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低沉漠然,却隐隐带着一股令人畏惧的森寒。

慕青和强忍着心脏的剧痛,咬牙说道

“请主上放心,属下一定尽快!”

“你可没有多少时间了。”

青铜镜之中的海水似乎掀起波澜,浓重的血腥气息几乎让人窒息。

“其他人都以为你是去找地经原脉了,但这个理由也不能拖延太久。若是你不能尽快把事情做好,那么以后也就不用回来了,知道吗?“

因为疼痛,慕青和的唇色变得更白。

“属下知道。”

那一片猩红海水逐渐消散,又一道白光笼罩其上。

片刻,那青铜镜才恢复如常。

慕青和这才觉得自己体内的疼痛似乎减轻了。

他闭了闭眼,将青铜镜收起,随后有些颓然的靠在椅子里。

立在窗沿的红妖忽然飞了过来,落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慕青和睁开眼睛看了它一眼。

红妖凑近了一些,在他的脸上蹭了蹭。

慕青和沉默良久,才低声道

“放心,不会很久“

楚流玥回到学院,和叶之庭说了要去太衍学院的打算。

叶之庭虽然很不舍得,但也知道这是个极好的机会,若是放弃实在是可惜。

于是最后,他决定亲自送楚流玥去太衍学院。

要不是因为学院这边还要处理九幽塔的事情,他甚至想直接跟着过去,在那边陪着楚流玥,然后再将她带回来。

楚流玥再三表示,她只在那边待十天,很快就会回来,叶之庭才终于放心了些。

师徒二人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便一同前往。

星罗国,太衍学院。

青骄会结束之后,成函和众位长老就已经带着学生们回来。

因为没能拿下好成绩,所以整个学院的氛围都有些沉重和压抑。

除此之外,由于恒景绰在青骄会上用了血红蛊,所以另外两大学院也分别派了长老来太衍学院一同调查。

所有和恒景绰等有来往的人,都开始被一一调查。

太衍学院以前从未出过这样的事情,这次自然觉得丢人至极,而且人心惶惶。

谁知道恒景绰生前还对什么人下过毒手呢?

就算不是血红蛊,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毒!

总之,整个学院都乱成一团,成函也被搞得焦头烂额。

就连一贯亲自精心养护的药山,都交给了司徒星辰打理。

所谓药山,其实就是太衍学院后山众多山峰中的一座。

只因上面养育了各种珍贵的天地药材,所以才称之为药山。

不过,这药山虽然是在太衍学院之中,但却为成函个人所有,所以别说是学生,便是学院中的长老,一般也没资格能靠近药山。

司徒星辰在药山之上待了两天,发现缺了一些东西,便想着回去拿。

她一路下山,刚刚走到山脚,就看到不远处有几道熟悉的身影。

那是几个少年少女,虽然都穿着院服,但因为这几个人和她的关系一向很好,平常来往比较多,所以司徒星辰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她正打算上前打个招呼,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这两天怎么没瞧见星辰?”其中一个少年说道。

司徒星辰唇瓣微动,还未开口,就听到另一个少女笑道。

“她现在哪儿还有脸出来啊?“

司徒星辰的身体猛然僵住,像是兜头一盆冷水泼下。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后退了两步,将自己的身形隐匿在一棵树后。

“晓云,你这话就说的有些过了吧?星辰又没做错什么事儿,你怎么这么说她?”那少年似乎有些生气。

“呵,我过?现在谁不知道她在青骄会上的天医第一,是靠着楚流玥炼制的丹药赢来的?幸好这次我没去,不然可真是要丢死人了!真不知道她到底还有什么脸面回来学院的?”另一个女子也冷笑着开口,一脸讥讽。

“就是!听他们说,当时楚流玥根本没有碰她,是她自己实力不够,才导致成丹失败的!结果她竟然将问题都推到了楚流玥的身上,谁成想人家真的成丹了!还直接帮她赢了第一!要是我,我可是不敢要这个第一!“

那少年气的脸色有些涨红。

“可是、可是星辰自己的天赋和实力也是极好的啊!你们在这说她,谁又比得上她?”

“我们自然是比不上,所以一直以来什么事儿都听她的啊。但是这次,她丢的可是整个学院的人!我们难道还不能有点不满吗?张凌,我们知道你喜欢她,但是你也不想想,她可曾正眼看过你?”

那少年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司徒星辰的眼光可是高的很,那么多青年才俊求娶,她没有一个看得上的。”

“这下好了,她的名声算是毁了一半,看是不是还有那么多人喜欢她?”

司徒星辰气的浑身颤抖,指甲深深的潜入掌心。

她这段时间受到的屈辱还不够多吗!?

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也在这样议论她!

太衍学院,甚至整个星罗国,只怕无数人都是这么想的!

正在她想着要如何对付这几人的时候,却又听到其中一个少女说道

“对了,听说那个楚流玥今天已经到咱们学院了?”

------题外话------

吃了药好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药物副作用,一早上都在反胃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