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张透明的残页上星芒生辉,竟是随着那墙壁之上字迹的明灭而闪烁。

随后,那东西便重新飞到了楚流玥的身前。

楚流玥定睛看去,等看清那上面的东西,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那一张透明的残页之上的内容,竟是和最后一面墙壁上的一模一样!

每一个字符,甚至每一处微光,都分毫不差!

这透明残页的大小,只怕是连那墙壁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可是当楚流玥看的时候,不知为何,竟是觉得那些字符倒映在这透明残页之上,依然清晰可见,甚至显得有些渺小空旷。

那不过是一张透明的残缺书页,但楚流玥却觉得里面似乎蕴含了极大的空间,能够包容一切。

楚流玥伸出手,那透明残页就飞回到了她的手中。

她垂眸仔细看去,看到每一个字符都清晰的出现在那上面!

她张了张嘴,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张透明残页,竟是将那最后一面墙上的天阶武技,完完整整的拓印了下来!

若非是亲眼看到,楚流玥一定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天阶武技是何等强大神圣的存在,竟然就这样被轻松的拓印走了!?

楚流玥闭上了眼睛,深吸口气,而后再次睁眼。

眼前的一切并未消失!

她不由自主的重新看向那一面墙壁,没有任何变化。

下一刻,她掌心微凉,却是那残缺书页重新幻化为一颗水珠,回到了丹田之中。

随后,楚流玥清晰的觉察到,脑海之中仿佛多了什么东西。

是那天阶武技!

尽管她现在还无法参悟,但却实实在在的存在了她的体内!

这...还能这样?

楚流玥忍不住喃喃。

她只知道自己丹田之中的那颗水珠蕴含着极为浩瀚的力量,每每遇到危险的时候,都能救她一命。

但没想到...竟然还能帮她拓印天阶武技!?

不,应该说,天阶武技竟然还能被拓印!?

那不是拓印。那是将其中蕴含的天道的力量强行夺去了。

三目神鹰忽然开口。

楚流玥懵了一瞬:

什么?

三目神鹰缓缓道:

你且再看。

楚流玥再次看向那最后一面墙壁。

这没什么变——

话没说完,楚流玥就忽然发觉了一丝不对劲。

那上面的字符是没有变化,但整体的感觉,好像的确是不同了。

似乎...失去了先前那种难以描述的神圣浩瀚之感,只剩下了一堆乱砌的字符。

而她身前悬浮的那三个银色大字,也逐渐消散,最终彻底无影无踪。

天阶武技之所以不同,就是因为其中蕴含着天道的力量。如今这力量已经被你夺去,留在这里的这些东西,也就彻底成了废物。没有天道力量的指引,其他修行者就算继续看上一百年,也无法参悟。

楚流玥豁然开朗。

原来如此!这么说,那所谓的...天道的力量,就相当于是天阶武技的灵魂?没有了这个,这天阶武技也就相当于是死了?

看来你也没有那么愚钝。

三目神鹰冷冷道。

楚流玥并不在意三目神鹰对自己的冷嘲热讽。

它能够告诉她这些,她心中也是很知趣的。

沉思片刻,她继续问道:那如果我现在离开,将东西带走,会不会被其他人发现这里的异常?

三目神鹰嗤笑,带着毫不掩饰的傲气:

那是自然。在吾之神域,一切都由吾来掌控。就算你离开这里,也不会有人发现这里有什么变化。除非——他是能够参悟天阶武技的强者!

楚流玥心中稍安。

太衍学院之中,应当是没有这等存在的。

她点点头:

那我们现在就走!

...

楚流玥从藏出来的时候,已经快接近中午。

大门外负责看守的二人经过这段时间的煎熬,全都瘦了一圈,看起来十分憔悴。

因此,当他们看到从中走出的楚流玥的身影的时候,都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楚楚楚——

两个人结巴了半天,只知道颤抖着手指着楚流玥。

楚流玥抬眸看了一眼蓝天,轻轻吐出一口气,随后冲着二人说道:

我提前出来了。

二人齐齐一震,都有些不敢相信。

真真的?

原本楚流玥能在里面待一个月的,现在才十天,她就打算结束了?

楚流玥歪了歪头,目光从二人身边摞着的一堆册子上扫过:

这是记录我看过的书的册子?

二人下意识的点头,当看到楚流玥脸上那似笑非笑的神色,才恍然回过神来,羞愧难堪的低下了头。

楚流玥看了多少,他们是最清楚的。

她将整个二楼都扫荡一空,而且三楼四楼也看了不少。

就算她现在离开,看的这些也已经够多了!

如果真的待满一个月,怕不是要将整个藏都端了!

你你...我这就去请墨仓长老!

其中一人慌忙离开。

楚流玥也不介意,就在原地等候。

过去了十天,不知慕青和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

曜辰国帝都,皇宫。

嘉文帝面色阴沉的可怕,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皇后。

朕再问一遍,容臻呢!?

皇后惊慌万分,焦急的解释道:

陛下,您听臣妾解释——

哗!

嘉文帝猛然将旁边桌子上的东西都扫落在地,怒声道:

朕问你!容臻现在在哪儿!?

皇后被吓得一个瑟缩,直接双腿一软,跪倒在地,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

陛下,臣妾臣妾也不知容臻现在何处啊...

嘉文帝气的脸色铁青。

这几日因为星罗国的事情,他一直没有顾得上想容臻,等容靳带人离开之后,他才想起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容臻了。

想着这么重要的日子,容臻都没有出来,嘉文帝觉得她实在是有些不懂事,便亲自过来她的寝宫,打算好好教导一番。

中间皇后几次阻拦,让他越发疑虑,直接命人将寝宫的大门撞开。

结果进来之后,他才发现,容臻竟是并不在此处!

他这才意识到不对,开始逼问皇后。

正在此时,闵公公忽然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凑到嘉文帝的耳边说了什么。

嘉文帝惊怒交加,一脚狠狠踹在皇后的心窝:

司惠静!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豢养暗卫!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