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的动作忽然一顿!

几乎就在同时,一青一红两道身影,迅速出现在楚流玥的身前!

正是红妖和团子!

团子快速上前,直奔那木刀而去,毛茸茸的一软轻易的落在了那木刀之上!

下一刻,它张开嘴,狠狠咬了下去!

咔嚓!

伴随着这一声清脆声响,那木刀的刀刃,竟是直接被团子咬掉了一大块!

另一边,红妖翅膀震动,一团青色的火焰落在木刀之上!“轰”的一声燃烧起来!

团子觉察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就瞧见那青色火焰几乎已经快要燃烧到自己的尾巴!

它冲着红妖愤愤龇牙,红妖得意的甩了它一个挑衅的眼神。

下一刻,两小只各自退开,那木刀就在楚流玥身前一臂之距,化成一团飞灰!

团子抢先一步回到了楚流玥的肩膀之上,委屈巴巴的揪着自己的尾巴给楚流玥看。

“嗷嗷!”

那只鸟太可恶了!

它差点就要被烧死了!

楚流玥凉凉的看了它一眼

“嗯,烧掉了三根毛,你发现的再晚一点,它都自己重新长好了。”

团子“”

红妖清鸣两声,扬了扬自己的翅膀,十分得意。

活该!

谁让它动作那么慢!

这么长时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

团子气不过,但想到自己刚才是技不如人才吃了亏,只得气咻咻的转过身,拿屁股冲着红妖,以彰显自己的愤怒。

楚流玥其实很想批评红药一句“公报私仇”,但是当着慕青和的面,她还是知趣的。

何况,红妖出手也是为了帮她。

她缓缓放下了手臂,浑身紧绷的肌肉也松懈了下来。

慕青和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刚才看到楚流玥的动作,他还以为

”慕副将这是准备做什么?“楚流玥似乎没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微微笑着说道,“您恐怕是高估我了,我现在还不能接下您的一招呢。刚才真是多亏了团子和红妖。“

慕青和的脸色有些冷,警告的看了红妖一眼。

先前还得意洋洋的红妖登时身子一僵。

刚才太心急,竟然就那么冲出去了!

楚流玥心中也有些忐忑。

她准备出手之后才意识到,慕青和这么做,很有可能还是为了试探她。

人在本能的情况下,是非常容易暴露的。

她的动作都已经施展了一半了!如果身法完全展露,慕青和一定会发现不对!

还好团子和红妖及时出手了

楚流玥轻轻拍了拍团子,感受到那毛茸茸软乎乎的触感,心中稍安。

“你随我出去一趟。“

慕青和冷冷说道。

楚流玥一愣“现在?”

慕青和瞥了她一眼“怎么,你还有其他事儿要做?”

楚流玥摇头“没有。”

就算是有,恐怕慕青和也不会在意。

毕竟在这里,还没有人敢招惹他。

就连嘉文帝都得给他让路,何况其他?

慕青和颔首,抬脚便朝着外面走去。

楚流玥犹豫片刻,还是跟了上去。

“慕副将,我能冒昧问一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吗?”

“到了你自然会知道。“

慕青和的回答很冷淡,也很独断,显然没有楚流玥讨价还价的余地。

楚流玥眉头微蹙。

慕青和做事一向如此,她并不意外,但是如果她连是去哪儿都不知道,怎么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但慕青和显然没打算和她解释。

走到前院,简风迟忽然走了出来。

“哟,你这是要带着小丫头去哪儿?”

他笑着调侃。

慕青和冷冷的睇了他一眼。

“这不是你该插手的事情。”

简风迟举起双手

“啧,这已经不是你请我来的时候了。慕青和,过河拆桥这一招,你真是用的越发的顺溜了。“

他分明只是调侃,但慕青和的神色却忽然僵硬了一瞬。

简风迟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咳嗽一声,眸光一转看向了楚流玥。

“楚小姐,有件事情,本公子想请教一二。”

“简公子请讲。“

“就是”简风迟一只手摸索着下巴,似乎有些纠结,“就是本公子很丑吗?“

“嗯?”

楚流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微微睁大了眼睛,但看简风迟一脸沉思的模样,才确定刚才那一句真的是他说的。

这家伙是抽了什么风?

谁不知道他简风迟第二擅长的事情是炼药,第一擅长的是自恋?!

天生风流的眉眼,洒脱恣意的作风,即便是一向看不惯他的楚流玥,也不得不承认,简风迟的风姿容貌,的确算得上是顶尖。

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在花丛中自由来去?

“简公子玉树立风,风流倜傥,和‘丑’字自然没有半分关系的。”

简风迟剑眉却皱的更紧。

“本公子觉得也是但是有人说本公子丑。”

楚流玥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知是哪位”

这么别具慧眼?

简风迟的眼神变得十分微妙,薄唇吐出一个名字。

“牧红鱼。”

楚流玥“”

嗯看来她不在的这段时间,还真是发生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

简风迟这人向来自诩甚高,尤其对自己的容貌风姿特别有自信,他活了这么多年,应该还是第一次被人说“丑”,怪不得这么怨念。

可惜,按照牧红鱼那性格,最不感冒的就是这种。

这还是看在简风迟帮平江王妃治好了病的情况下,牧红鱼应该是忍无可忍才这么说的。

可以想象,简风迟有多么的不讨牧红鱼的喜欢了。

楚流玥恍然,笑眯眯的劝道

“红鱼一向心直口快,您别往心里去。”

简风迟“”

这好像不是在安慰他吧!?

“听她说,有个叫什么容修的,比本公子风姿好上数十倍?”

楚流玥嘴角抽了抽。

如果刚才她没听错简风迟说的是容修!?

“哦,对了,她还说那人是你的未婚夫?”

简风迟盯着楚流玥问道。

楚流玥这才意识到,简风迟来到这之后,似乎的确还没有见过容修。

她咳嗽一声

“是。离王殿下的确是我的未婚夫。”

简风迟思索片刻,忽然朝着外面走去。

“本公子倒是要去看看,那个容修,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楚流玥刚想说点什么,旁边忽然传来一阵波动!

她回头看了一眼,一把长剑,忽然浮现在半空!

慕青和正站在上面,容色肃然冷漠

”上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