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笑容冷冷:

你的确只是二阶武者,可是帝都之中,谁不知道,你能打赢四阶武者?说不定,你在青骄会之上,也还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实力?这种事情,除了你自己,谁又能知道?再说,还有你那个奇怪的魔兽。

她说的是团子。

当时团子直接将恒景绰的原力能量吞噬,着实也让许多人印象深刻。

皇后心中一直觉得楚流玥这人深不可测,之前容臻曾经提到过,说楚流玥之所以能从之前的废柴,变成今天人人艳羡的天才,是因为遇到了机缘。

说不定,司孟真的是她或者她身后的人杀的!

还有!你之前也上了九幽塔的第六层!这个你又如何解释?

皇后越说,语气越是肯定。

嘉文帝等人的神色,也逐渐有了微妙的变化。

皇后所言,猛地一听很是荒唐,但是仔细想想,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这几个月,发生在楚流玥身上的怪事实在是太多了。

在旁人看来不可能的事,放在她身上,似乎就变得合情合理了。

至于司孟的死,还真说不准...

楚流玥一时哭笑不得。

多谢皇后娘娘对我的高看,不过,如果真的如您所说,是我杀了司孟,那么我为何不直接将四公主也一起杀了呢?这样的话,岂不是一了百了?

皇后一噎。

容靳怒声道:

自然是因为你害怕身份暴露!容臻身为公主,身上有着求援的东西,一旦你将她逼急了,她绝对能将你的身份和位置暴露出来!

楚流玥如同看着傻子一样看了容靳一眼。

太子殿下,容我提醒一句,刚才皇后娘娘还说我可以瞬间击杀一位五阶武者呢。您难道觉得,四公主的实力和反应力,比五阶武者还要更强吗?

容靳哑然,脸色红白交加。

司孟一定是伴随在容臻左右的,如果楚流玥能杀司孟,那么杀容臻只会更容易。

在容臻发出求救消息之前,她绝对能解决一切问题。

皇后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因为只有她知道,其实容臻那求援的东西,并不在她自己身上,而是在司孟身上的。

自从她原丹破碎,司孟就一直陪伴在她左右,几乎寸步不离。

为了安全,他们早就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

可是现在说这些,除了能证明击杀司孟的人实力比想象中还要强之外,一点用处都没有,还会让陛下更加反感。

容靳为难的看向一旁的司徒星辰,低声道:

星辰,现在怎么办?

司徒星辰心中冷嗤,对容靳的厌恶又多了一分。

容靳竟然比她预想中的还要没脑子。

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在太子的位置上坐了这么长时间的。

司徒星辰垂下眼眸,睫毛微颤,无辜又真诚的轻声说道:

殿下,星辰那天只看到了那些,能说的都已经说了,但更多的,却是无能为力了。

容靳有些着急。

按照你的说法,容臻一定是被楚流玥藏起来了,可是现在她不承认,这——

殿下,星辰并未这么说。只是之前您说四公主遇到了麻烦,我才无意将这件事情告知的。是不是...那位老者的身份,有些麻烦?

司徒星辰不动声色的将自己从这件事情之中摘了出来。

然而容靳还分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相反,司徒星辰的话还提醒了他一件事。

楚流玥,你说这么多,也还是没有证明你的清白!反而是星辰,她之前从未来过曜辰国,更加不知道司孟的存在。如果她说的是假的,那她是如何知道司孟的?再者,她和这件事情之中的所有人都无冤无仇,有什么必要陷害你?反倒是你——之前容臻得罪过你,你应该就是想要借助这次的机会报复回来的吧?

楚流玥目光落在司徒星辰的身上,意味深长的笑道:

太子殿下说的有道理,我也实在是不明白,我和司徒长公主从无往来,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真不知道司徒长公主为何要这么诬赖我?

司徒星辰定定的看向楚流玥,脸上的神色一如既往的温雅大方:

楚小姐,我没有诬赖你。从头到尾,我都只是说出自己的所见所闻罢了。

楚流玥眼眸微转,视线落在司徒星辰的袖口。

在太衍学院再次见到司徒星辰的时候,她就发现她换了衣服,袖口上再没有那云纹。

而今天再看,依然如此。

若说司徒星辰不知道容修那天烧掉了大半衣物的事情,楚流玥是不相信的。

如果不是觉得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她似乎也不会这样。

显然,这位司徒长公主,是将怒火都转移到她的身上了。

皇后趁机说道:

陛下,星辰的话的确是更有可信度。反观楚流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证据能证明那天她到底在哪。依臣妾看,继续对峙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不如...将她关押下去,命人仔细审问,说不定能得出不一样的结论来。

大殿之中陷入短暂的死寂。

皇后这意思,分明是要对楚流玥严刑拷打!

楚宁率先起身:

绝对不行!

他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玥儿被关押起来!

地牢是什么地方,玥儿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再者,谁也说不准里面是不是有皇后的人!

玥儿一旦进去,还不知道要承受些什么!

慕副将如今还在帝都,随时都会带着玥儿前往天令皇朝。如现在将玥儿关押起来,敢问皇后娘娘,这要如何向慕副将交待!?

搬出慕青和来,果然让皇后忌惮了许多。

那那你们说,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含混过去吗?

就在此时,坐在旁边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容玖,忽然开了口。

其实很简单,只要找到容臻,一切自然真相大白。

皇后冷嗤:说的简单!这还得问问楚流玥愿不愿意将臻臻交出来!

容玖的神色变得有些微妙,而后起身,冲着嘉文帝郑重行了一礼。

儿臣有罪,请父皇降罪。

嘉文帝眉头紧锁:容玖,你在闹什么?

容玖一字一句道:

儿臣前日,见到了四公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