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侍卫不敢抬头看容玖,只飞快的继续说道:

“三殿下进入宫中,似乎和皇后娘娘发生了一点争执,但我等不敢擅闯,就一直在外面候着。而三殿下离开之后不久,皇后娘娘就...”

嘉文帝目光冰冷的看向容玖。

容玖今天去见了皇后,而且找到了墨珠,要说和皇后产生争斗,也很正常。

但...皇后怎么会这么突然的要寻死?

难道——真的和容玖有关?

容玖心中一沉。

嘉文帝果然开始怀疑他了!

刚才那侍卫的话,实在是太具有引导性了!

他分明是故意的!

容玖沉声道:

“父皇,儿臣可以发誓,这件事情和儿臣没有半分关系!除了儿臣之外,还有一人,今天也去了皇后宫中!”

嘉文帝立刻问道:”谁!?“

容玖深吸口气:

“司徒星辰!”

嘉文帝眼中划过一抹意外。

司徒星辰?

她来做什么?

嘉文帝立刻看向那侍卫:“今天司徒星辰可曾去到过皇后宫中?”

侍卫摇头:

“并无。”

他神色诚恳,看上去竟是半点不像在撒谎。

容玖心中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

他抬高了声音,语气也严厉了许多,冲着那侍卫喝道:“你可知道,欺瞒圣上乃是死罪一条!”

那侍卫似乎被吓了一跳,朝着后面瑟缩了一下:

“卑职不敢欺瞒陛下!先前所说,句句属实啊!”

容玖胸腹憋闷不已。

他进入皇后宫中的时候,并未询问是否有其他人来过。

而当时在宫中,他也没能及时发现司徒星辰。

现在皇后死了,想也知道司徒星辰肯定已经离开了!

如果这侍卫咬死——不,是那群侍卫全部都统一口径,那么他自己根本拿不出任何证据,能证明司徒星辰曾经出现在那里过!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

“父皇,可以派人去调查出入宫门的记录!司徒星辰今天一定来过宫中!”

嘉文帝看向闵公公:

“立刻派人去查!”

”是!“

说完,嘉文帝深吸口气:

“立刻戒严皇后寝宫,除了朕之外,任何人不得靠近!另外,封锁消息!若是这事情泄露出去...”

剩下的话他没说完,然而那眼中的威胁,却是清清楚楚。

说完,嘉文帝便转身,打算继续前往帝陵。

刚走了两步,他身形一晃,差点摔倒。

闵公公眼疾手快的扶住,忍不住道:

“陛下,不如您还是先在宫中歇息片刻吧!您现在的身体——”

嘉文帝摇摇头,咬着牙向前走去。

帝陵是什么地方?

那是曜辰国历任先祖的埋骨之地!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可挽回的麻烦,那他只怕是要成为千古罪人!

这么多年,帝陵从未有过任何异常情况,所以刚才那警示的烟花出现,才让他分外心惊胆战。

皇后殁了,也是大事儿,尤其在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就更是如此。

可那也是不能和帝陵相提并论的。

容玖上前两步,道:

“父皇,不若儿臣随您一同前往?”

嘉文帝头也没回的拒绝了。

“不必!你现在回去好好待着,手中的事情先放一放,等朕回来,自有处置!”

“父皇——”

容玖还想为自己申辩两句,但嘉文帝却摆明了不想听。

闵公公冲着容玖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在这个时候再惹怒陛下。

无奈,容玖只得停下脚步,眼睁睁的看着嘉文帝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嘉文帝和闵公公的对话。

“通知叶老了吗?”

“陛下放心,叶老已经收到消息,相信这会儿已经前往帝陵了。有叶老在,您不用太过担心...“

声音逐渐减小,直到无法听到。

容玖袖中的手缓缓握紧,转身看向那个侍卫。

一股裹挟着浓烈血气的杀意,将那侍卫笼罩!

“三殿下、三殿下息怒!“

那侍卫显然也意识到了危险,当即跪下磕头求饶。

”息怒?”

容玖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你将本殿陷害至此,还敢说让本殿息怒?说!是谁让你这么说的!“

那侍卫却不认:“三殿下,卑职没有说谎,更没有陷害您啊!您实在是误会了!”

“误会?那么司徒星辰今天去到皇后宫中,也是误会?”

眼看着容玖身上的气息越发可怕,那侍卫心虚的转开了视线,随后才以极低的声音说道:

“三殿下,卑职已经说了好几遍了,今天除了您,再没其他人进入皇后娘娘的宫中,您怎么就不信呢?陛下已经下令彻查,您若是不肯信,也可以亲自去问一问,看看这宫中内外,是否有人曾经在今天,见到过司徒长公主进宫?一切不就都明白了吗?“

听着这话,容玖忽然反应了过来!

不对!

他既然敢当众如此否认,身子还敢主动请人去调查,肯定是因为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又或者,对方根本就是挖好了坑等着他跳!

容玖心中生出一股深深的厌恶和痛恨。

想不到,司徒星辰心思手段竟是如此可怕!

也许...连皇后的死,也和她有关!

容玖本想去皇后宫中亲眼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嘉文帝已经下令让他回去,他自然什么也做不了。

他俯下身,一把拎起那侍卫的衣领,一字一句说道:

“今天的账,本殿记住了!”

...

离王府。

容修摆脱了简风迟之后,就打算迅速赶往帝陵!

余墨紧随其后,看着他竟打算就这样出门,终于忍不住问到:

“主子,您...就这样去吗?”

容修一顿。

帝陵出事儿,肯定会有很多人前往。

尤其是嘉文帝。

他们若是看到,本应该在府中安心静养的离王,竟是也出现在了帝陵,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容修闭了闭眼。

他太心急,以至于竟是忘了这么简单的事情。

一想到玥儿就在帝陵,他的心脏就像是悬在了半空,满心焦灼和煎熬,恨不得能立刻奔去。

他回头看了余墨一眼:

“你去通知严阁,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是!但是...主子您这边——”

“本王自有分寸。”

“...属下明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