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心中“咯噔”一下。

事情果然还是败露了!

她心中惶惶,强忍着胸口的疼痛,哀求道

“陛下,臣妾此举并无其他意图,只是、只是为求安稳!这么多年,只有司孟一人——“

“你还敢狡辩!”

嘉文帝怒不可遏,双眼之中似有火焰在疯狂燃烧!

皇后吓了一跳。

嘉文帝从未冲着她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她其实也知道,这件事儿是触及了嘉文帝的底线。

有一个还是十个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司孟的存在,嘉文帝始终都是被蒙在鼓里的。

这相当于是给了嘉文帝,还有整个皇宫的守卫一个响亮的巴掌!

“说!那个逆徒和容臻现在在哪儿!“

皇后哭着摇头

“陛下,臣妾是真的不知道。司孟前几日已经死了,可是臻臻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下落”

嘉文帝死死盯着她,冷笑一声

“死了?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是真的!臣妾和他一直有联系,只是前几天忽然断了,他的确是死了!陛下,臣妾没有骗您啊!”

嘉文帝看皇后这样子,终于信了几分,但心中的怒意,却是没有减少半分。

“他是死是活之后再说,朕现在要知道,容臻在哪儿!”

皇后哭的更加哀伤。

“陛下,其实这几天,臣妾一直也在暗中寻找容臻,但是、但是一直没有任何线索臣妾心里也担心至极,这几天日夜不安”

嘉文帝按捺不住,又踹了她一脚。

“你要是真的不安,你早就该告诉朕!如果不是今天朕自己发现了,你还打算隐瞒到什么时候!?你已经是皇后了,你的儿子也是太子!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皇后跪倒在地上,头发也散了,衣服也脏了,看起来十分狼狈。

闵公公站在嘉文帝身后,看到这一幕也是心惊胆战。

他跟着伺候了陛下这么多年,从未见过陛下对皇后动手,今天可见是气狠了。

他也不敢劝。

皇后隐瞒容臻失踪也就算了,竟然还私自养着暗卫,这不是摆明了和陛下对着干吗?

这事儿一暴露,皇后的宝座都未必能保得住了!

“来人!将皇后带下去!同时,立刻传司烨之进宫!”

他倒是想要问问司烨之,司家是不是想要造反了!

皇后猛然抬头,满脸恐慌。

陛下这是要将她关押起来!?

这怎么能行?

一旦消息传出去,她这个皇后,肯定当不下去了!

“陛下!陛下!求您看在臣妾伺候您多年的份上,暂且放过臣妾这一次吧!还有容靳、容靳!您想要如何惩戒臣妾,臣妾都接受,可是如果星罗国知道了这些,一定会对双方联姻有极大的影响啊!”

后面的话,让嘉文帝心中有了一丝动摇。

不错。

现在容靳正在星罗国,如果顺利的话,他和司徒星辰的婚事,就能定下了。

可如果此时这丑事传开

他目光沉沉的盯着皇后,直看的皇后心中发虚。

“司惠静,你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她肯定是早就算好了这些!故意让容靳成为了她最后的挡箭牌!

他明知她是故意挖了一个坑,却还是得跳下去!

皇后苍白的嘴唇颤抖着,转开了视线,不敢再看嘉文帝,也不敢再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嘉文帝冷声道

“传旨下去,皇后染上重疾,卧床不起,后宫事务暂时交给顾贵妃全权处置!”

皇后心中一沉!

陛下这是要将她软禁,并且剥夺了她所有的权利!

“陛下——”

嘉文帝俯下身,狠狠捏住了皇后的下巴,一字一句道

“朕会派人去找容臻,等容靳的事情办完,容臻的下落水落石出,朕再来收拾你!”

说完,手腕一甩,皇后便猛地栽到了地上。

他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闵公公看了皇后一眼,便匆忙跟了上去。

直到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皇后才松了一口气,忽然从怀中取出一样东西。

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容靳的身上了

联姻的事情,一定得要顺利才行!

星罗国。

为欢迎容靳等人举行的宫宴正在进行。

大殿之中,觥筹交错,许多人正纷纷和容靳敬酒,十分热闹。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星罗国明贞帝司徒崇刚刚同意了容靳对司徒星辰的提亲。

双方正式结成姻亲!

司徒崇对容靳似乎十分满意,甚至直接将大婚的日子定在了一个月之后。

这不由得让众人满心疑惑。

以前也有不少世家子弟求娶司徒星辰,但无论是司徒星辰还是司徒崇,都没有松过口。

本以为是司徒崇不舍得自己这个掌上明珠,没想到,容靳一来,他便直接同意了。

当然,大家也都知道,这联姻事关重大,一定是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如今不过是走一个形式罢了。

可是众人还是想不通,为何偏偏是容靳?

据传,周围曜辰国的太子,最近的名声可不太好。

但更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刚从明月天山回来的宗夜长老,竟也对容靳赞赏有加。

有了他开口,自然更加无人敢反对。

联姻的事情,就此顺利完成。

容靳被众人热情环绕,当真是志得意满,看着那些人看着自己又嫉妒又羡慕的眼神,他觉得前段时间遭受的一切,终于有了一个发泄口。

他带着满脸的笑容,冲着不远处坐着的司徒星辰遥遥敬了一杯酒。

司徒星辰微笑着轻轻点头,端庄温柔。

容靳扬眉吐气

是他的,终究还属于他!

忽然,他神色微变,冲着周围的人笑了笑

“本宫有些头晕,先出去透透气。”

众人以为他要躲酒,哄笑起来,也都没有阻拦。

容靳脚步有些匆忙的离开了大殿。

司徒星辰眸子眯了眯,也跟着站起身来,朝着殿外走去。

容靳走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从怀中拿出一个铃铛。

此时,那铃铛正在震动,声音极其细微。

但容靳的脸色却是更加难看。

他走之前,专门留了这个双生铃,如果容臻的事情暴露,母后就会将其摇动。

这是母后那边出事儿了!?

“殿下。”

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

------题外话------

好困,喝了点咖啡,还真的提神诶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