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绝对不会认错,慕青和这一声,绝对是在叫她!

一瞬间,楚流玥心中涌起了一股极其复杂的情绪。

惊诧,欣慰,质疑,期望,忐忑...

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慕青和竟然还会用这样的语气喊她。

就像是...当年她刚刚将那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带回去,他什么都不懂,只能窘迫万分的求她。

殿下,这个是什么...

殿下,那个为什么...

殿下,我真的不会给您惹麻烦吗...

殿下...

楚流玥如今还记得,当时他说那些话时候的模样。

那时候她其实很喜欢瞧着他羞窘困顿的样子。

宫中的那些人,个个精明无比,对待她的时候,永远都是一样的殷切讨好,可也一样的冰冷漠然。

那时候,她以为,慕青和和别人不一样。

她总想着,他对她是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信任和依赖。

慕青和也曾经说过,他将会永远效忠于她,将一切都奉上,不止生命。

也正因如此,楚流玥对待他,有着比别人更多的耐心和宽容。

但后来...

楚流玥握紧了手,无意识的咬了下去。

刺痛传来,令她清醒了不少。

楚流玥猛地晃了晃脑袋,想要将那些回忆都清除。

然而越是如此,脑海之中的画面却是越发清晰。

对比着眼前慕青和的满脸泪痕,悲恸大哀,楚流玥却只觉得无比讽刺。

她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慕青和,在知道上官玥死的时候,你有没有如此时一样伤心过?

又或者,其实你早就知道即将发生的一切?

楚流玥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的时候,眼中已经恢复了平静。

看慕青和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和她一样,看到了什么,并且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这让楚流玥更加好奇他来这里的目的。

他不远万里的来到这,肯定不是为了来经历折磨,甚至忏悔的。

楚流玥看向面前的银色金字塔。

难道...是为了这个东西?!

...

楚流玥不知道的是,当她离开先前所在的那个空间,站在了那片湖水中间的时候,嗣金峰的山顶之上,那缓缓转动的圆盘,也忽然亮起了四分之一!

正在想方设法进去,却始终不得要领的嘉文帝见此,眉心狠狠的跳了跳。

被自己先祖的帝陵拒之门外,已经够丢人的了,如今还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进去破开了其中的一方关卡!

这让他如何承受的住?

何况,别人不知,他却是清楚这帝陵的秘密的!

一旦圆盘彻底亮起,那么帝陵——

想到这,嘉文帝眉头的皱纹都多了几条。

觉察到他身上的气息,钟岐长老等人都战战兢兢,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叶老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眼中神色变幻。

陛下,不能再等下去了,必须立刻想办法进去!否则——

朕当然知道!可是刚才朕尝试了许多次,都进不去!

嘉文帝满心烦躁,甚至在面对叶老的时候,都差一点没能控制好自己的语调。

叶老知道他现在情绪激动,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拧眉说道:

这里进不去,那么...从其他地方呢?

嘉文帝一愣。

忽然,他灵光一闪!

对了!

帝陵是有着第二个入口的!

帝陵存在千年,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开启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偶尔也需要修补一番。

因此,帝陵是存留着一个小的入口,专门用于这些人进出的。

虽然从那里进去有失身份,但现在哪儿还顾得上那么多?

嘉文帝立刻道:

叶老,请陪同朕一同前往!

如今帝陵已经被人闯入,对方实力莫测,有叶老陪着,他总是安心一些。

钟岐长老正要开口请求一同前往,嘉文帝便冷声快速命令道:

你们继续在这里看守!若有任何异常,立刻告知于朕!倘若那两人从这里出来,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他们!

钟岐长老等人只得连忙应是。

嘉文帝再次跃上黑颈赤冠鹤的后背,心念一动,便朝着半山腰的位置飞去!

叶老回头,定定的看了那圆盘一眼,不知为何,心中有些淡淡的不安。

但随后,他便转身紧随着嘉文帝而去。

二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山顶。

...

同一时刻,容靳已经悄无声息的向半山爬去。

嘉文帝等人就在山顶,他不敢从阶梯上走,担心暴露踪迹,所以便选择从葱郁的山林中自己摸索着往上。

尽管这样一来速度慢了许多,而且时不时会被尖锐的石块刮伤,但总归是安全一些。

何况,他并不打算去往山顶。

就他所知,在嗣金峰半山腰的位置,也有一个小小的入口。

他准备从那里进去!

四周一片安静,容靳能够听到自己的喘息和心跳声。

这一路爬上来十分艰险,消耗了他不少力量。

但他心中依然满是兴奋和期待,没有感觉到半分劳累。

只要能得到帝陵之中的宝物,他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就算是父皇,也无法再阻拦他!

靠着这个信念,容靳竟是硬生生的沿着陡峭的山爬了上去。

当他数到总体台阶数量的一半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开始横向而行,寻找那一个小小的入口。

然而,在山上沿着半山腰找了半天,他都没能找到,甚至连一点异常的地方都看不出来。

除了石头和树,其他什么都没有。

容靳心中逐渐焦急了起来。

如果一直找不到——

唳!

忽然,一道悠远的鸣叫传来!

容靳的心陡然悬起!抬头看去!

黑颈赤冠鹤正朝着这边飞来!

在它的背上坐着的,不是父皇又是谁?!

后面不远处,还跟着叶老!

容靳慌张不已,连忙找了一块巨石,将自己的身形小心的藏匿起来。

随后,嘉文帝和叶老便在他不远处的一片小小的空地上落了下来。

嘉文帝吐出一口气:

就是这里了!

叶老轻轻颔首,却忽然觉察到了什么一般,朝着容靳的方向看来。

一瞬间,容靳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他并未觉察,一道细微的波动,将他覆盖。

嘉文帝看叶老神色有些不对,不由问道:

叶老,怎么了?

叶老眼中闪过一丝狐疑,摇了摇头。

没什么,是老夫看错了。

嘉文帝了然的点点头,也没放在心上,神色一肃,抬起双手。

嗡!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