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星辰想也不想的甩开了容靳的手。

容靳吃了一惊:“星辰?”

之前她不是还对他言笑晏晏满目柔情的吗,怎么一转眼,就忽然变得这般冷淡?

甚至...他还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闪即逝的厌恶。

司徒星辰掩饰性的笑了笑,又温声道:

“殿下,您不要误会,我不是不想帮忙,只是这件事情牵涉重大,陛下未必愿意让别人知道啊...如果我贸然去请父皇出面,说不定反而会让陛下更加生气,最后弄巧成拙呢?“

容靳闻言,也犹豫了起来。

司徒星辰说的也有道理。

如今,父皇似乎已经认定这件事是母后所为,之后很可能还会追究他们的责任,甚至...连司家也未必能幸免。

这已经不仅仅是“家丑”那么简单了。

如果消息传出去,整个曜辰国皇室的名声,只怕都会被摧毁的一干二净!

可是除此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了。

“那、那怎么办?”

容靳从未见过嘉文帝发这么大的火。

“星辰,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啊!如今我们已经订婚,若是我和母后出了事儿...”

司徒星辰现在肠子都快悔青了。

如果她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说什么也不会回容靳的那一封信!

她佯装沉思想了一会儿,道:

“殿下,您先别急。这件事情还没有下定论,一定还有转圜的余地。不如...我先回星罗,和父皇商量商量,再看这件事情如何解决?“

她必须得尽快脱离这是非之地!

等一回去,就立刻告知父皇,解除和容靳的婚约!

容靳却是不知司徒星辰心中所想,只以为她是答应了请她父皇帮忙,当下感激不已,就连先前被甩开手的那一丝不悦和怀疑,也都消散的干干净净。

“好好!那你一定要尽快!我等着你们的消息!”

容靳说着,脸上浮现一丝动容。

“星辰,果然还是只有你肯帮我...”

司徒星辰强忍着心中的恶心,笑着催促:

“殿下且安心就是。皇后娘娘还在那边等着您,您快去吧!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对她一定产生了极大的冲击,您千万好好照顾她才是。”

容靳心底一阵涌上一股暖流,感激的看着司徒星辰,从未觉得她这般动人。

他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忽然一把将司徒星辰揽入怀中。

司徒星辰被他这动作吓了一跳,几乎就要动手!

”星辰...我答应你,等这件事情结束,我们就大婚!“

容靳一字一句说道。

司徒星辰的身体都僵了。

要不是旁边还有人看着,她早已经将容靳推开了!

她闭了闭眼,压抑着怒意:

“殿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先解决皇后娘娘的麻烦再说吧。”

容靳听了,终于松开了她,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那...一切都靠你了。“

说完,容靳才转身离开。

司徒星辰只觉得浑身都像是爬满了蚂蚁一般,几乎令她尖叫出声!

好不容易等那些人的身影都消失,她便飞快的冲着容玖说道:

“三殿下,事已至此,本公主也不愿再去打扰陛下,就自行告辞了。“

说完,便朝着外面走去。

容玖扬声道:

“司徒长公主,这样也太有失礼数了。不如我派人送您回去,如何?”

司徒星辰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快步离开。

很快,院落之中就只剩下了楚流玥和容玖。

楚流玥冲着容玖行礼:

“这次这是多谢三殿下了。”

如果不是容玖插手,楚宁肯定免不了一顿刑罚,更加不会引出七角。

容玖却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楚流玥。

“不必谢我,我们不过是各有所求罢了。”

说完,他便抬脚离开。

楚流玥挑眉。

之前还没发现,容玖这人,倒是也有点意思。

最起码,够坦诚。

不过...

看他刚才的反应,先前似乎并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眸光微闪。

之前她并未将容臻藏在这里,但是这两天却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而且恰好被容玖看到...

最关键的是,容臻很显然记忆出现了混乱。

她显然已经不记得帝都外山林中发生的一切,反而记成了是皇后将她送到这里。

还有司孟...他分明就死在她的面前,但现在她也都完全记错了。

若非是有容臻说的那些话,嘉文帝一定不可能那么干脆的认定皇后的罪责。

整个帝都之中,能够做到这些的...应该只有一人。

——容修!

楚流玥轻轻撇嘴。

昨天她在容修那待了挺长时间,容修竟然都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谁能想到,从头到尾,这些事情,都是由从未露面的容修操控的?

就连她回想起这一系列的发展,心中也颇为唏嘘。

容修的心思手段,还真是比她想象的更深啊...

不过,这种随时有人善后,运筹帷幄解决一切麻烦的感觉...好像还不错?

楚流玥嘴角勾了勾,又回头看了一眼那青铜缸,陷入沉思。

皇后搞这个东西,到底想要做什么?

难道真的只是想帮容靳提升修为?

可是容靳就算靠自己修炼,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如果说这里死了上百人的话,那就说明,皇后从很早以前就开始这么做了。

她究竟所为何事?

忽然,楚流玥脑海之中灵光一闪!

之前容臻曾经说过关于容靳的一个秘密,难道...和那个有关?

...

司家。

练武场上,司家的年轻一辈正在勤奋修炼。

司烨之站在场下,时不时的指点两句。

司家之所以能够成为四大家族之首,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司家的新鲜血液十分充足。

这些十几二十岁的少年少女,个个都很出色。

比起其他家族,司家这一点显得尤其突出。

虽然比不上司霆,但司烨之看着已经很是满意。

忽然,一个侍卫从外面飞快的走了过来,神色匆匆。

“家主!陛下急召!“

司烨之一愣。

这个时候,陛下能有什么事情忽然召他进宫?

“可知是什么事情?”

侍卫摇头,但表情却有些紧张:

“闵公公就在外面候着呢!看样子挺着急的。”

司烨之拧眉。

看侍卫这反应,似乎不只是“着急”那么简单。

他沉声道:

“知道了。我这就去。“

------题外话------

三点睡得,早上被一只蚊子吵了一个多小时,大姨妈拜访...

我废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