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靳皱起眉头。

“这个...我也不知。母后之前并未和我提起过,那天,我也是第一次去七角巷。”

至于那所谓的青铜缸,还有那上百尸骸,他真的一点都没听过。

司徒星辰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但如果那真是皇后娘娘所为,应该是为了殿下你...”

“我说了我不知道!”容靳有些反感的反驳,“何况,母后不过是一介深宫妇人,怎么可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些白骨都是属于修炼者的,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出色的强者。

但母后修行天赋一般,而且长年累月都待在宫中,凭借她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一系列的行为。

在容靳看来,一切都是容玖等人的污蔑罢了!

不说这些,单单说容臻。

当时她的确是失踪了,母后为此担惊受怕,还找了他好几次商量对策。

如果母后真的一早就将容臻送到了七角巷之中,何必又在他面前演戏?

那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吗?

在容靳的印象当中,母后一直对他十分信任。

他从小就明白,自己是母后的希望,身上肩负着她的重托,母后为了他可以付出一切。

母后就算隐瞒全天下的人,也一定会对他坦诚相待。

所以,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相信过那些事情是母后做的。

“父皇现在只是一时被蒙蔽了而已,只要等我找出真相,一切自然会水落石出!”

容靳咬牙道。

司徒星辰听得心中冷笑连连。

蒙蔽?

这话容靳也就说来偏偏他自己罢了。

当天皇后那反应,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除了容臻出现的莫名其妙,其他的显然都是和皇后有关!

司徒星辰摩挲着茶杯,却没有喝,垂眸看了一眼茶水之中自己的倒影,眸色冰冷,然而她的声音,却依然温柔似水。

“殿下所言极是。星辰也是不信那些的。不然父皇也不会出面帮忙了不是?但是...现在这局面,您一定得尽快想想办法才是。不然,皇后娘娘在宫中的日子,只怕是不会太好过。”

容靳眉头紧锁:

“那你说,该怎么办?父皇现在不肯见我...”

“殿下可知,楚宁大人和三殿下正一同调查七角巷的事情?如果他们真的查出点什么,岂不是很容易就能让陛下定罪?换句话说,您和皇后娘娘的未来,现在可都掌控在他们的手中啊...”

“这一点我何尝不知?”

容靳烦躁不已的揉了揉脸。

楚宁就不说了,容玖和他们母子有着深仇大恨,他一定会趁着这次机会暗中动手脚的!

“殿下,依我看,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在于七角巷。我相信那些事情肯定不是皇后娘娘做的,但她一定知道点什么,您说呢?”

容靳没说话。

“如果皇后娘娘将她知道的那些内容都告知于您,那您才能更好的应付眼前的处境啊!所以,不如...您去请教皇后娘娘一番?”

容靳沉思良久,觉得这的确是个办法。

可最麻烦的是——

“但我和母后现在无法相见,又怎么问?“

司徒星辰唇角微微弯起,露出一抹温婉的笑容。

“您忘了,星辰可以进宫啊。”

走到门外的楚纤敏听到这话,忽然站定。

随后,她便听到容靳欢喜激动的声音:

“星辰,你果然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子!能娶到你为太子妃,实在是天大的福气!”

楚纤敏心中像是有无数细密的针在刺着,疼痛不已。

她双手绞紧,心中闪过诸多念头,最后像是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目光一定,转身离开。

...

楚流玥再次来到慕青和的住处。

刚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一道欢喜的清鸣传来。

楚流玥抬眸,正瞧见红妖兴奋的扑棱着翅膀飞过来。

虽然才半个月没见,但楚流玥心中也颇为思念红妖,看到她这样热烈的欢迎自己,不由得嘴角微挑,露出一抹笑来。

”红妖,最近乖不乖?“

红妖绕着楚流玥飞了一圈,翅膀扑棱的起劲,楚流玥甚至瞧见了一层淡淡的青色火焰。

这显然是肯定的回答了。

楚流玥笑弯了眼睛:

“放心,没忘记给你带礼物。”

红妖又高兴的叫了一声。

楚流玥拿出乾坤袋,正打算将东西掏出来,忽然觉察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有如实质。

她动作一顿,抬眸看去。

简风迟正双手抱臂,靠在门框之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真是奇怪。红妖又不是你的魔兽,你为何这般上心?“

楚流玥眼角微微抽了抽。

这都已经十几天了,这家伙怎么还没走!?

似乎是看出了楚流玥的心思,简风迟笑的风流得意。

“请本公子来容易,请我走,却没那么容易。”

楚流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又客气,屈膝行礼:

“见过简公子。”

简风迟却忽然道:

“你知道,慕青和只允许红妖收一个人的礼物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