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是。只要你能拿出证据,证明你没有做,自然不会有人为难你!”容靳道。

楚流玥唇角微勾。

“这么说,别人污蔑我,将脏水泼在我身上,我必须要想办法自证清白,才能将这冤屈洗清?可本来就是没有做过的事情,不知又要如何证明?“

容靳哑然。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担心母后和自己以后的处境,他也不想这么逼楚流玥。

毕竟容臻失踪的事情已经败露,那么父皇肯定也知道司孟的存在了。

根据他对父皇的了解,后一点可能比前一点更严重。

现在,只有想办法找到容臻,才能稍微挽回一些局面。

“这何尝不是你的一面之词?我也不能全信。如果你不是心虚,那么现在就跟我回帝都!在父皇和母后的面前,亲自澄清!”

说着,他便伸手要来拉楚流玥。

楚流玥脚步轻移,就轻松避开了他的动作。

容靳一滞。

楚流玥的境界不如他,可现在的实力,分明比他的更强!

这让他心中更加难受,有种说不出的憋闷感。

和司徒星辰在一块的时候,就不会有这种感觉。

想到这,他有些不耐烦起来

“怎么?你心虚了?”

楚流玥还没开口,成函便凉凉道

“反正你已经离开了藏书阁,和容靳一起回去不是正好吗?”

容靳心中暗自吃惊。

楚流玥竟是只在这里待了这么短的时间?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更好了。

几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楚流玥的身上,摆明了都想让她答应这个提议。

楚流玥眸光微冷。

她最讨厌别人逼迫她做事,尤其这人还是她十分厌恶的。

”若是我不肯呢?“

话音落下,四周氛围瞬间变得冷凝了起来!

曜辰国帝都,御书房。

容齐站在门外,一脸焦急。

“闵公公,麻烦您再去通报一声吧!本王实在是有要紧的事儿要向父皇禀告!”

闵公公一脸难色

“平王殿下,不是咱家不帮您,而是这实在是没有办法帮啊!陛下这次发了好大的脾气,现在还在气头上呢!您现在进去,不但帮不到皇后娘娘,反而会让事情更加麻烦啊!您听咱家一句劝,先回去!等过段时间陛下心情稍微好一些了,您再来求情也不晚!“

容齐眉头皱的死紧。

“闵公公,您怎么就不相信呢?本王这次来,真的不是为了给母后求情!是真的有要紧事儿要告诉父皇!如果拖的晚了,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闵公公还是不肯答应,一个劲儿的劝着。

现在皇后被软禁,四公主失踪,太子又远在星罗国,只剩下了这位五皇子容齐!

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不是为了皇后等人而来的?

看闵公公死活不肯帮忙,容齐终于急了,索性冲着书房高声喊道

“父皇!儿臣有要事禀报!求您让儿臣进去吧!”

闵公公吓得魂儿都没了,连忙上前阻拦。

“哎呦喂!平王殿下!您这是做什么呢!?这要是吵着了陛下,您说可怎么办呢!?求您快别喊了!“

容齐却是不听,反而喊得更大声了。

闵公公叫苦不迭。

这位平常看起来没什么能耐,没想到闹腾起来,竟然也这么能招惹麻烦!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劝劝平王!”

闵公公连忙催促着旁边的宫人一起上去阻拦。

得罪容齐没什么,可要是在这个时候惹怒了陛下,可真是找死啊!

容齐很快就被宫人架了起来,向后而去。

他心中焦急,终于忍不住高声喊道

“父皇!父皇!儿臣知道臻臻在哪儿!”

闵公公耸然一惊。

下一刻,书房之中便传来嘉文帝的声音

“滚进来!”

宫人们连忙将容齐放开。

容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狠狠的瞪了众人一眼,抬脚进入御书房。

刚一进去,他就看到嘉文帝正坐在那,充满威严的看着自己。

他不自觉的浑身一抖,先前的那点趾高气昂的气息瞬间消散。

“父、父皇——”

“容臻在哪儿!?”嘉文帝开门见山的问道。

容齐连忙解释道

“父皇,其实儿臣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您先别生气!但是,儿臣已经知道是谁将容臻藏起来了!只要将那人抓起来,一定能找回容臻!”

他结结巴巴的将这一番话说话,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

还好还好,母后交待的话,他都说了。

嘉文帝向前探出身子,一字一句问道

“是谁?”

容齐抿了抿嘴唇,毫不犹豫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楚流玥!”

楚宁刚刚处理完手中的事情,合上眼睛,揉了揉眉心,脸上显露出一丝疲态,但嘴角却忍不住扬起。

算算时间,今天就是玥儿该回来的日子了。

他今天得早点回去。

“楚宁大人!楚宁大人!不好了!”

一个属下慌慌忙忙的跑了过来,满脸惊慌。

楚宁睁开眼睛,拧眉道

“怎么了?“

“陛下下令搜查您的住处!现在人已经快到您的府上了!”

楚宁霍然起身!

“什么!?”

------题外话------

大家早点睡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