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中。

容玖大步流星,快速朝着御书房而去。

路上遇到的宫人们都纷纷恭敬请安。

如今太子和皇后都被软禁,陛下将很多事情都交给了三殿下去做,谁都看的出来,这帝都的天,是要变了。

但看容玖脸色紧绷,似乎有什么要紧事,宫人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容玖快步走着,心中满是懊恼。

他千算万算,竟然没有觉察到当时司徒星辰也在皇后宫中!

如果当时他能仔细一点,肯定会发现不对劲,亦或者是再上前一步,将屏风拉开,也能发现司徒星辰!

可是——他没有!

最近几天事情进展的太过顺利,以至于他竟然粗心大意到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一开始他还没在意,但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处处都透着玄机!

司徒星辰和容靳定下婚约,甚至在容靳出事之后,也始终没有要求解除婚约。

这不是有所图谋,又是什么!?

司徒星辰一定知道点什么,才肯如此帮皇后和容靳!

他之前居然一直没有想到查一查司徒星辰!

还没有走到御书房,容玖就听到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他抬头看去,却一眼看到了走在最前面的嘉文帝。

嘉文帝的神色,是他从未见过的阴沉狠厉,带着浓烈的杀伐气息!

容玖心中一惊——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儿臣见过父皇!“

容玖快步上前,躬身行礼。

嘉文帝看到容玖,眉头拧成一团:

“你怎么还在宫中?”

这个点,容玖应该早就已经出宫了才对。

容玖立刻道:

“父皇,儿臣去而复还,是有一件要事,要立刻告知于您!”

嘉文帝却脚步不停,继续向前。

“有什么事,都等朕回来再说!”

说话间,他已经越过容玖。

容玖一愣:这、这是怎么了?!

“父皇,儿臣当真有急事——”

“哎呦喂,三殿下,您还是先等等吧!“

闵公公走到容玖身边,扬了扬手中拂尘,苦口婆心的劝道。

“您没看陛下现在都着急成什么样了?总之,这会儿陛下肯定是没心思也没时间听您说什么了!您暂且耐心候着吧!“

容玖狐疑的问道:

“还请闵公公指点一二,这...父皇行色匆匆,到底是要做什么去?”

“您还不知道呢!?”

闵公公震惊的脱口而出,随后连忙看了看四周,才指了指天上,压低了声音说道:

“您方才没看到那动静?”

容玖愣怔片刻,旋即明白了过来。

“那消息是...”

“那可是从帝陵传来的消息啊!陛下能不着急吗!?“

闵公公拍了一下大腿。

“老奴得赶紧走了,三殿下,一切事由,您还是先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闵公公便立刻追赶嘉文帝去了。

容玖站在原地,心中又掀起波澜。

刚才和楚纤敏谈完之后,他满心震惊愤怒和后悔,什么都来不及想,就回宫来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了那巨大的烟花。

他当然知道那是传递消息用的,但因为全部心思都在司徒星辰的身上,所以根本没有意识到那竟是帝陵方向传来的警示。

这代表着——帝陵出事了!

容玖虽然常年不在帝都,但也知道,帝陵所在的嗣金峰,历来都有着重兵守卫,可谓是严防死守。

如今忽然传来这消息,一定是遇到了大麻烦!

嘉文帝不紧张着急才怪了。

正在容玖思索着,是否干脆自己回皇后宫中看一眼,确认一下司徒星辰是否去过的时候,刚刚离开不久的嘉文帝,又被人拦截了下来。

这次来的,是一个身穿铠甲的侍卫。

他一路匆忙赶来,神色惊慌,竟是直接扑跪在嘉文帝的身前,一脸狼狈凄惶的喊道:

“陛下!不好了!“

嘉文帝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什么重重的锤击,脑仁生疼!

不好了?!

帝陵都出事儿了,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不好!?

“说!“

嘉文帝被迫站定,沉声喝道。

那侍卫伏跪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

“陛下,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殁了!”

四周忽然一片死寂。

嘉文帝的神色猛地僵住。

容玖闻声,抬头看去,却瞧见那侍卫,的确是在皇后宫外负责看守的人!

他刚才说...皇后殁了!?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容玖心中涌起!

他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到了那侍卫的身边: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那侍卫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质问吓了一跳,瑟缩了一下才颤抖着声音说道:

“皇、皇后娘娘...自戕了!“

“废物!”

嘉文帝终于反应过来,一脚狠狠踹在了那侍卫的心窝。

“朕不是说过,无论如何,都要看好皇后的吗!?”

皇后做的那些事情,死一千遍都不足惜,但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问清楚,她就这么忽然死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你们到底是怎么做事儿的!”

那侍卫强忍着疼痛,战战兢兢的说道:

“陛下,我等本来一直在外看守,每隔半个时辰都会进去检查一番。可、可是...皇后娘娘也不知怎的,竟是撞墙了...等我们听到动静的时候,皇后娘娘已经...”

他们其实也很冤啊!

皇后这几天一直都是一个状态,哪怕经受了十分痛苦的折磨,也还在硬扛着。

谁能想到,她会这么突然的寻思!?

她是铁了心的,那一下撞的特别狠,脸上头上全是血,脑壳几乎都要撞裂开了。

这他们怎么能预想的到?

嘉文帝本就因为帝陵出事儿心急火燎的,现在再听到这消息,只觉得胸腹之间气血翻涌,随后竟是“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陛下!“

“父皇!”

闵公公和容玖都立刻惊呼出声。

闵公公本就站在嘉文帝身边,连忙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陛下!您可千万要保重龙体啊!”

在唇角血迹的映衬之下,嘉文帝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

他死死盯着那侍卫,一字一句问道:

“今天,都有谁去过皇后宫中!?”

他确信,皇后绝对不是突然自杀的!

这里面一定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容玖心中也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难道...是司徒星辰——

那侍卫声音微颤:

“回、回陛下,今天...只有三殿下一人,去过皇后宫中。”

容玖心中一惊!猛然看向那侍卫!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