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

楚流玥随着楚宁到来的时候,嘉文帝和皇后已经在大殿之中等候。

下面坐在的,还有容靳和司徒星辰。

而另一边,还有一人——容玖。

楚流玥已经听楚宁说过之前发生的事情,所以对于容玖在这里也并不意外。

她的眼神迅速从大殿之中几人的身上扫过。

嘉文帝脸上面无表情,可是眸光阴沉。

皇后比起上一次见到的时候憔悴了许多,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可见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将她折磨的不轻。

容靳看到楚流玥,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神色。

他的手中,拿着一枚簪子。

楚流玥猜测,那就是之前他们说在自家后院找到的容臻的那个了。

司徒星辰和容玖都是神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来。

楚宁和楚流玥依次行了礼。

嘉文帝让二人坐下。

“好了,现在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就开始吧!”

嘉文帝已经没有了耐心,直接开门见山,看向司徒星辰,沉声问道:

“星辰,你之前说,曾经看到过流玥和臻臻在一起,可是真的?”

司徒星辰起身,行了一礼。

“回陛下的话,星辰不敢妄言,所说句句是真。因为那天九幽塔失火,所以星辰记得非常清楚。九幽塔坍塌之后,因为第二日太衍学院就要启程离开,所以我很快就回去收拾行李了。没想到在路上正好看到了容臻和楚流玥。“

嘉文帝问道:

“当时可还有其他人?”

“有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但我并未看到容貌。”

“那你可曾听到她们说了什么?”

“当时隔了一段距离,我并未听见。不过看她们二人走的很近,还以为她们二人关系很好。没想到后来...”

嘉文帝脸色越发冷沉。

那个跟着的黑色长袍老者,肯定够就是司孟了。

如果司徒星辰说的是假话,那她怎么会知道司孟的存在?

“其实那天,我看到这一幕之后,心里还有些奇怪。”司徒星辰抬眼看了看嘉文帝,有些犹豫的说道,“因为那天,陛下刚刚赐婚离王和楚流玥。所以看到她和容臻在一起,我心中还纳闷了许久。”

众人了然。

这个时间点实在是太过特殊了。

就算楚流玥和容臻的感情再好,似乎也不应该在她被赐婚的那天还和她在一块。

何况,谁不知道这二人之间曾经有过矛盾?

她们在一起,实在是可疑。

嘉文帝又问道:

“后来呢?你可曾看到她们前往何处了?”

司徒星辰摇头:

“当时我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因为赶着回去,所以就走了。并不知道她们是要去哪儿。”

嘉文帝点点头:”你坐下吧。“

转而,又看向楚流玥。

”流玥,刚才那些话你也都听见了,你有什么要说的?“

楚流玥一手轻轻敲着椅子的扶手,若有所思的看着司徒星辰。

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其实都很模糊,但是唯独司孟的存在,让她的话多了极大的可信度。

毕竟,之前就连嘉文帝都不知道司孟的存在,司徒星辰能说出来这一点,自然很容易让人相信。

也就是说,司徒星辰的确早就知道了司孟的存在。

或许,她还知道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因为某种原因,她并不能完全讲出来,而只能选择一个折中的说法。

毕竟,就算是这样,也一样能将容臻的事,推到她的身上。

楚流玥淡淡道:

“那天我并未见过容臻。”

“那一日,离王派人将我和爹爹送回家,之后,楚家的人送来了请柬,爹爹就去了那边。而我则是一直待在家中,并未出来。这件事情,楚家的人可以作证。“

楚宁去了楚府的事儿,不少人都知道,私下还被人当做谈资议论了许久。

谁不知道楚家那些人都后悔将楚宁父女二人赶出去,正想方设法的劝他们回去呢!

楚宁道:

“不错。当天玥儿本打算和我一同回去,但后来被我劝阻,她便一直在家中了。“

“就算是这样,谁又能说明,在楚宁大人你离开的间隙,她没有出去呢?“容靳辩驳,“何况,您二人是父女关系,说的证词恐怕不能完全当真。”

楚宁眉头微凝。

如果对方始终这样说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反驳。

因为他和玥儿的确没有办法证明中间的这一段时间,玥儿一直在家。

楚流玥忽然道:

“听说那簪子出现的莫名其妙,就连皇后娘娘都说不清那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那大家又怎么知道,你们说的其他话都是真的?”

皇后气急:你!“

楚流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陛下昨天因为这个簪子的事情,已经对她十分不满,现在她再次提起,不是给陛下上眼药吗!?

容靳皱着眉头将手中的簪子藏了起来。

他原本以为这簪子是真的找到的铁证,可从母后的反应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还真不好说...

双方各执一词,场面陷入僵局。

容玖忽然道:

“其实这件事情的关键,就是找到容臻的下落。皇后娘娘,容臻原丹碎裂,凭着她自己的能力,肯定无法悄无声息的离开宫中。也就是说,她一定是在司孟的帮助之下离开的。虽然司孟已经死了,但...他难道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吗?“

皇后心中更加烦躁。

她知道,每多提一次司孟,就让陛下心中的不满和厌恶更甚。

但现在如果要将一切罪责都彻底的推到楚流玥的身上,司孟又是一个十分关键的人物。

她揉了揉太阳穴,道:

“没有。司孟死的很突然。”

说到这,她忽然顿住,目光充满怀疑的看向楚流玥。

“对了,话说回来。司孟乃是五阶武者,寻常人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能够那么快的将他杀死的人,一定实力极强!整个帝都之中,有着这等水准的人,似乎并不多。”

楚流玥挑眉,笑吟吟的问道:“怎么?皇后娘娘是怀疑我将他杀了?您未免也太高看我这个二阶武者了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