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随后去拜访慕青和,却发现他并不在住处。

她在结界之外等了一会儿,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便转身离开。

她心中有些奇怪。

如果红妖在的话,肯定早就冲出来了。

既然这么久都没声音,那么肯定是红妖与慕青和都不在这里。

曜辰国帝都,会有什么地方吸引他去的?

楚流玥一边疑惑,一边转道去了离王府。

离王府一如既往,看上去没什么变化,然而楚流玥却敏锐的发觉,这里的守卫变得更加森严了。

看到是她到来,离王府的下人们立刻欢喜热烈的迎了上来。

余墨听到消息,也连忙出来迎接。

“流玥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楚流玥看他一脸激动,不由好笑

“我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至于这么激动吗?”

“至于!当然至于!您不知道,我们这些天,可是一直盼着您回来啊!”

余墨几乎热泪盈眶。

这位主要是再不回来,他们的日子可就太难熬了!

”主子正在书房呢!属下带您过去!“

说着,余墨便带着楚流玥朝着书房走去。

楚流玥跟在他身后,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府中的布置,发现果然和以前有了一些不同。

她将这些尽收眼底,但面上并未表露,也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到了书房。

余墨停了下来。

“主子就在里面,您去吧。”

楚流玥轻轻颔首,刚走到门口,眼前白影一闪。

她十分惊喜“雪雪?!”

自从离开帝都,她就没有见过雪雪了,还真是有些想念。

雪雪看着她,尾巴晃动,满眼欢喜。

显然对于她的归来也十分高兴。

它原地跳了两下,又忍不住绕着楚流玥跑了两圈。

楚流玥被逗得咯咯笑

“好了好了,知道你想要什么。”

说着,她伸出手,打算去摸摸雪雪的脑袋。

雪雪乖巧的将巨大的脑袋凑了过来——

唰!

楚流玥的手刚刚伸出去一半,眼前红影一闪,立刻觉得手背上多了什么东西。

她定睛看去,正是团子。

此时它正抱着她的手腕,圆溜溜的眼睛无辜又伤心的看着她,似乎在控诉着什么。

楚流玥瞧了一眼自己的手。

嗯,很好,已经被团子完全占满,根本不可能再去碰雪雪了。

雪雪低吼一声,正要冲上来,忽然听到房间之中传来一道咳嗽的声音。

学些立刻乖觉的让到了一旁,目不斜视,仿佛之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

团子回头,冲着它甩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楚流玥““

她看向书房的大门,向前走去。

“吱呀——”

书房大门被打开。

楚流玥一眼看到了坐在桌案之后的容修。

他披着黑色大氅,脸色有些苍白,手边放着一杯热气缭绕的茶,手中捧着一本书。

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周身似乎萦绕着某种难以描述的气韵。

温润从容,君子如玉。

听到推门的声音,他抬起头来。

在眼帘掀起的一瞬,那双深邃清澈的眸子里,似有无数星辰明灭。

这一眼,便和之前大不相同。

那双眼睛之中,似乎可包容天下万物,却又高高在上,至尊无双。

尊贵慵懒,睥睨天下!

二人目光交错的一瞬间,楚流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耳膜之中血液涌动,似在嗡鸣。

容修唇角弯了弯

“回来了?”

楚流玥轻轻颔首

“嗯。”

容修剑眉微挑。

楚流玥身后的门,忽然关上。

刺眼的阳光被阻拦在了门外。

容修开口,嗓音清冷如玉石相击

“本王还以为你明天才有时间过来。”

楚流玥一愣。

随后,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浮现在心头。

容修这是在吃醋?!

依照他的手段和实力,只怕从她回到帝都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只是,她先是去看了爹爹,然后去拜访了慕青和,最后才来了离王府。

容修似乎就是在因为这个不高兴。

楚流玥也忍不住笑起来。

“我怎么舍得。“

容修眸色微动,却没有说话。

楚流玥一步步走近。

直到二人中间只隔了一个桌案,她俯下身,双手撑在桌上,靠近了容修。

二人之间的距离极近,几乎呼吸相闻。

楚流玥甚至可以嗅到他身上那熟悉的冷香。

她的心脏跳得更快,眼眸却是璨若星河。

“我之所以最后来见你,是因为”

她的话没有说完,只是忽然凑近,吻上了容修的唇。

------题外话------

等下我再修改一下,补充点上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