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阳光正好,微风穿过木窗,房间之内静谧祥和。

然而楚流玥整个人却像是被冻结在了原地一般,一动不能动。

她体内的血液在这一刻似乎凝固,冰冷的四肢也仿佛随之麻木。

脑海之中,似乎有人用巨大的锤狠狠砸下!沉闷而剧痛!

她拿着那一张纸,轻轻薄薄,却仿佛有千钧重!

她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白,然而那上面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尖刀,狠狠刺穿她的心脏!几乎让她无法呼吸!

上官玥...

上官玥!

这个已经被她深深埋在心底,连午夜梦回都不愿提起的名字,如今却清清楚楚的出现在了一张月宣纸之上!

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极好,甚至骗过了和原身朝夕相处的楚宁。

可没想到,早已经有人知道了这件事情!

对方明确的知道她最大的秘密,然而她甚至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楚流玥眼前一阵晕眩。

她狠狠的咬了一口舌尖,让那尖锐的刺痛使自己清醒。

她快的看向四周,再次确认这里没有其他人之后,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又仔细的看向那一封信。

那张纸上,只有那一句话,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楚流玥将那一句话的字迹,与信封上的字迹进行了比对,现的确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如此铁画银钩,矫若游龙的字迹,她若是见过,一定会记得。

可惜的是,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认识的人里面,并没有人的字迹是这样的。

但对方显然是认识她的,而且地位不低,或者说实力极强。

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拿到月宣纸。

楚流玥盯着那封信,陷入了沉思。

会是谁呢...

她重生以来,一直待在曜辰国帝都。

这里距离天令皇朝万里之遥,她根本没有办法和以前的人有任何联系。

更何况,经历了皇室宗祠之中的非人折磨,她已经对以前的一切都失去了信任。

就连她从未怀疑过的慕青和都叛变了,何况其他人?

重生是她最大的秘密,也是她最大的一张底牌。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一步步的变强,然后回去将那些人都报复回来!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但现在这忽然出现的一封信,却让她陡然意识到,事情正朝着她不可预知的方向展!

“别来无恙...别来无恙...”

楚流玥低声喃喃着,脑海之中闪过无数面孔。

听这语气,似乎和她还比较熟悉...

可是她实在是想不出,对方到底是谁!

正在此时,她忽然觉察到丹田之中似有异动。

屏息凝神,原神内视。

只见丹田之内,那一颗水珠静静悬浮。

而在其正下方,天方药鼎之中,一道黑色火焰幻化而成的三目神鹰幻影,正恶狠狠的盯着天方药鼎之外的...

团子?

两只魔兽隔着透明的天方药鼎相互斗气,从团子身上那好几处被烧焦的毛来看,对峙时间已经挺久了。

楚流玥忍不住扶额。

“你们怎么又打起来了?从九幽塔之中出来还不到两天,你们已经打了五次架了,还没打够吗?”

团子依然一动不动,死死盯着对面的三目神鹰。

虽然三目神鹰是神兽,但现在没有肉身,只剩下一道灵魂寄存在那业火之中,大小和团子倒是也差不多。

三目神鹰猩红的双眼漠然而冰冷。

如果不是被困在这天方圣鼎里面,它这会儿早已经冲出去将面前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杀了千百遍了!

想当年它怎么说也是名镇一方的至尊,如今竟然沦落到和区区一只血貂争斗!

真是毫无脸面!

看着依然剑拔弩张的两只,楚流玥沉吟片刻,看向团子,说道:

“团子,你再打,我可不会帮你出头了。”

团子甩了甩尾巴,愤怒的拽起自己的尾巴。

楚流玥这才看到那上面竟然也被烧焦了一块。

“...你不会因为这个在生气吧?“

团子狠狠点头!

——就是这个!

它这一身漂亮的皮毛都被毁了!它以前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这笔账,它要是不讨回来,还有什么脸面混下去!?

楚流玥看着它愤怒难当理直气壮的样子,一时有些无言。

“这难道不是因为你先主动招惹它的么...“

她虽然没有时刻关注着丹田之中的情况,但是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啊。

团子一噎。

三目神鹰眼中闪过一抹嘲讽。

“区区三品魔兽,等级不高,毛病倒是不少。“

团子顿时炸毛!

楚流玥淡淡的瞥了三目神鹰一眼。

“您倒是神兽,如今不也屈居在此,而且和‘区区三品魔兽’争得你死我活吗?”

三目神鹰怔住,顿觉难堪不已,狠狠挥了一下翅膀。

如果不是被这天方圣鼎困死,它怎么也不会经历这些羞辱!

楚流玥看着这两只终于暂时消停了下来,心中却涌起另一个疑问。

——团子的确只是一只三品血貂,面对三目神鹰,理应尊崇畏惧。

可从现在的情况看,完全不是这样。

团子似乎...对高于自己品级的魔兽,并不像是一般魔兽那样充满敬畏。

在万灵山脉之中的时候,面对黑翼吞天蟒是这样,现在面对三目神鹰也是如此。

可关键是——三目神鹰乃是神兽!

团子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楚流玥看着团子,沉思了好一会儿,忽然说道:

“我记得三品血貂是有机会突破,提升自己的品级的。团子,你呢?”

团子依然委屈巴巴的抱着自己的尾巴,似乎对这个问题并不在意。

楚流玥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问这些似乎也没什么意义。

团子想要跟随她,而且她也能感觉到团子对她的喜欢和依赖。

这样也许就足够了。

至于那些谜团...或许将来自会破解。

楚流玥睁开眼睛,重新看向手中的信。

片刻,她将这信重新收好,放在了乾坤袋之中。

...

司家。书房。

司霆看着司烨之,冷峻的容颜之上,剑眉微蹙,带着显而易见的不赞同。

“您是说,让我去找楚流玥打听容臻的下落?“

司烨之咳嗽一声:

“我知道你不喜欢做这些事情,但...事关重大,也只有交给你,我才放心。”

司霆顿了顿,冷声道:

“我不会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