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嘉文帝火急火燎的赶往帝陵的时候,容靳在太子府之中,终于等到司徒星辰回来。

一看到她,容靳便立刻紧张的问道:

事情进展的如何?可是顺利?

司徒星辰抿唇一笑:

总算不负殿下期望。

容靳心中一喜,一颗不安定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那就好!那就好!

他之前还担心母后可能不太会信任司徒星辰,但现在看来,似乎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展。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司徒星辰拉到了屋子里,并且谨慎的检查了周围,命人在院落之外看守。

确定无人能够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他才看向司徒星辰:

母后怎么说的?

司徒星辰垂眸看了一眼被容靳触碰的手腕,心中嫌恶,但想到这段时间没有白白忙活,倒是也不怎么去计较了。

您先坐下,我慢慢讲给您听。

说着,司徒星辰自己也找了个位置坐下。

容靳坐在了她的旁边,满脸期待和兴奋的看着她。

司徒星辰唇角弯起:

殿下,您可知道,您就是传闻中的’天选之子‘?

容靳一愣,眼中闪过一抹感慨之色。

母后竟然将这件事情都告诉了司徒星辰,可见是真的信任她,答应让她帮忙了。

他轻轻颔首,靠在了椅子之中,眉宇之间隐约带着几分傲然气息。

这一点,本宫自然是知道的。

司徒星辰又问:

那您可知道,这’天选之子‘,到底意味着什么?

容靳愣了一下,毫不犹豫的说道:

自然意味着天下!本宫出生之日,天降祥瑞,母后曾找大师算卦,对方言称,本宫乃是天选之子,注定会继承大业。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都将龙椅,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司徒星辰没想到容靳竟然是这个回答,一时不由得呆住了。

容靳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星辰,你怎么了?

...啊,没事儿,没什么...

司徒星辰应付了一声,但心中却生出鄙夷。

看来,皇后对容靳这个儿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在乎,甚至小心保护的过了头!

以至于,到了现在,容靳对这个还一无所知。

她压下心中的嘲讽,解释道:

殿下,据皇后娘娘所说,‘天选之子’的意思,并非如此。

容靳意外的皱起眉头:不是这意思?那到底是在说什么?

司徒星辰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疑问,反而是忽然问道:

殿下今天可是注意到那在帝都上空盛放的烟花了?

自然看到了。想到这,容靳一声长叹,应该是帝陵有了什么麻烦。

原本身为太子,发生这种事情,他也应该立刻赶去的。

但如今他被软禁在太子府,连大门都出不了,何况其他?

司徒星辰缓缓说道:

您这‘天选之子’,便是和帝陵有关!

...

弱水之东,金也...金也...

寂静的空间中,楚流玥站在那王座之前,一手抱臂,另一只手轻轻摩挲着下巴,拼命思索着这一行字的意思。

按照那个男人先前的说法,她头顶上方那流光溢彩横穿半空的河流,便是弱水。

可这一句刻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楚流玥沉吟半晌,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进来之前的那道石壁上的滴水用的筒,不也是金吗?

难道...和那个有关?

想到这,楚流玥便快速回身,朝着那处看去!

弱水安静流淌,楚流玥看不到来处,也看不清去处,但却隐约看到,弱水之中似乎时不时的落下一些璀璨星芒。

这些东西汇聚起来,全都在那石壁之上来回浮动。

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规律。

——那些光点竟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排列整齐的进入到那金属筒之中!最后再滴落在外面的水槽之中!

原来那并不是普通的水!

楚流玥心中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坐在了那王座之上!

轰隆!

------题外话------

昨天又失眠到将近三点,这个点扛不住了,脑瓜子有点疼。

欠缺的明天加餐,么么哒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