的嘴角抽的更厉害了。

“你、你说什么?你这是要将我们两个人都扔在这?!“

容修微微挑眉,笑容温和。

“简公子与慕副将身份尊贵,坐本王的马车,未免屈尊。”

这下就连楚流玥都听不下去了,掩唇咳嗽一声。

“殿下,慕副将受伤了。还是带着他一同回去方便一些。“

容修嘴角笑意微深。

楚流玥却是忽然觉得周围空气都瞬间冷了一瞬。

“若是慕副将不嫌弃,本王自然乐意之至。”

慕青和却是皱了皱眉,抬脚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简风迟一愣,连忙跟了上去。

“哎,你怎么走了?“

慕青和眉眼之间如同覆盖了一层冰霜,一言不发的向前走去。

“你现在这样逞什么——“

简风迟话没说完,忽然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旋即,他揉了揉眉心,有些无奈

“真不知道本公子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居然摊上你们这对主仆!“

慕青和脚步一顿,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底蕴含着惊人的杀意。

“就算我现在受伤了,杀你也是易如反掌。”

简风迟立刻后退一步,警惕的瞪着他。

“我告诉你!我今天可是来帮你的!你可别恩将仇报啊你!”

话音刚落,慕青和骤然抬手!

一团青色火焰,从他掌心迅速飞出!直奔简风迟的面门而去!

简风迟立刻双手在身前格挡,同时身前闪现一道结界,将那青色火焰阻拦在外!

纵然如此,他还是被那可怕的力量冲击的不轻,双脚深深陷入地面!

简风迟忍不住骂道

“你动真格的啊!”

不就说了一句“主仆”吗!?不就喊了一声”恩将仇报“吗?!

他又不是故意的!

再说了,那都多久之前的事儿了?还有什么时候好介意的!?

更可恨的是,这家伙都已经伤成这样了,战斗力居然还这么强!

简风迟不知道第多少次在心中感慨,这小子在军中磨练了那么些年,还真不是白熬的一旦出手就要人老命!

慕青和眼前一阵阵发黑,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他之前受了不轻的伤,此时猛地动用原力,身体根本承受不住。

但他还是咬着牙挺着,脸色惨白的向前走去,任凭身上再度撕裂开的伤口不断滴血。

简风迟头疼不已的跟了上去。

“行行行!我口误!我的错!“

真要是给慕青和气死了,那也太不合适了。

眼看着二人的身影逐渐走远,容修终于将帘子放下。

“回离王府。”

“是!”

余墨应了一声,又跳上马车,挥动手中长鞭。

”驾!“

车轮滚动起来,马车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容修收回视线,就看到坐在对面的楚流玥容色怔怔,似乎正在出神。

他目光微深。

“玥儿,玥儿?“

喊了两声,楚流玥终于回神。

“嗯?怎么了?”

容修的神色波澜不惊,淡淡问道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楚流玥摇摇头,转开了视线。

实际上,刚才看到简风迟和慕青和争执的时候,她才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慕青和的确是不坐马车的。

至于原因

其实只是因为有一次,他们一同出行,为了方便坐了两辆马车,结果半路遭人偷袭,慕青和因为在另外一辆马车里面,所以没能立刻赶到她身边。

那一次她只是受了点轻伤,但慕青和在殿外跪了一天一夜认罪。

从那之后,他就再不坐马车了。

容修忽然握住了她的手。

楚流玥一怔,抬眸看向容修。

二人四目相对。

她心中一动,缓缓说道

“其实我是在想,殿下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