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的身体不断下落,四周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耳边呼啸的风声。

她尝试着运转原力,却发现体内的力量像是受到了某种压制一般,流动的十分迟缓。

周围的空气越发粘稠,像是坠入了一片沼泽地,她掉落的速度也逐渐减慢。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落在了厚实的地面之上。

她朝着周围看去,同时摸索着起身。

脚下的地面一片冰凉,而且摸起来十分平滑,似乎是玉石板铺就的。

她抿了抿唇。

这里没有任何光源,她根本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必须得想想办法。

她心思微动,忽然想到了什么,抬起手。

一簇赤红色的烟火,骤然在掌心出现!

然而,不等楚流玥嘴角扬起,那火焰便快速的熄灭了。

周围重新陷入黑暗。

楚流玥皱起眉。

她竟是差点忘了,在这里基本无法调用原力,自然也没有办法召唤原力幻化火焰。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没有挪动步伐,只是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动静。

滴答。

滴答。

有水滴落的声音传来。

楚流玥下意识的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

虽然还是什么也看不到,但有了这水声,却莫名的让她安心了些。

但下一刻,她的心又陡然悬了起来。

她掉下来已经好一会儿了,怎么还没看到慕青和!?

她记得当时她掉落下来的时候,慕青和是紧跟着的。

可现在...他人呢!?

而且,更诡异的是——这嗣金峰之下是曜辰国的帝陵,帝陵之中,怎么会有水声!?

正在楚流玥陷入沉思的时候,肩膀一重,团子凑了过来。

和以往不同,此时的团子似乎也有些紧张,窝在她的肩膀上一动不动。

楚流玥觉察到它的情绪,心中奇怪。

团子向来胆大,就连对上七品的黑翼吞天蟒都好不萎缩,甚至敢和身为神兽的三目神鹰对骂,一直是天不怕地不怕,这次是怎么了?

楚流玥安抚的拍了拍它的脑袋,团子一把抓住了她的衣服,紧紧的依偎在她身上。

忽然,楚流玥心生一计。

心念一动,她的掌心便忽然多了一样东西。

天方圣鼎。

这东西小巧玲珑,托在她的掌心刚刚好。

而在那里面,透明业火正在燃烧!

唯有最中间的位置,有着一团黑影。

那是三目神鹰的魂魄。

周围瞬间被火焰照亮。

楚流玥唇角弯起:

“果然有用!”

这天方圣鼎既然能够镇压神兽,本身威力一定极强,楚流玥便想着,或许那里面的业火,能够抵抗这里的压制。

结果不出所料!

片刻,三目神鹰不可置信的声音传来。

“你、你竟然用天方圣鼎来照明!?”

因为震惊,它的声音都在微微颤抖。

它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第一次正式离开楚流玥的丹田,竟然是这种情况!

楚流玥到底知不知道,天方圣鼎到底是什么!?

“对啊!物尽其用嘛!”

楚流玥却是毫不在意,声音轻快。

三目神鹰:“...”

楚流玥却是没有理会它,看向周围。

四周一片空荡,竟是什么都没有。

倒是这地面...竟是用青白玉铺就。

楚流玥心中微惊。

青白玉十分珍贵,在这里竟然被用来铺地,而且看上去,还不止这一小片区域。

单单是这一项,价值连城都不止。

曜辰国竟然动用了这般财力修建帝陵,也真算得上是出手阔绰了。

真不知道里面会是什么样子...

楚流玥仔细感受了一番那微妙的召唤感,终于选定了某个方向,向前走去。

哒。

哒。

哒。

寂静的空间之中,楚流玥的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

渐渐地,那滴水的声音,也似乎变大了一些。

楚流玥握紧了手中的天方圣鼎,继续向前走去。

...

砰!

伴随着沉闷的撞击声,黑袍老者手中的狼牙棒,终于承受不住,“咔嚓”一声裂开!

他焦躁万分的将那碎裂的狼牙棒扔到一旁,看着眼前依然在不断转动,甚至连一点损伤都没有的圆盘,满脸哀愁。

“钟岐长老,这圆盘乃是先祖亲自铸就的,寻常物件根本打不开啊...”

”是啊!咱们还是换个法子吧!“

“实在不行,怕是要等陛下亲自来了...”

一旁站着的几个人终于忍不住开口。

钟岐烦躁不已的喝道:

“这些老夫当然知道!”

他在这里看守数十年,难道还能不清楚这些吗!?

可现在他们如果不尽快想办法,又该如何跟陛下交待!?

重重守卫之下,竟然有人私自闯入了嗣金峰,甚至还登上了山顶,进入了帝陵!

他们所有人死一百次都不够的!

“等等等!真要等陛下来了,这里所有人,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几人面面相觑,都沉默了下来。

钟岐恨恨的盯着那圆盘:

“你们刚才,可有人看到那二人的容貌了!?”

无人应声。

钟岐闭了闭眼。

他当时是最快冲过来的,连他都没看到,何况其他人?

“所有人都给我在这死守着!老夫不信,他们还不出来了!”

...

巨大的烟火,在帝都的上空绽放。

容修目光一凝,眼底划过一抹冰冷至极的杀意!

慕青和竟然带着玥儿去了帝陵!

他立刻道:

“简公子,本王还有点事要处理,今天就先失陪了。”

说完,便抬脚离开。

简风迟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天空。

刚才那是...什么的信号?

看这阵仗,闹出的动静,可是不小啊...

他心思一动,嘴角勾起一抹放肆张扬的笑。

“离王是要去那放烟火的地方吧?正好本公子闲来无事,与你一同前往,如何?”

容修忽然回眸,静静的看了简风迟一眼。

一霎间,凛冽可怖的杀意,朝着简风迟席卷而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