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声音,楚流玥眼底划过一抹冷光。

随即,她将神色敛起,一脸平静的回头看去。

说话的人,正是成函!

院长?您怎么来了?

墨仓长老十分惊讶。

最近成函一直忙着调查杨剑清和恒景绰的事情,已经好几天都没露面了,没想到竟是现在忽然出现。

您刚刚说的’不让走‘,是说...楚流玥?

成函箭步流星而来,脸色严肃:

不错!

墨仓长老愣住,一时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院长不是一直想让楚流玥尽快离开吗?现在她终于要走了,怎么忽然又不让她走了?

院长,您这是——

楚流玥,老夫为何拦你,你心中有数吧?成函在楚流玥身前三步之远的位置站定,脸上神色冷厉。

楚流玥心头一跳。

——难道是惊神诀的事情被发现了?

似乎不应该啊...成函的实力,应该还达不到能觉察到这些的境界才对...

她平静的脸上露出客气的笑容。

成函院长,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成函嘴角掀起一抹冷笑,你自己做了什么,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容靳马上就来了,这些狡辩的话,你还是留着和他说去吧!

容靳?

楚流玥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看来不是因为惊神诀。

不过...这又关容靳什么事?

她的眉心微微蹙起。

在成函看来,楚流玥这表情分明就是做了事情被揭穿的心虚和惶恐。

瞧见成函那难掩幸灾乐祸的眼神,楚流玥忽然想起一件事。

——如果没记错的话,容靳现在应该已经来到星罗国,和司徒星辰联姻了!

正当她想着这些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成函看了过去,脸上浮现一丝期待已久的笑容。

楚流玥回头。

只见那正从大门进来的一人,不是容靳又是谁?

他神色焦急,脚步匆匆,显然是从某处急急赶来的。

二人的眼神有了片刻的对事。

容靳猛然顿住脚步。

这一路上,他都在想着等见到楚流玥要如何质问她,可是此时见到了她本人,脑海之中却忽然一片空白。

在他心底,其实并不愿意和楚流玥这样当面对峙,但是...

楚流玥看到容靳眼底一闪而过的挣扎,眯了眯眼。

随后,她就看到了容靳身后的司徒星辰。

她落后容靳一步,看上去似乎是陪同着一起来的。

当她抬眸看到楚流玥的时候,也忽然吃了一惊,显然没料到会在这里就直接撞见她。

不过她很快就将自己的神色调整了回来。

她若无其事的将目光转移,走到容靳身边,温声道:

殿下,有话可以好好说,千万别气坏了。

楚流玥眉头高高挑起。

司徒星辰和容靳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他们似乎也才见过几次面而已吧?

容靳看了司徒星辰一眼,点点头:

放心。我心中有数。

楚流玥双手抱臂,若有所思。

她不过是进入到藏看了几天书,外面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啊...

成函院长,多谢您帮我拦住她。

容靳双手抱拳,冲着成函行礼。

成函大手一挥:

都是些小事儿,不足挂齿!星辰可是告诉老夫,一定得帮你这个忙,老夫自然不会推辞!

容靳感激的看了司徒星辰一眼。

多谢。

别耽误了殿下的正事儿才好。司徒星辰声音温和。

楚流玥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如果不是她亲眼见到过司徒星辰衣服上的云纹,也见过她面对容修时候的样子,她还真的会以为,司徒星辰对容靳芳心暗许了。

别的不说,演技是真的可以!

容靳听见这一声笑,直觉楚流玥是在嘲讽自己,不由微微变了脸。

楚流玥,你在笑什么?

楚流玥耸肩:

没什么。太子殿下到底有什么事儿找我,尽管说就是,何必动用这么大的阵仗?

容靳顿了顿,沉声问道:

容臻的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

楚流玥眸光微闪:什么?

容靳看她这反应,一时间心中动摇。

她好像真的不知道...

可是司徒星辰明明说见到了楚流玥和容臻在一块。

我问,你之前是不是对容臻做了什么!?

楚流玥心念电转。

这事情她做的很是隐蔽,按理说无人觉察。

但是皇后未必不知道是她。

毕竟之前容臻做的那些事情,皇后八成是知道的。

她将这推测告诉给容靳,似乎也很正常。

只是...

看容靳的样子,怎么好像对这件事情很确定一样?

楚流玥摇头:

太子殿下,我真的不知道你在问什么。四公主现在不是应该在曜辰国皇宫吗?你为何来找我的茬?

容靳终于按捺不住,一步向前,压着声音怒喝:

你别再装了!容臻失踪,一定是你做的!有人看到她失踪之前和你在一起了!

楚流玥眨了眨眼,眸光清澈干净,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迷茫:

四公主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容靳看着她的神色,心中忽然有些犹豫。

难道楚流玥真的不知道?

楚流玥目光微转,饶有兴致的看向一旁的司徒星辰。

她想,她知道容靳为何知道了。

司徒长公主,冒昧问一句,是您告诉太子殿下,曾见到过我和四公主一起的吗?

司徒星辰咬了咬唇,眉心蹙起,看起来楚楚可怜。

我...的确看到了。对不起,我不知道四公主失踪了,只是殿下问起,我才无意说的。我...不是故意的...

楚流玥唇角缓缓勾起。

很好。

这一句话,轻飘飘的将怀疑转变为了确定!

容臻的失踪,的确是和她有关系。

可是,她却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和容臻在一块了。

出帝都之前,她连脸都没有露出来。

司徒星辰在说谎罢了!

楚流玥,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容靳看楚流玥好一忽儿没说话,还以为她是心虚了,便再次开口。

停顿片刻,他又道:

我知道现在容臻还没有死。只要你将她交出来,我保证不会杀你!

楚流玥冷冷淡淡的睨了他一眼。

殿下仅凭她的一面之词,便要将我定罪么?

------题外话------

等会儿还有一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