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这一步棋,走的真是精妙。”

楚流玥看着面前的棋盘,手中的黑棋子迟迟没有落下。

“我的黑棋,几乎全都被堵死了。”

对面,容修静静而坐,闻言,绯色薄唇微微掀起一抹弧度。

“你分明还有一条路可走,不是吗?”

楚流玥当然看的出来。

但是

“即便是走了这一步,勉强挣脱目前困境,殿下不也早已经准备好了天罗地网吗?反正都是输,多走这一步,也没什么意思。“

楚流玥将棋子扔回了棋罐,举起双手。

“我认输。”

瞧着她乖巧的样子,容修剑眉微挑。

“你下的并不专心,在想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将棋子收起来。

楚流玥瞧着他慢条斯理的动作,不由得皱了皱鼻子。

其实就算她专心,和容修下棋,也勉强拼一个平手罢了。

真要论起来,容修的确是棋高一着。

容修却缓缓说道

“这一步看似没意思,但也会有人去走的。”

楚流玥轻哼“不过是白折腾罢了。“

”司徒炎不但没有取消容靳和司徒星辰的婚约,而且还主动开口求情。就算陛下震怒,恨不得立刻将皇后和太子处置了,如今也不得不卖司徒炎一个面子。“

楚流玥早就料到司徒炎不会轻易取消婚约,但也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干脆的出手帮忙。

由此可见,司徒炎对容靳,可不是一般的看重啊

容修淡淡一笑

“如果问题能这么简单的解决,也不必拖到今日了。”

楚流玥忽然向前靠近了几分,双手撑在棋盘之上,盯着容修问道

“殿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司徒炎会帮忙?”

容修眼帘微抬,深邃的眸光从楚流玥的脸上掠过,似笑非笑。

“玥儿不是也早就知道吗?”

二人之间,似有某种暧昧的气流缓缓拂动。

楚流玥若有所思的看着容修。

她当然知道。

但是,她之所以会这么猜测,纯粹是因为她知道某件事情。

但容修呢?

他也知道?

楚流玥顿了顿,道

“因为司徒炎开口帮忙,陛下暂时还没有废太子,甚至连皇后都还没有正式下旨废除。但很多人已经觉察到了不对,如今各种猜测甚嚣尘上,人心动摇。而陛下下令彻查七角巷,却始终没有什么进展殿下,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容修将棋子完全收起,看着楚流玥一脸好奇的模样,忍不住俯首,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

“多走一步虽然不会赢,但是却能更精彩一些。而且那样才能赢的更痛快。”

太子府。

因为容靳再次被软禁,整个太子府的氛围都变得十分凝重。

上上下下的人都满心颓丧,死气沉沉,丝毫不见当初太子风光时候的得意模样。

谁能想到,曾经人人艳羡的太子,如今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

尽管陛下还没有下令,可是帝都之中谣言四起,都说这次连皇后都被软禁了起来,废太子不过是迟早的事儿。

楚纤敏坐在自己的房间里。

此时已经是深秋,天气逐渐转凉。

她的住所冷冷清清,更是如同寒冬的地窖一般。

她的手缓缓抚摸着自己脸上的面纱。

尽管这里只有她一人,她也不敢露出面容来。

因为连她自己都怕看到那张脸。

想当初,她何曾想过,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她沉思良久,终于还是起身。

听说今天司徒星辰拜访太子府,她怎么也得去拜见一番。

走到外面,路上清静的可怕,竟是也没有比她那地方好多少。

她一路朝着前厅而去。

走了好一段距离,才终于逐渐在路上看到人影。

大多都是下人,但这些人看到她,也都不过潦草行个礼,就匆匆离去。

楚纤敏不由自嘲一笑。

以前这些人遇上她,还会想方设法的取笑一番,现在竟是连这也懒得了。

隐隐约约,能听到那些人的窃窃私语。

“真不知道这位司徒长公主到底图什么!如今太子殿下和皇后娘娘都已经被软禁了,迟早都得被废!这位竟然还没有取消和太子殿下的婚约!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这谁知道?说不定是一片痴心,甘愿生死相随呢?“

“我看未必!你们是没看见那位长公主对待太子时候的模样!我刚刚进去送茶,都没在她脸上看到半分笑意!说是来拜访太子的,可谁看了,都得以为是被逼着来的呢!”

“谁能逼她?她可是星罗国咸康帝的掌上明珠啊!”

“反正有她在,陛下一时半刻应该不会对太子如何。不过我看,咱们还是另谋出路吧!这太子府,保不齐什么时候就彻底变天了!“

“我听说最近陛下对三殿下倒是十分重视,好像还打算封王”

楚纤敏咬了咬牙,向前走去。

前厅之中,容靳和司徒星辰对面而坐。

经历了这几天的事情,容靳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看起来憔悴不已,甚至连最后那点精气神也快消耗完了。

他心中既担心皇后,又担心自己,惴惴不安几天几夜,自然就成了这样。

好在,太子的位置,终究还是保住了!

“星辰,真不知道该如何谢你”

容靳看着面前的司徒星辰,满脸感激。

“我就知道你不会袖手旁观的!”

在容靳看来,司徒炎之所以肯帮忙,一定是因为司徒星辰苦苦哀求。

所以在心中,对司徒星辰就越发的珍重。

然而司徒星辰却不这样想。

被容靳用那样的眼神盯着,她只觉得浑身发毛,整个人都快要坐不住了。

要不是父皇下令,她说什么也不会来的!

“殿下不必客气,这都是星辰应该做的“

司徒星辰几乎是咬着牙,吐出了这句话。

容靳却根本意识不到她的心思,只感叹万分,一声长叹。

“可惜,父皇认定母后有罪,不肯让我见她,我也不知她如今到底是什么情形”

司徒星辰不耐烦听这些,想起来前父皇的交待,便貌似无意的轻声问道

“殿下,陛下之所以如此,都是因为那七角巷。您知不知道,那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