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

御书房。

嘉文帝看着手中的册子,越看眉头皱的越紧,最后终于“啪”的一声,将那东西扔到了一旁。

“楚宁,朕让你全力去搜查七角巷,你就只找出这些没用的东西?”

恭敬垂手而立的楚宁立刻跪下,道:

“陛下,微臣已经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和手段,但目前的确只能查出这些。七角巷之中的白骨虽然有上百具,但除了能辨认出他们都是修炼者,其他关于他们身份的消息,却是一点也查不到。任何能透露身份的东西,似乎都被人专门处理了,一点也找不到。甚至...除了还在悬吊着的那具尸体,其他白骨身上,连一件衣服都没有。”

做这些事情的人显然十分谨慎。

楚宁这几天几乎都是不眠不休,甚至真的将七角巷都挖地三尺了,可除了一堆堆的白骨,当真是没有什么其他的突破了。

嘉文帝烦躁的揉了揉眉心。

他知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能查清楚,此时坐在这里干着急也没什么用,但只要一想到那沾染着干涸暗红血迹的青铜缸,他就满心担忧。

楚宁看了嘉文帝一眼,继续说道:

“拒查,皇后娘娘平均每两个月会去一次七角巷,行动非常隐蔽,而且每次只在那待一小段时间。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始终没有被人发现。”

嘉文帝的脸色十分阴沉。

实际上,他已经亲自审问了皇后好几次,但是皇后的嘴非常严实,从头到尾只说一切都是她做的,但绝口不提到底是不是为容靳准备的,更加不说到底为何要如此。

中间,在嘉文帝的默许之下,下面的人还对皇后动了刑,但还是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只要一想到皇后瞒天过海的欺骗了自己这么多年,而自己却是丝毫未曾察觉,他就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心直窜脑门,令他整个人都不寒而栗。

”笃笃。“

“陛下,三殿下求见。”

闵公公在外小心的说道。

“让他进来。”

嘉文帝深吸口气,看着推门而入的容玖,问道:

“你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容玖一进来,看到跪在地上的楚宁,就意识到他应该是没茶查到什么。

他先是恭敬的行了礼,而后才慢条斯理的说道:

“儿臣将皇后娘娘宫中的下人们都亲自审问了一遍,得出了一点消息,或许会有点用处。“

嘉文帝终于来了点精神:

“快说!”

容玖道:

“据皇后娘娘的贴身丫鬟交待,皇后娘娘自己保管着一个盒子,从来不允许其他人碰。每隔一段时间,皇后娘娘都会将自己关在寝殿之中。一开始宫人们还不以为意,后来有一个太监无意间闯入,才终于发现,皇后娘娘在里面,似乎是在看那盒子之中的东西。”

嘉文帝思索片刻:

“到底是什么盒子,让她这么看重?朕怎么从不知道?“

容玖心中暗自嗤笑。

嘉文帝和皇后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尤其是嘉文帝,他只怕连十分之一的心思都没有放在皇后身上过。

但凡他曾经对皇后有过在意,也不会让皇后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皇后频繁出入七角巷,甚至不断猎杀修炼者,为那青铜缸积聚力量,嘉文帝都不知道,何况一个小小的盒子呢?

想要瞒过嘉文帝,实在是太简单了。

想到这,他心中又忍不住自嘲。

也正是因为如此,皇后悄无声息的杀了他的母妃,却始终没有得到任何该有的惩罚!

嘉文帝对他母妃,也好不到哪儿去!

容玖压下心中的情绪,脸上一派平静。

“这个儿臣并未问出来,毕竟皇后娘娘的东西,宫人们是不敢过问的。但...那个无意发现这件事的太监,后来没过多久就失足坠入湖中溺亡了。那之后,皇后娘娘宫中的人对这件事情都三缄其口。“

这一次,他也是动用了一些手段,才终于问出了这一点的。

“儿臣以为,如果能找到那盒子,很多问题应该就能迎刃而解了。”

嘉文帝神色一肃。

“你是说,那盒子,和七角巷的事情有关?“

“这只是儿臣的猜测,目前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这是唯一可行的道路了。”

嘉文帝思索片刻,觉得这话说的也颇有道理。

“既然如此,容玖,你去找皇后,让她把东西交出来!”

容玖犹豫了一下:

“父皇,皇后娘娘既然那般看重那盒子,应该不会轻易交出的...“

“你且告诉她,若是她老老实实交出来,朕或许还能给容靳一个机会,如果她冥顽不化...让她自己掂量着办!”

容玖眼底划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冷光。

“儿臣遵旨。“

说完,他便很快告退。

嘉文帝无奈的看了楚宁一眼。

“楚宁,你那边也得抓紧了。实在不行,从其他方面开始入手!你去将之前和皇后以及容靳有密切往来的人统统查一遍!”

“是!”

等楚宁退下了,嘉文帝才放松了身体,靠在了椅子之中。

楚宁什么都好,但唯独一点——手段不够。

相较之下,容玖的办事效率,可是要高出不少。

毕竟是西北军之中历练出来的...

想到这,嘉文帝心中又隐约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他以前从未想过将位置留给容玖,因为他对这个儿子,实在是喜欢不起来,而且他身上的杀伐气息实在是太重,有时候甚至让嘉文帝都有些忌惮。

但现在看来...容靳是万万不行了,剩下的几个皇子之中,容玖竟然成了最合适的。

就算冷酷杀伐,也好过懦弱无能。

可惜...

嘉文帝长叹一声,似乎瞬间疲惫了十几岁。

要是容修的身子大好...

...

皇后寝宫。

曾经的热闹繁华转眼消逝,如今一派凄冷孤苦,只剩下重重守卫,将皇后困在此处。

司徒星辰到这里的时候,也忍不住心头一跳。

嘉文帝对皇后竟是痛恨戒备到了这般地步...

一个侍卫看到司徒星辰,立刻上前:

“司徒长公主,请止步。陛下有令,任何人不得靠近这里!”

司徒星辰从袖中拿出了一个令牌,端足了长公主的威严架势:

“本公主乃是奉命前来。”

那侍卫看了一眼,认出那的确是陛下的令牌,连忙让开:

“司徒长公主请!”

司徒星辰将那令牌收起,容色镇定的走入皇后宫中。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