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楚流玥做的,你该怎么办?司烨之沉声问道。

皇后一噎,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只能不断的低声喃喃。

肯定是她!肯定是!除了她,不会是其他人!

司烨之头疼不已。

静儿,你听我说。容臻失踪,我知道你很着急,我也一样!但是这事儿绝对不能这么做!现在这个时候,一切都得小心,否则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皇后逐渐冷静了下来。

那那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司烨之沉默片刻。

我派人去打听一下楚流玥那边的情况,看有没有什么异常。

皇后眼睛一亮:

行行行!司霆不是也在天麓学院吗?而且听说他们是同窗,那肯定有一些来往。让他去最合适!

司烨之心中却有些反感。

他对司霆十分看重,一直将司霆当做接班人培养。

这种事情说来也不太光彩,按照司霆的性子,肯定是不愿意的。

而且他自己心中也并不太愿意让司霆去做这些。

青骄会之后,司霆积攒了不少经验,最近正潜心修行。这事儿,还是不必让他去了。何况,不过是打探点消息,让司扬去更合适一些。他和楚流玥的关系也更亲近。

皇后却不同意。

司扬?他那跳脱的性子能行吗?大哥,这事儿说来是小,但却是重中之重啊!大哥,你可能不了解楚流玥,她这个人精明的很!司扬去了,八成要被她发现不对!司霆稳重谨慎,还是让他去比较合适!

司烨之沉着脸,没有说话。

皇后小心的看了他一眼,凑近了一些,放软了声音哀求道:

大哥,我知道你一向最疼爱司霆,我也不想因为这些事情麻烦他。但是...这不是没有办法吗?你要是实在不愿意,那...我自己去找人就是。这么多年,也没少麻烦大哥...只希望以后一旦出事儿,千万不要把大哥和司家牵扯进去。

说着,她脸上落下两行清泪。

到底是自己的妹妹,司烨之不是不心疼的。

看到她这般为难的样子,他心里也不好受。

那...大哥,妹妹先告辞了。

皇后说着,擦了擦脸上的泪,作势起身要走。

司烨之无奈摇头:

让司霆去便是!

皇后一脸惊喜和感激的看向他,眼中又涌出泪来。

...多谢大哥!

司烨之叹气,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么多年,你在宫中也不容易,帮了司家不少。咱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点小事儿不算什么。你今天出来的够久了,还是尽快回宫吧。一旦有消息,我会尽快告诉你。

皇后又谢了几句,这才离开。

...

离王府。

容修斜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他伸出一条胳膊,那上面伤痕累累,有些甚至深可见骨,血肉模糊,看起来十分可怖。

余墨半跪在床边,正在小心的帮他换药。

看到自家主子身上的这些伤口,哪怕是见惯了杀戮的他,也依然觉得心惊肉跳。

他将纱布掀开,因为出血和化脓,一大部分的纱布已经和皮肉粘连在一起。

余墨拿过一把尖刀,小心翼翼的将那粘连的部分剪开。

但是伤口的某些部分,还是不可避免的破裂开来。

余墨飞快的抬眸看了自家主子一眼,心中长叹。

按照主子的实力,那九幽塔坍塌,绝对不会对主子造成任何威胁。

之所以会受这么重的伤...很显然是主子自己故意为之。

为了谁,不言而喻。

主子,这伤,您打算养多久?

余墨将纱布拿下,在旁边的几个瓶子里面犹豫不决。

容修淡淡道:

用灰色那瓶就是。

余墨一顿。

主子,这里面的药对您的伤口作用很一般,要不然还是换白色的那一瓶吧?

他不敢求主子用最好的金色那一瓶,只能退而求其次,但是那也比灰色的那个要好得多啊!

容修没有理会他的话,反而问道:

燕青那边如何了?

余墨立刻道:

自您进入九幽塔之后,燕青就立刻去了那边。据他所言,似乎是有一些发现,现在他正在赶回来的路上,今天应该就能回来了。

容修淡淡嗯了一声,看不出喜怒。

房间内再次陷入安静。

余墨犹豫了一下,大着胆子说道:

主子,小的知道您不想好的太快,引人怀疑,但是...您也得为流玥小姐着想不是?她知道这是您为了她才受的伤,肯定心中歉疚。您这伤一天天的不见好,她每每看到,可不是得心疼吗?

容修如羽扇一般的睫毛微微颤动,随后缓缓睁开了眼睛,若有所思的看了余墨一眼。

那双凤眸纯净而深邃,如最灿烂神秘的星夜,仿佛能够看透一切。

忽然,一簇金色的火焰,在他的眼底,一闪而过!

余墨心头一跳。

主子——

------题外话------

这几天总是做噩梦...梦见没有好好更新被骂了...还被揍了...

明天十二点,我要争取不被打!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