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向前走出一步。

当她的身体进入那一片冻结的空间,一阵微凉的感觉陡然席卷而来。

整个空间像是可以流动的液态一般,楚流玥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在这空间之内行动的时候,所感受到的阻力,就如同在一条静静流淌的溪水之中行走一般。

她屏住呼吸,按捺不住好奇的向上方看去。

那一片黑羽在最中心的位置静静悬浮,好像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其摧动一般。

楚流玥知道,那就是三目神鹰施展神域的关键。

这空间内的一切,都由那一片黑羽控制。

楚流玥心中暗自惊叹神域的神奇。

传闻当修炼者突破九阶武者,便可以跨入更高阶层,同样拥有可以施展神域的力量。

只可惜,这对她而言也只是传闻。

天令皇朝的先祖曾经达到九阶武者以上的等级,但是他突破桎梏之后没过多久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回去过。

皇家的史书传记之中,也没有那之后的内容。

一切都只留给了世人无数疑问。

楚流玥是自那位先祖之后,整个天令皇朝出现的第二位天经原脉,所有人都在暗自期待她能够达到和那位先祖一样的境界,就连她自己也在为此不停的努力修行。

只可惜,她被人背叛,被迫在皇家宗祠之内自焚身亡,再也没有这个机会。

她心中轻叹,将回忆收起,抬脚向上走去。

走过九层台阶,她来到了那玄阵之前。

她伸出手,便触及到了那玄阵上的星芒。

只是此时,在三目神鹰的神域之内,一切都为它掌控,就连这玄阵上的威力,也几乎完全被冻结,无法施展。

她继续向上走去,整个身体都无声的穿过了玄阵。

等她回过身,就看到那玄阵已经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分毫没有被触碰过的痕迹。

不得不说,三目神鹰还真的是有一手...

楚流玥想着,终于踏上了五层楼!

一道有些熟悉的波动,从前方传来!

她抬眸看去!

...

星罗国皇宫。

司徒子越的寝宫。

宗夜长老正在帮他把脉,司徒星辰则是站在一旁,静静等候。

良久,宗夜长老才松开手,微微笑道:

好了,你的内伤基本上已经好了,以后不会影响到你的修炼。

司徒子越紧绷的神色这才放松了一些。

多亏了您。如果不是这几天您的帮忙,我的身体只怕是...

诶——话不能这么说。我记得星辰的师父成函,也是五品天医,就算是我不来,他也一定能帮你看好的。宗夜长老笑着摆摆手。

司徒子越叹了口气,道:

实不相瞒,宗夜长老,并非是我信不过成函院长,只是...我更加相信您。

这番吹捧果然让宗夜长老的表情更好了一些。

旁边的司徒星辰嘴角也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似乎完全不在意司徒子越对自己师傅的轻鄙。

她在明月天山多年,当然了解宗夜长老的性格。

他早些年便进入明月天山修行,一路升至长老,地位尊崇,对成函这等人本就是看不上的。

哈哈!子越,我知道你的心意,不过星辰还在这里,成函毕竟是她的师父,你这么说,可不怕伤了她的心吗?宗夜长老笑呵呵的说道。

其实哥哥说的不错,在星辰眼中,成函师父的确是比不上您啊。

司徒星辰笑容温婉,秀丽的容颜上一片真诚。

宗夜长老拿出一把折扇,在司徒星辰的额头轻轻敲了敲。

几年不见,你这张小嘴,更会哄人喽!

司徒星辰笑道:

您又说笑了。

她看了外面一眼,道:

天色已晚,宗夜长老,不如先让哥哥好好休息一番,星辰陪您回去吧?

宗夜长老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哈哈一笑:

好!那咱们就先走,让子越好好恢复!

司徒子越本打算亲自送一送,被二人拒绝,只好重新躺回了床上。

而另一边,司徒星辰陪着宗夜长老一同离开。

走出了一段距离,到了某处比较偏僻安静的道路,宗夜长老才道:

星辰可是有什么心事?

司徒星辰脸上浮现一丝无奈的苦笑。

这么多年,有什么心思,果然还是逃不过您的法眼。

宗夜长老一手负于身后,声音低沉温和了许多:

你从小跟在我身边长大,我一直将你当做亲生女儿。这几天你一直都在为子越忙前忙后,我看的出来,你有心事儿,并且不是很开心。若是不介意,只管和我说就是。

司徒星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问道:

宗夜长老,您可知道...容修哥哥和人订婚了?

什么!?

宗夜长老猛然站定,一脸震惊的看着司徒星辰。

什么时候的事儿?和谁!?

就在十天之前。和他订婚的那个女子...是楚流玥。

宗夜长老一脸茫然。

那是谁?!

他常年待在明月天山,对外面的事儿了解的并不多。

这次下山,一路直奔这里,这几天一直都在忙着为司徒子越照看身体,所以对于青骄会等事情他也未曾耳闻,自然更不知道这些。

司徒星辰简单的介绍了楚流玥,并且将最近的事情粗略的讲了一遍。

宗夜长老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你是说,那个女子,是他主动求娶的!?这怎么可能!他生性冷淡,在明月天山那么多年,从未和其他女子有过多的往来,怎么刚一回去,就——

宗夜长老一脸心疼的看着司徒星辰。

怪不得这几天你...

司徒星辰爱慕容修,他早就有所感觉的,如今看到她这般哀伤的神色,心道果然如此。

司徒星辰勉强笑了笑,道:您不用担心我,我很好。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可以等到他,没想到...只能说,是有缘无分吧。

宗夜长老看她这样子,心中想了想,道:

不如我去找他师父问上一问,看能不能取消这婚约?

司徒星辰心中一动,却摇摇头。

强扭的瓜不甜,我又何必做这样的恶人呢?而且...明天,曜辰国太子容靳就要来了。

宗夜长老不解道:

好端端的,他忽然来做什么?

司徒星辰垂下眼帘。

联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