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应声。

容玖剑眉微凝,盯着那处看了好一会儿,竟是忽然转身朝着那屏风走了过去。

皇后这几天一直被单独囚禁在这里,外面重兵重重把守,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进入这里。

嗒。

嗒。

脚步声在空荡死寂的大殿之中响起,几乎令人窒息。

就在容玖即将走过去的时候,一只金刚鹦鹉忽然飞了出来!

容玖立刻出手!

一道原力幻化为利箭,直接从那金刚鹦鹉的肚子穿过!

噗!

鲜血四溅!

那金刚鹦鹉当即落在了地上,身子猛然抽搐了两下,便不动了。

容玖皱了皱眉。

这金刚鹦鹉他认得,是皇后养的宠物。

没想到这殿中,竟然还留着这么个东西。

忽然,容玖目光一凝,竟是看到那金刚鹦鹉破裂开的肚子之中,仿佛藏着什么东西。

他立刻俯身,仔细看了一眼,随后直接将那里面藏着的东西拿了出来。

竟是一个黑色圆球。

这东西不过指甲盖大小,看起来十分寻常。

但容玖的神色却越发严肃。

因为这黑色圆球,他认得!

这东西也称之为“墨珠”,看似只是一颗普通的黑色圆球,但实际上,却能用来传递消息。

只要用特殊办法将其破解,便能够得到其中所藏的信息。

他之前在军中的时候,也曾经用过这样的手段。

不过因为这东西极其难得,而且每颗墨珠只能用一次,所以他用的次数并不多。

没想到,皇后养的这金刚鹦鹉腹中,竟然就藏着这东西!

所图为何,一目了然!

他看向皇后,果然看到她脸色惨白,整个人都像是陷入了彻底的绝望之中。

“想不到皇后娘娘竟也有着这般手段。您放心,这墨珠我会呈给父皇,仔细一看的。”

说完,容玖便没有再停留,快步离开了大殿。

许久,皇后才缓缓的捂住了脸。

她已经没有眼泪了,只剩下浑身彻骨的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轻柔的声音,在耳边低低传来。

“皇后娘娘,星辰愿意帮您。您若是有任何要求,尽管吩咐就是。”

离王府。

容修看了一眼天色,凤眸微眯。

这几天,每到这个时辰,玥儿都会来离王府,今天不知为何,却是迟迟未来。

一旁伺候的余墨似乎猜到了他心中所想,立刻道

“主子,流玥小姐今天去慕副将那儿了,想来应该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

“他能有什么——“

容修淡淡开口,忽然顿住。

不对!

“慕青和今天可在府中?“

余墨愣了一下

“这个属下也不知。”

慕青和不是普通人,想要监视他,本就十分困难。

而这几天,他好像比之前更加警觉,余墨担心打草惊蛇,便将暗中监视的人撤回了大半。

容修神色微凛,忽然起身。

“立刻去查,慕青和现在何处!“

“是!”

余墨听到容修的话,也猛然反应了过来——难道主子是怀疑流玥小姐被慕青和带走了?

“主子,帝都城门也有我们的人,如果有任何动静,应该会送来消息的——”

“慕青和若是不想让他们知道,自然有的是办法。”

容修声音清冷,眉眼之间似乎染上了一丝寒意。

余墨心中一凛。

“属下知错!属下这就——“

他的话还没说完,刚走了两步的容修忽然停下了脚步,抬眸看向半空!

余墨疑惑的跟着看了过去,却瞧见一道高大身影,正在快速靠近!

他凌空而行,动作看似轻缓从容,然而速度却是极快!

不过眨眼的功夫,他便是已经接近了离王府的上空!

余墨正要上前,却看到容修压了压手。

他这才按捺下来,但双眼依然紧紧盯着来人。

几乎是在同时,来人也停了下来。

简风迟剑眉微挑,颇为意外的看着下方。

本以为这离王府,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宅院,但是来了之后,他才发现,这里内内外外的防守力量竟是比预想的强上许多。

普通人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什么门道。

但他是何等眼力,刚刚靠近就觉察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所以,他干脆放弃从正门拜访,反而选择了另外一种更直接的方式。

到了半空看了一会儿,他终于确定了心中的猜想——这偌大的离王府之中,除了严密的防护,竟然还埋藏着一个威力极强的玄阵!

他很清楚,如果继续再往前一步,等待自己的就是一场不小的麻烦。

简风迟向来最讨厌麻烦,所以非常自觉的停了下来。

反正他今天来,只是想要看一看那传闻中的容修,到底是何等模样的。

于是,他凌空而立,一手负于身后,笑吟吟的开口

“在下简风迟,特来拜会离王。”

余墨浑身紧绷。

简风迟?

那不是慕青和从天令皇朝请来的那位天医吗?

他前段时间治好了平江王妃的事情,在帝都传的沸沸扬扬。

不少人想方设法求见,但这个简风迟十分高傲,全都拒了,一个也没见。

这也罢了,毕竟是这般来历的天医,带着傲气也是正常。

但更让人惊叹的是,他这人堪称神龙见首不见尾,有许多人日夜等候,都没能看到他一眼。

这样的人物,今天怎么忽然来了他们离王府?还说要见主子?

简风迟话音刚落,目光就忽然一凝。

院落之中,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

他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一身雪衣竟似乎比山间皑皑积雪更胜三分。

他只是站在那里,便如同汇聚了所有的光一般,令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凝聚到他的身上。

容貌清贵无双,风姿卓绝天下。

简风迟自认本身的容貌气质也算的上是顶尖,可是在看到面前这白衣少年的模样的时候,心中却是瞬间明白了,什么叫做自愧不如。

顷刻间,他便理解了牧红鱼的那番话。

别说是曜辰国,便是在天令皇朝,这少年的风姿,也几乎无人能敌。

哪怕是江羽丞那个东西也瞬间落了下乘。

容修嗓音清冷,淡淡道:

“不知简公子找本王,所为何事?”

简风迟忽然眯了眯眼。

”离王殿下,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