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金色迅速消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但余墨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他心头震动,连忙垂下了眼睛

“主子,您——“

容修闭上了眼睛。

片刻,再次睁开,已经恢复以往的波澜不惊。

“继续。”

他薄唇轻轻吐出两个字。

余墨将那灰色的瓶子拿起来,将里面的粉末均匀的洒在容修的伤口上。

苦涩的药味飘散开来。

余墨一边为他小心的用新的纱布包扎,一边在心中纠结。

等他完全将容修身上的伤口处理完毕,准备将那几瓶药全部收起,才终于忍不住说道

“主子,您您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去了要不要趁着这次休养回去一趟?“

容修神色平静,没有说话。

余墨知道这是拒绝的意思,只好恭敬退下。

但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想起刚才容修眼中闪过的那一簇金色火焰,忍不住转过身,哀求道

“主子,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如果被流玥小姐知道——”

“慕青和最近两天有什么动作?”容修忽然问道。

余墨仔细想了想,摇头道

“并无。除了天麓学院九幽塔大火的那一天,其他时间他都待在自己的住处,并未出来,也没有见任何人。”

余墨一边说着,一边皱起眉头。

”主子,难道您要一直亲自在这里看着慕青和吗?“

谁知道慕青和要在这里留多久?

可主子的情况,却是容不得拖延的。

容修思忖片刻

“你下去吧,一切照旧。“

“是。“

余墨应了,又有些犹豫。

“那您回去的事儿,要不要现在就先安排好?”

容修摇头

“本王自有分寸。“

“是。”

廖中书没等太久,就看到楚流玥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他有些惊讶的问道

“这么快?”

楚流玥笑道

“嗯。得到一点线索,我先回去想一想,你也回去吧。”

廖中书这才放了心,和楚流玥告辞离开。

楚流玥独自回了自己的住处。

她上到二楼,进入房间,将门窗锁好,才将那封信拿出来。

猛地看上去,这封信和一般的信件没有什么区别。

但上面的半个复杂的玄阵,却让楚流玥明白,这就是对方故意针对她送出的一封信!

她深吸口气。

这玄阵应该是一个五级玄阵,但难度算的上是其中顶尖。

就算是真正的五级玄师,也未必能顺利的填补完剩下的玄阵。

她现在对外界展示出的实力,绝对没有达到这个等级,然而对方却送来了这样一封信。

只有一个解释——对方坚信她可以解开这个玄阵,打开这封信!

楚流玥捏着信封的手微微收紧。

这世上,知道她有这个实力的人,寥寥无几。

那么,如此针对她,并且对她这般了解之人,到底是谁?

楚流玥心中隐隐有种预感——或许,这封信之中,藏着答案!

她屏息凝神,开始专注的研究起那上面的玄阵。

片刻,她从桌案山拿起一支笔,蘸满墨汁,而后在信封上轻轻划下一笔,开始填补那玄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信封之上的玄阵,也逐渐变得完整起来。

因为没有添加任何原力,而只是描绘这玄阵,所以楚流玥勾勒玄阵的过程变得简单了许多。

然而,即便如此,这复杂的玄阵还是让她耗费了不少心神。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她终于将整个玄阵绘制完毕!

当她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信封之上的玄阵忽然明亮了起来!

旋即,便幻化成无数流光,四散而去!

楚流玥等一切都消散了之后,才终于将那信封打开,将手伸到里面,打算将信拿出。

当摸到那信纸的时候,楚流玥的心就猛然一跳!

而后,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又不可置信的将那一封信一把抽出!

那是一张上好的宣纸。

质地绵软,光洁如玉,细腻非常。

然而楚流玥却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因为——

这触感她再熟悉不过!

她的手微微颤抖着,将那封信举起来。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竟是穿透了那封信,在地上留下了婆娑沙影,如月皎洁。

楚流玥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的击中!

这是

这是天令皇朝宫中专用的月宣纸!

其珍贵至极,别说那些宫人,便是普通的妃嫔和不受宠的皇子公主,都没有资格用!

她之所以熟悉,是因为她对其十分偏爱,无论是作书作画,还是其他,用的最多的,就是这月宣纸!

楚流玥心中一瞬间冒出了无数猜测!

这种月宣纸珍贵至极,一直是天令皇朝特供,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拿得到。

能够拿到这月宣纸,并且特地给她送来的

她狠狠地闭了闭眼,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缓缓将那一封信打开。

柔软细腻的纸张上面,只有一行字迹

“上官玥,别来无恙。”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