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寝宫一片冷清。

司徒星痕缓步走入,脚步声在空空荡荡的房间内回响起来,莫名森寒。

地上满是砸碎的各种器物,一片狼藉。

司徒星辰面无表情的绕开,径直朝着里面走去,终于看到了在房间最里面的皇后。

她身上穿着凌乱脏污的宫装,看起来已经几天没有换衣服了,隐约还能看到一些暗红色的血迹。

她的脸色十分苍白,唇瓣干裂,双眼呆滞,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窝在床角,一动不动。

猛地看去,看以为她已经没了声息。

显然,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皇后也经历了不少折磨。

司徒星辰一步步走了过去,最终在皇后床前站定,脸上浮现一抹惯有的温和笑容:

“皇后娘娘,我来看您了。”

皇后似乎没听到一般,半点反应也无。

司徒星辰不以为意,稍微俯下了身,靠近了一些。

“其实是——”

然而下一刻,她就闻到了皇后身上那难闻至极几乎令人窒息的味道。

她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从袖中取出了一封信,递了过去。

“皇后娘娘,今天是太子殿下托我来看看您的。这是他给您写的信,您看一看吧。“

说完,便不动声色的直起了身子。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立刻离开这肮脏地方,但她还没忘今天来的目的。

进来这一趟不容易,她必须得抓住机会。

听到“太子”二字,皇后的眼珠子迟钝的转了转,终于找回了一些神志。

她缓缓抬起头,深深凹陷的眼睛之中布满血丝,充满了绝望和怨愤,隐隐之中,还带着一丝疯狂。

司徒星辰几乎是下意识的后退半步。

皇后这模样...实在是太吓人了些...

皇后唇齿之间忽然发出一道模糊的嗤笑,仿佛是在嘲笑司徒星辰,又好像是在笑她自己。

不照镜子,她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怎样一番模样。

“你...怎么进来的?”

皇后沙哑着嗓子问道,像是什么东西从沙砾之上拖拽而过,磨得人耳膜刺痛。

司徒星辰让自己镇定下来,低声解释道:

“殿下将他的令牌借给我用了。”

容靳身为太子,有着一块和嘉文帝有几分相似的令牌。

他将那令牌改了改,便有了九分的相似。

除了经常见到这两块令牌的人,其他人一眼看上去根本无法分别。

这就是司徒星辰为何能够顺利进来。

皇后这才信了几分,将那封信拿了起来。

但,她刚刚看了两行,便猛然将那封信攥成一团,狠狠扔到了司徒星辰的脸上!

“贱人!你果然阴毒!”

司徒星辰完全没料到皇后会忽然发作,一时也是懵了。

那纸团砸在脸上不疼,但对她而言却是极大的羞辱。

她将那纸团捡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淡了许多。

“皇后娘娘,您这是做什么?我好心帮您和太子殿下,您却这般对我?“

“贱人!你当本宫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皇后脸色涨红,指着司徒星辰的鼻子大骂。

“容靳看不出你的心思,你当本宫也看不出吗!?怪不得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解除婚约,就是为了撺掇着他从本宫这套话!本宫告诉你——你休想!“

她如今虽然落魄,甚至随时都会被处死,但不代表她傻了!

之前她看司徒星辰,就觉得这个女子心思不纯,完全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模样。

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司徒星辰脸上的笑容彻底消散,握紧了手中的纸团。

那是容靳的亲笔信,而且就是在她的暗示之下写的,她当然知道那上面写的什么。

其中大意就是,容靳因为被软禁无法出门,所以就请司徒星辰代劳,前来看望皇后。并且,他还请求皇后将七角巷的秘密告诉司徒星辰,再由她转述给他。

容靳认为,只有知道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才能真正想出办法来解决眼前的困局。

皇后看到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司徒星辰本来和这件事毫无关联,现在却是忙前忙后,怎么可能是没有企图?

“皇后娘娘,您大概是误会了,星辰并无此意。太子殿下是您的亲儿子,您如果连他也不肯信任,那这一局,岂不是无解了?“

“滚!”

皇后歇斯底里的喊道。

如果不是她现在半个身体都动不了了,早就直接上前将这贱人打出去了!

司徒星辰的眼神落在她的腿上,隐约猜到了什么,神色颇为失望的说道:

“我本以为您最是疼爱太子殿下,没想到如今,竟然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他落入绝境...既然您坚持这么想,那我也没办法了。“

说着,她竟是真的毫不在意的转身离开。

刚走出几步,身后就传来皇后的声音:

“你刚才说什么!?”

司徒星辰嘴角轻撇,眼中划过一抹得意之色。

但转过身的时候,神色却已经恢复如初。

她叹了口气,道:

“您这几天一直被困宫中,大概还不知道,陛下已经打算废太子,另立三殿下为太子。“

皇后神色一震:“不可能!”

“我知道您不信任我,但事到如今,也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如果您不信,大可问问您这宫中的人,是不是都被三殿下抓去审问了。陛下为何要将这等事情交给三殿下,您难道还猜不到吗?“

司徒星辰声音是一贯的温和,但此时听在皇后的耳中,却如同冰冷的毒蛇缓缓爬上心头!

她唇瓣剧烈的抖动着,很快,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不行...不行!容臻是太子!容臻是唯一的太子!”

瞧着皇后这反应,司徒星辰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她对这件事,为何这般在意...

“本宫要去找陛下!他不能立别人为太子!“

皇后嘶喊着,竟是直接摔下了床。

“只有容靳...必须是容靳!”

司徒星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故意说道:

“三殿下能力出众,立为太子,也是服众的啊...”

“你懂什么!”

皇后面目狰狞,尖利的喊道。

“容玖算是什么东西?!容靳乃是天选之子!除了他,谁也不配坐上太子之位!”

------题外话------

这个后台反应真的略慢...最近换了新的评论区,大家还习惯咩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