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三皇子求见!”

通传声忽然传来!

大殿之中的人都吃了一惊。

嘉文帝皱起眉头

“就说朕现在有事正忙,让他去御书房等着!”

闵公公擦了擦额头的汗

“陛下,三皇子说事情谨记,一定要立刻见您!”

嘉文帝的脸色更加难看,猛然一拍桌子

“他倒是越发放肆了!”

这两天的事情本就搅得他满心烦躁,没想到容玖也来凑热闹。

他在帝都这段时间,一直挺安分守己的,怎么忽然如此?

闵公公瑟缩了一下,欲哭无泪

“陛下,三皇子说,他今天来,是为了是为了四公主的事儿”

“哦?“

嘉文帝倒是有些意外,眉头拧起。

“他和臻臻一向没过多的来往今天是怎么了?”

一旁的皇后却是心里“咯噔”一下,浮现一丝不安。

上次容靳被软禁,就是因为容玖在陛下面前告了状,今天他来,不知道又打的什么主意!

她有些担心的劝道

“陛下,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臻臻失踪的事情,还是尽量不要闹大比较好吧?无论是对皇室,还是对臻臻,地调查处理都更好一些若是再将三皇子搅进来,只怕是不好收拾“

嘉文帝思虑片刻,却是摇了摇头

“容玖性格一向沉稳,既然他敢来,一定是真的知道点什么。”

说着,他冲着闵公公抬了抬手。

“让他进来。”

“是!”

闵公公连忙去殿外,请容玖进来。

皇后暗自咬了咬唇,心中不知怎的,变得更加紧张。

很快,容玖便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他常年征战沙场,如今年龄虽然才二十岁,比起容靳还要小一些,但体格健壮,周身气势极强。

虽然穿着一身锦袍,却依然难掩身上的武将煞气。

那是在战场上经历过生死厮杀才会有的气息。

容玖的目光飞快的在大殿之中扫过,在皇后身上格外多停留了一瞬。

皇后被他看得心头猛跳,连忙转开了视线。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

容玖在大殿之中站定,双手抱拳,冲着嘉文帝和皇后行礼。

嘉文帝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些虚礼就不用讲究了。你先前说,知道一些关于容臻的消息,可是真的?”

容玖颔首

“儿臣今日求见父皇,正因如此。”

嘉文帝坐直了身子

“快说!”

容玖的目光落在楚宁身上

“儿臣之前在外面,听到父皇似乎打算将楚宁大人关押起来?”

嘉文帝不明所以,但并未否认“不错。“

容玖摇头

“父皇万万不可如此。您这样,可是大大的冤枉了楚宁大人!儿臣可以确认,楚宁大人和这件事,没有半点关系!”

话一出口,不只是嘉文帝和皇后,就连楚宁都一脸震惊。

这容玖来,竟然是为他说话的?

楚宁飞快的在脑海之中回想了一遍,自己似乎和这位三皇子没有太多的交集啊

这种危机时刻,谁牵涉进来谁麻烦,别人避之不及,怎么他——

“容玖,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嘉文帝的神色瞬间严肃了起来,声音也充满威严。

容玖神色不变

“儿臣知。实际上,不只是楚宁大人,就连楚流玥,也和这件事毫无关系。“

皇后终于按捺不住

“三皇子,你可知道陆云已经在楚宁家中找到了臻臻的簪子!证据确凿,不容抵赖!你如今这般为他父女二人说话,到底是为何!?“

容玖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皇后,缓缓说道

“皇后娘娘,那一枚簪子,真的是容臻掉落在楚宁大人家中的吗?”

皇后的心脏顿时跳漏了一拍

“你、你说什么!?”

“听说当时是陆云大人带人前去搜查的,而楚宁大人家众所周知,和楚家断绝关系后,楚宁大人和楚流玥父女二人一直在新的宅子里住着,甚至连下人也没有请。搜查的时候,更是只有楚宁大人在。

如果是有人故意将这簪子带过去,并且谎称是在那里找到的,谁又能发现呢?楚宁大人就算是有三头六臂,只怕是也无法盯着每一个人吧?”

嘉文帝神色微变。

容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皇后的手暗自握紧了椅子的扶手

“三皇子,这簪子是在后院之中找到的,当时的众多侍卫都可作证,难道他们都是在撒谎不成?”

容玖顿了顿,忽然问道

”皇后娘娘,不知您手边放着的,是否就是在楚宁大人家找到的那一枚簪子?”

皇后正被他说的一阵心慌,听到他问这个,便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不错,就是这个。”

“那就是了。”

容玖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耐人寻味。

“这一枚簪子,精致华丽,十分抢眼。就算是儿臣站在这里,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依然能够一眼看到。不知楚宁大人和楚流玥是不是瞎了,才会看不到这簪子,故意将它留在院落之中。”

皇后有些慌张的反驳“也许、也许是当时楚流玥太过慌张,所以才没有注意到?毕竟院落很大,她不可能每个角角落落都能瞧见——”

“皇后娘娘,您刚才说的是,这簪子是在后院找到的,而且有许多侍卫都亲眼看到了。怎么现在又说角角落落?”

容玖云淡风轻的一句话,让皇后戛然而止。

整个大殿,忽然陷入一片死寂!

楚宁神色微凝

“陛下,微臣当时在前院,侍卫们在后院,的确是没有看到他们找到簪子的情形。”

嘉文帝盯着皇后,目光逐渐变得冷沉。

“皇后,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臣妾、臣妾只是一时失言!”皇后慌忙起身跪下,”陛下,臣妾一直待在宫中,从未出去过,也没有看到当时的场景,自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臣妾刚才、刚才只是口误而已!“

容玖淡淡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

“皇后娘娘,看来这件事情,真的和您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然没有!臻臻是本宫的女儿,如今她失踪,本宫自然是最着急的!”

皇后眼底闪过一抹怨毒。

现在她算是看出来了,容玖今天来,就是打算将她彻底拉下水的!

她抬起头,焦急迫切的看向嘉文帝

“陛下,臣妾所言句句属实!司徒星辰亲眼看到臻臻失踪之前,是和楚流玥在一起的!她可以作证!“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