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风迟沉吟片刻。

“王妃体内的毒似乎是混合了好几种,而且是不同时间下的。“

牧红鱼惊呼

“怎么会是这样!?”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母妃体内的毒,是多年前的一场意外造成的,万万没想到——

“母妃,他说的可是真的!?”

牧红鱼连忙看向平江王妃。

平江王妃眼底划过一抹苦涩,惨淡一笑。

“不错”

简风迟补充道

“如果没猜错的话,王妃的身体,应该是这两个月才忽然恶化的吧?”

平江王妃点点头。

“那就是了。”

简风迟站起身。

“王妃体内的前几种毒,在她体内埋藏多年,早已经渗入五脏六腑。但因为都不是剧毒,所以之前一直没有引起太过严重的后果。然而近期有人又下了一种毒,将王妃体内所有的毒素都一同引发,这才兵败如山倒,成了如今的境况。“

牧红鱼如遭雷击,呆呆地看向简风迟。

“那、那那现在怎么办?您能将这些毒都清除了吗?“

简风迟剑眉微蹙,似乎有些为难。

“这可是一件难事。毕竟这些毒下的时间不同,种类也不同,想要将其全部清除,不止要清楚这些毒都是什么,而且要避免解毒的时候引发新的问题。一个不小心,就会前功尽弃,甚至”

简风迟顿了顿。

剩下的话就算不说出口,但众人也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牧红鱼有些失神。

难道连天令皇朝的天医也没有办法?

姬昶长叹一声,脸上满是哀痛之色。

“简公子,求您一定要想想办法!王爷和王妃伉俪情深,多年来一直相互扶持,若是王妃”

“那是自然。”

简风迟忽然打断了姬昶的话,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姬昶愣了一下,脸上悲伤万分的神色瞬间僵住。

“您、您的意思是——”

“这毒是很难搞,不过,我没说我解决不了啊。“简风迟笑的更深。

众人这才明白简风迟的意思。

楚流玥在心中暗自唾弃。

果然还是这德行!

不这么说话,好像就不能显示出他厉害似的!

不过,简风迟显然也觉察到姬昶有些不对劲了

“几位尽管放心,王妃这毒,我一定能清理的干干净净,让王妃彻底恢复。”

楚流玥的视线飞快的从姬昶的脸上扫过,而后垂下眼帘。

她刚才看的清楚,听到简风迟说他可以治好平江王妃的时候,他的眼中分明闪过了一丝震惊和惶恐。

震惊倒是不难理解,但是惶恐是怎么回事儿?

能一路护送平江王妃来到帝都,说明平江王对他很是信任。

而且,从牧红鱼对他和乌杉的称呼来看,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是十分亲近的。

没道理知道平江王妃的身体能治好之后,他反而害怕

楚流玥想起刚才自己想要帮平江王妃把脉的时候,姬昶几次三番的拒绝,似乎也是在害怕什么。

或许做贼心虚也说不定

“简公子,你说的是真的?!你当真能治好我母妃?!”

牧红鱼却是并未觉察到任何异常,她满脑子都只有简风迟的那一句话。

简风迟看着几步冲到自己面前的少女,一双杏眼明亮灿烂,心中微动,不由笑意更深。

“自然。我简风迟从来说话算话。”

要是这么点问题他都解决不了,那这么多年,他也真是白混了。

牧红鱼兴奋不已,扑到床边,握着平江王妃的手。

“母妃,您听到了吗?您的病会好的!”

平江王妃此时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力气,只是面色苍白的笑着,看着牧红鱼。

楚流玥道

“红妖,王妃看来是需要休息了,咱们出去说吧。”

牧红鱼连连点头。

“好!那母妃,您先在这好好休息,我晚一些再来看您!”

平江王妃勉力点了点头。

“还是要多谢简公子和慕副将还有流玥”

好不容易说完一句话,她才终于闭上眼睛休息。

楚流玥等人都朝外走去。

牧红鱼刚一起身,就看到平江王妃的手腕上,还搭着一方帕子。

她将那帕子拿起来,冲着已经走到门口的简风迟喊道

“简公子,你的帕子!”

简风迟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一眼。

楚流玥嘴唇动了动,差点就要直接让牧红鱼把那帕子扔掉。

简风迟这人有个毛病。

他是天医,经常要给人把脉,但是他每次给人看诊的时候,都要像这次一样,铺上一方帕子,绝不亲手触碰。

那帕子的料子极其珍贵,但是他只用一次,便会丢弃。

楚流玥从认识他开始,他就是这样了,也不知道是为何。

除此之外,他还有很多不大不小的癖好,而且十分坚持。

哪怕是她曾经贵为天命帝姬的时候,也觉得这男人十分龟毛。

出乎预料的,简风迟盯着牧红鱼看了一眼,竟是没有让她直接将那帕子扔掉,反而笑了起来。

“哦——我还真是差点忘了。“

说着,他朝着牧红鱼走了过去。

楚流玥如同见了鬼一般的看了他一眼。

他这是又抽什么风!?

简风迟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偏头看了这边一眼。

楚流玥立刻垂下了眼睛,继续朝着门外走去。

简风迟眯了眯眼。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楚流玥似乎对他很是嫌弃。

哪怕她的脸上一直带着得体的客气的笑容,他也依然有这种感觉。

而这种感觉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压下心中的想法,伸出手将那帕子从牧红鱼的手中拿过来。

二人的手有一瞬间的触碰。

他却似乎毫无所觉,微微躬身,嘴角含笑,眉眼之间沾染几分风流气韵

“多谢牧小姐。”

牧红鱼灿烂一笑。

“简公子客气!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就是!”

简风迟看着她,微微挑眉。

嗯这个牧红鱼好像也有点单纯的过分了

寻常女子要是被这么碰一下手,就算不动心,也得红个脸,牧红鱼却好像完全没反应

他这才隐隐发觉,她那双杏眼中明亮的光芒,的确只是因为她母妃的身体能痊愈,没有半分是因为他。

这让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这两个女子,怎么一个比一个奇怪?

走到门外的楚流玥冲着牧红鱼招招手

“红鱼!”

------题外话------

为啥间隔这么久呢,因为中间去了趟医院。

身体有点炎症,不严重,么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