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星辰皱起眉。

“是啊!好像还是天麓学院的院长叶老亲自护送而来的,现在应该已经到藏书阁了吧?”

“她不是已经被天令皇朝的使臣选中了吗,怎么还会来这里?”

“这谁知道?但是既然来了,肯定是被允许的吧?你们听说过没,她从小原脉残缺,天生废柴,几个月之前忽然变成了天才!?真不知道那个楚流玥到底是何等人物“

“天才倒是天才,可惜和曜辰国的离王有了婚约。那可是个药罐子”

“听说那位离王可是风姿出众,可能有的人就喜欢呢?哈哈!”

几人的身影逐渐远去,声音也渐渐消失。

司徒星辰在原地静默了许久,甚至站到双脚麻木。

她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无法接受发生的这一切。

无论是青骄会,还是容修和楚流玥的婚约!

她沉思良久,转身重新回到了药山之上。

半山之上,有几座木屋。

其中一座是她专门休息的。

她进入其中,将门锁好,坐在了书桌前。

浓郁的药香充斥在鼻尖。

这味道以前总是让她心神宁静,然而现在却只会让她想起那屈辱的一天。

她静静坐了一会儿,取出了一封信。

这封信来自容靳。

她离开帝都之前,容靳私下派人将这封信送来。

但是当时她的心思都在容修身上,所以并未拆开看。

现在

她盯着那封信看了一会儿,便毫不犹豫的打开。

夕阳的余晖从窗户洒进来,将司徒星辰的影子拖得极长。

虚空之中忽然出现一道波纹。

一道身影从中走出,正是连狞长老。

“长公主。”

低沉沙哑的声音在房间之内响起。

司徒星辰这才恍然回神,将视线从那封信之上移开,并且下意识的将其收起,随后才看向连狞长老。

司徒星辰看到是他,松了口气,但那双眼中,却依然带着未曾褪去的震惊之色。

连狞长老觉察到她有些不对劲,不由问道

“长公主,您怎么了?”

他的眼神从司徒星辰手中的信上扫过,神色微凝。

“这是”

“您之前去调查楚流玥,可打听到了什么?“

司徒星辰打断了连狞长老的话,问道。

连狞长老也没继续深究那封信,只微微俯身

“查到了两件事。”

“第一,七月初十那天,楚纤敏曾经派人去暗杀楚流玥。那几个人将楚流玥带出帝都,想要将她杀死在山林之中。但那一天,楚流玥并未身死,反而还安全无虞的回到了楚家。”

司徒星辰柳眉微蹙。

楚纤敏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她会对楚流玥暗下杀手显然是为了夺得太子妃之位,这也很正常。

“您觉得这件事儿不对劲?”

“当然。殿下,您别忘了,楚流玥当时还是原脉残缺的废柴,而楚纤敏派去的那几个人据老夫调查,是包括一个三阶武者的。“

司徒星辰一脸愕然。

三阶武者虽然算不上强者,但对付一个毫无修行的少女,绝对不在话下!

“楚流玥活着回去了,那那三个人呢?”

“死了。“

连狞长老脸上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

“而且,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那种。因为那三人身份本就寻常,而且楚纤敏生怕暴露,有意将这件事儿压下,所以他们消失不见的事情,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恰恰——楚流玥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回去楚家之后,她从珍宝阁那里买了许多的药材,没过多久,就考上了天麓学院。后来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司徒星辰脑海之中闪过诸多猜想,连忙问道

“那第二件事儿呢?”

“第二件,巧了,也是和那片山林有关。您大概还不知道,曜辰国四公主容臻,失踪了。“

司徒星辰知道容臻,但双方并没有什么来往,所以没什么太深的印象。

“她不是原丹破碎,一直在宫中养伤吗?怎么会忽然失踪了?而且,这件事儿好像并没有什么消息啊?“

虽然她已经回到了太衍学院,但是并未和外界断了联系。

如果容臻真的失踪了,这么重大的事情,按理说一定会传开的。

“因为容臻是自己跑出去的。”

他这段时间都在暗中调查楚流玥,没想到还真是查出了点东西。

“那天楚流玥被一个五阶武者强行从天麓学院带走,我藏匿了气息,一路跟随,最后发现他们去了那片山林。因我并未跟着进去,但没过多久,楚流玥就出来了。再之后,帝都之中就开始有人在偷偷搜寻容臻的下落。“

只要将这些事情串起来,就不难想象当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徒星辰满心震惊,好一会儿才道

“也就是说,楚流玥还杀了容臻?“

连狞长老沉吟片刻

“这倒是未必,不过在她离开之后,我曾经进入那片山林中找寻,并未找到任何踪迹。而皇后那边,现在也还是不敢大张旗鼓。”

司徒星辰眸光闪动,低声喃喃

“这么说来,楚流玥动作还真是足够隐秘只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只怕是想不到,她做的那些事儿,其实已经被人知道了吧呵!”

真是可笑!

她现在名利双收,甚至已经来到了他们学院的藏书阁!

“长公主,您打算怎么办?”连狞长老问道,“容臻那么针对楚流玥,一定另有原因,您看”

“容臻以前受尽宠爱,即便是原丹破碎成了废人,那也还是身份尊贵的四公主。何曾轮得到其他人来决定她的生死?现在曜辰国那边还没有任何消息,可见嘉文帝还不知道这件事。那可是他曾经最宠爱的女儿,如果知道了消息,真不知道他会如何伤心呢”

司徒星辰缓缓说着,脸上带了一丝怜悯,然而眼底却闪烁着冰冷狠毒的光,转瞬即逝。

“您是说——”

“连狞长老,这段时间辛苦您了。接下来的事儿,就交给我吧。”

司徒星辰取出纸笔。

“我会将这些事情,告诉该知道的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