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玖!你别信口雌黄!”

容靳下意识就要反驳。

他贵为太子,而且修行天赋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何必要用这种手段?

“多年来,本宫修行从来都是靠着自己的本事,从没走过任何捷径,更加没有动用过这般阴毒的手段!本宫可以性命发誓!“

容靳也发了毒誓。

他很清楚,现在这种情况,如果不尽快将自己和母后从中摘清,便是万劫不复!

但这一番话,此时在皇后的反应衬托下,却显得十分苍白。

“司惠静,你如此作为,到底是何居心!”

嘉文帝根本听不进容靳的话。

他心中已经认定,这一切都是皇后做的!

皇后脸上泪痕已经干涸,只剩下一片绝望。

嘉文帝看了容靳和荣臻一眼,冷笑:

“不肯说?也好!容靳和容臻,都一样难逃罪责!还有容齐!朕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选中你做皇后!甚至还让容靳做太子!楚宁!容玖!立刻将这里全部搜查一遍!“

“是!”

二人没有丝毫犹豫,齐声应了。

随后,便各自分开,朝着不同方向开始搜查。

容臻欲言又止,似乎想要阻拦,但最终只是神色惶惶的站在那里。

闵公公站在嘉文帝身后,额头已经满是冷汗。

因为涉及皇后等人,此行十分低调,甚至连侍卫都没有带。

没想到竟是爆出这样一个惊天大秘密!

楚流玥看着面前这一片狼藉的场景,微微挑眉,抬眸看了一眼天色。

这曜辰国的天,终于是要变了...

皇后听到嘉文帝的话,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嘉文帝这是打算将他们母子全都处置了!

她出事儿了不要紧,但是容靳的太子之位,却不能被夺去!

看到楚宁和容玖已经开始朝着里面搜查,她打了个寒噤,竟是直接朝着嘉文帝磕头认罪:

“陛下!陛下恕罪!臣妾知道错了!您要怎么惩罚臣妾都行,但求您放过臣妾的孩子!他们都是无辜的!他们对此毫不知情啊陛下!“

她将头用力的砸向地面,伴随着沉闷的声响,很快,她的额头就已经鲜血如注。

她的妆容早已经被泪水哭花,加上从额头缓缓流淌而下的鲜红粘稠的血,更是狼狈万分。

嘉文帝不为所动,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不知情?容臻就在这里,你告诉朕,她什么都不知道?”

皇后哑然。

实际上,她也不知道容臻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件事情,她做的很是隐蔽,容靳他们几人都是不知道的,包括容臻!

她就算是疯了,也不可能将容臻送到这里来啊!

但,容臻确确实实就在这里!不容辩驳!

想到这,她心中竟是陡然生起了一股对容臻的怨恨——如果不是她,嘉文帝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也就不会看到这里的一切!更加不会因为她的存在,而连容靳等人全都怀疑上!

她看向容臻,苦苦哀求道:

“臻臻,你自己告诉你父皇,你到底是怎么来的,好不好?算是母后求你了!你也不想你大哥二哥一同跟着你受罪吧?啊?你不能将他们都拖下水啊!“

容臻瞳孔震动。

脑海之中,忽然回想起许多画面来。

这场景是何等熟悉啊!

从小到大,每次遇到事情,母后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是吗?

她眼中似是笼罩了一层迷雾。

随即,她微微垂下了脸,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说道:

“...父皇,是母后将我送到这里来的...”

皇后的声音戛然而止,不敢置信的看着容臻。

“...母后说...只有这样,才能帮我报仇楚流玥...而且...也能将司孟长老的死...扣在他们的头上...“

容臻每多说一个字,皇后的眼睛就瞪大一分。

听完这一句,她整个人都懵了!

旋即,皇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尖声嘶吼:

“陛下!她说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您千万不要信!”

嘉文帝瞥了她一眼,漠然道:

“你是说,你的亲生女儿,在陷害你?”

皇后心中憋屈万分,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也不知道容臻为何会这样说啊!

“容臻,你刚才的意思是,司孟是死在了你母后手中?”嘉文帝上前一步,问道。

容臻瑟缩了一下,抬手轻轻指了指那青铜缸,又快速的收回了手,像是在害怕着什么一般。

然而这动作,却已经足够明了。

——她分明是在说,司孟已经死在了那青铜缸之中!

“朕倒是差点忘了,他是一个五阶武者...夺去了这种强者的力量,自然事半功倍。”

楚流玥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容臻。

她不过是离开了十天,帝都之中怎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容臻刚才那番话,如果不是她还清楚的记得是自己杀了司孟,她还真的就要信了。

皇后脸色红白一片,就要开口争辩。

“陛下!”

“父皇!”

楚宁和容玖一前一后的回来。

二人的脸色,都有些微妙。

嘉文帝心中一沉:

“怎么了?“

楚宁和容玖对视一眼,似乎都有些犹豫。

片刻,楚宁抱拳:

“陛下,后院之中,埋藏了许多白骨。”

容玖紧接着补充:

“这院落的数个房间之中,也都或多或少的藏匿了一些零零碎碎的骨头。粗略看...大约有上百人。”

死寂。

就连楚流玥,都忍不住蹙起眉头。

她看到那青铜缸的时候,曾经想过这里一定不止有那几具白骨。

可也没想到,竟然这么多!

“那些人大多都是修炼者。帝都之中,这些年并未出现什么失踪案件,所以...这些人应该是从帝都之外带来的。“

楚宁沉声道。

嘉文帝深吸口气,盯着皇后:

“司惠静,凭你自己,是无法做到这些的。说吧,都有谁在帮你?司家?”

听嘉文帝提到司家,皇后立刻条件反射的摇头。

“没有!这些是臣妾一个人做的!都是臣妾一时迷了心窍!臣妾愿以死谢罪,只求陛下放过容靳容齐,也放过司家!“

容靳终于忍不住说道:

“母后!您这是做什么?这不是您做的对吧?到底是谁在害您,您只管说出——”

啪!

皇后竟是狠狠打了容靳一个耳光!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