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靳一下子被打蒙了。

皇后这一巴掌下手极狠,竟是直接将容靳的半边脸颊都打的红肿了起来。

她的掌心微微发麻,看着容靳茫然受伤的神色,她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她怎么会舍得动手打自己最疼爱的儿子?

可是——

“这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皇后怒斥一声,随后便挣脱了容靳,跪着向前而行,苦苦哀求:

“陛下,您怎么惩罚臣妾,臣妾都没有怨言。但...这些事情真的只是臣妾一人所为...“

嘉文帝的眼神充满嘲讽。

“你之前不是还一直否认吗?怎么现在倒是承认的这么干脆?”

无非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回头罢了!

眼看现在一切证据都摆在眼前了,无法争辩了,她才终于肯承认了。

而且,竟然还想大包大揽,将所有的罪过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你修行天赋一般,这青铜缸一定不是为你自己准备的吧?能让你如此大费心思的人...这世上能有几个?”

说着,嘉文帝的目光,落在了容靳的身上。

容靳打了个寒颤。

不知怎的,他竟是也莫名的心虚起来。

他并不愚蠢,在得知那青铜缸的作用的时候,就已经觉察到了什么,后来再看皇后的反应,如果他还猜不到那是为谁准备的,那才是笑话。

哪怕他之前对此一无所知,想到这院落之中,竟是藏着数百修行者的尸骨,也不寒而栗!

皇后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嘉文帝闭了闭眼。

“将皇后和容臻带回宫中!没有朕的允许,不准她们出殿!至于容靳...你给朕滚回太子府!对了!还有容齐!让他在平王府中好好呆着!等这件事情彻底查清,再一个个的治罪!“

说完,嘉文帝便愤然挥袖,转身离开!

闵公公连忙跟了上去,连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楚宁松了口气,拍了拍楚流玥的手臂:

“玥儿,你先回去好好休息。”

如今,这事情算是彻底的和他们父女没了关系,但他身为禁卫军总统领,还是要跟着陛下继续查证下去的。

楚流玥轻轻颔首:“爹爹放心,玥儿能照顾好自己。“

楚宁这才安心,转身走到了容臻身前。

“四公主,请吧。”

容臻犹豫的看了皇后一眼:“母后——”

“滚!本宫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皇后骤然尖声骂道!

容臻本就没有血色的脸色,变得更白。

她嘴唇动了动,但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经过楚流玥身边的时候,她还是低着头,似乎并未注意到楚流玥的存在。

“四公主。”

楚流玥忽然开口,叫住了她。

容臻这才猛然停下,抬头看了她一眼。

看到楚流玥,容臻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露出嫌恶之色。

然而,正当她想要开口的时候,不知为何,心头忽然闪过一丝惊惧。

莫名其妙的,她将喉咙里的话都咽了回去。

面对她这一系列微妙的反应,楚流玥眸光微闪,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她没有再说话,冲着楚宁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容臻却看得心中害怕,快步离开了。

而另一边,容玖正站在皇后和容靳的身前,静静等着二人。

他好像很有耐心,也没怎么说话,就站在一旁等着。

时不时的,还看二人一眼,似乎颇有乐趣。

谁都不知道,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

如今,好不容易能看到皇后这般狼狈的模样,自然是要抓住机会。

容靳觉察到他的视线,顿时像被点燃了心中的怒火一般:

“容玖!你故意的,是不是!?你就是想要看我们母子的笑话!现在你满意了!?“

容玖淡淡道:

“皇兄这说的是哪里话。我只是在等着送您二位回去罢了。父皇已经下令,我自然是要照做的。”

容靳拳头紧握: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因为你那个卑贱的生母吗!?你对我们怀恨在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加倍讨还!”

容玖眸光微冷,一股浓重的杀意弥漫开来!

“太子,有这个时间,您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脱离这一场死局吧?”

皇后的位置是保不住了,容靳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一次,甚至还会波及到司家!

自身难保,竟然还妄想复仇?

可笑。

容靳几乎咬碎了后槽牙,才终于将心中的怨恨压下。

“母妃,我们走!”

他们必须另外想办法!

容靳扶着皇后走在前面,容玖顿了顿,看向司徒星辰:

“司徒长公主,您是一起,还是...“

司徒星辰的脸色,如同僵化的面具,尴尬而难堪。

她怎么都想不到,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之前不是一切都还好好的吗?

怎么只是出宫了一趟,皇后和太子的处境就变得岌岌可危!?

她怎么办?

“这...本公主就先不随同了...”

司徒星辰勉强说道,心中已经后悔不迭。

早知如此,她绝对不会和容靳定下婚约!

现在这局面,根本无法收拾!

“这不太好吧?司徒长公主,您刚和太子殿下订婚,如今太子有难,您就这么走了,岂不是相当于临阵脱逃?不止太子,很多人应该都会十分失望的吧?“

楚流玥双手抱臂,懒懒说道。

司徒星辰看了她一眼,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怨恨。

楚流玥分明是故意的!

“还是不了。这件事情,毕竟牵涉重大,我虽然和太子殿下订了婚,但如今毕竟还算是外人。身为星罗国长公主,实在是不宜继续掺和到这件事情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司徒星辰说话还是十分讲究,轻轻巧巧的将自己从这件事情之中剥离开来。

仿佛忘了,正是因为她指证曾经看到楚流玥和容臻在一块,才鼓动了皇后和容靳当着嘉文帝的面指责楚流玥。

楚流玥笑吟吟的点点头。

“司徒长公主说的有理。只是,我原本还以为,你和太子殿下这么快就订了婚,一定是彼此爱慕。看到他遇到麻烦,你一定会挺身而出的。看来是我想的太多了。”

司徒星辰的脸色变得更加尴尬。

走在前面的容靳却是忽然反应了过来,转身快步冲到司徒星辰的身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对!星辰!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你去请你父皇出面,父皇一定会网开一面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