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

锋利的匕首险险的从容臻的头顶飞过!而后狠狠的插入她身边的地面!

一缕青丝从她的眼前飘然落下。

容臻的心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

再晚一点,她今天真的会死在这里了!

楚流玥看了一会儿容臻惊魂未定脸色死白的样子,才徐徐问道

“我和容靳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和他有关的任何秘密,也都与我无关。你凭什么认为,能凭借这样一个秘密,换取自己的一条命?”

“能!能!一定能的!我保证,你一定会对这件事情感兴趣的!“

容臻生怕楚流玥后悔,语速极快。

楚流玥饶有兴致的挑眉。

“哦?”

容臻眼底一片惊慌,但对楚流玥说话的时候,却依然是信誓旦旦的样子。

“真的!如果我说了以后,你真的不在意,再杀我也不迟啊!反正现在我的生死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不是吗?“

楚流玥抬了抬下巴。

“说来听听。”

容臻深吸口气,强行将喉咙里涌上的粘稠的血咽了回去。

那味道令她作呕,但此时此刻,她是绝对不敢当真楚流玥的面,做出任何不应该的举动的。

“你可知道,父皇和星罗国陛下想要让司徒星辰和容靳联姻?“

听到司徒星辰的名字,楚流玥眼底划过一抹暗光。

“这消息之前没有半点传闻,你怎么知道的?”

看楚流玥似乎对这件事情有些兴趣,容臻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因为这事情是我无意间从母后那听来的。但是她和容靳都不知道我知道这件事。“

楚流玥了然的点点头。

这么说来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容臻毕竟是皇后的亲生女儿,而且之前一向和容靳来往密切,听到这些也没什么奇怪的。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能娶到司徒星辰,是容靳的福气。”

楚流玥淡声说道。

这话她说的真心实意。

虽然司徒星辰那个人给她的感官不是很好,但是从其他方面来说,司徒星辰的确十分出色。

无论是容貌还是天赋,都是万里挑一。

甚至连她的身份,都比容靳更加尊贵稳固。

容靳虽然一出生就是太子,但是经历了最近这段时间的一系列的波折,他这位置早已经岌岌可危。

嘉文帝对他的耐心估计快要消耗殆尽,而其他的皇子也十分出色,随时都可以取代他。

比如三皇子容玖。

那人一向是容靳的劲敌,尽管他这段时间深居简出,十分沉寂。

但是,楚流玥可不认为一个十几岁就征战沙场,并且立下赫赫战功的男人,会那么容易的认输。

他不过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罢了。

前段时间容靳忽然被软禁,并且被剥夺了不少权利,似乎就和这位三皇子有关。

反观司徒星辰,贵为长公主,不用争夺皇位,但在星罗国却有着极高的威望和地位,甚至连那些皇子都比不上。

二人联姻,对容靳是百利无害。

“不是容靳要求娶司徒星辰。这联姻,是星罗国那边主动提出的!”

容臻加重了语气,一字一句说道。

这倒是真的让楚流玥吃了一惊。

“为何?”

“这就是我要跟你讲的秘密!”

容臻紧张的看着楚流玥。

“这个秘密,你现在想听了吗?如果你想知道,那么你必须发誓,你不会杀我!也不会用其他的手段折磨我!“

楚流玥嘴角微勾。

“你这是在和我谈判?你有这个资格么?“

容臻一噎,而后咬牙说道

“我知道我没有!但是如果你不肯答应,那么不用你动手,我会自己了结!”

楚流玥淡淡的看着她。

“匕首就在你旁边。“

容臻似乎没料到楚流玥会给出这么干脆的回答,不由得呆住。

“你你不想知道这件事的缘由!?这后面可是牵涉一个巨大的秘密!“

楚流玥坦诚的点头

“我当然想知道。不过——我更讨厌别人和我讨价还价,尤其是你这样的。“

说着,她看了一眼天色。

“你真的想要动手的话,最好快一点,现在已经快到傍晚了。我还得回去和我爹爹用晚饭呢。“

容臻一口血堵在了喉咙,脸色涨得通红。

“你!”

她愤怒的将那匕首抽出,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之上。

“楚流玥!我告诉你!你如果不听这个秘密,你一定会后悔的!”

楚流玥恍若未闻

“哦,对了,那匕首虽然锋利,但如果你割裂的位置不对,只怕得用好长时间才能血尽而亡。你现在放的地方就有点低了,往上一点。“

容臻气的眼前一阵发黑。

她本来就受了伤,全身上下没一个地方不痛的,此时再听到楚流玥的这些话,当真快要彻底崩溃了!

她牙关紧咬,双手颤抖,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前几日她和母后对峙的场景。

那刺耳的话语,依然像是尖刀一样,狠狠的刺穿她的心!

容臻眼底闪过一丝绝望。

以前她天赋出众,受尽宠爱,可是一夕之间成了废人,便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不过就因为她不能再帮容靳做些什么了,在母后的眼中,就成了废物!成了眼中钉!

就算她今天死在这,应该也没有人会在意的

想到这,她缓缓闭上了眼睛,眼角划过一滴泪,而后手腕一挥!

噗!

就在那匕首即将划破她的大动脉的时候,一颗石子忽然从楚流玥的手中飞出,打在了容臻的手腕上!

她的手陡然一麻,匕首就偏离了原本的方向,掉落下去。

嗤!

容臻的脖子上被划了一道血痕,但所幸很浅,并不会伤及性命。

她颓然而绝望的看向楚流玥

“你到底想做什么!?”

楚流玥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不得不说,容臻虽然作恶多端,骄纵跋扈,但却比容靳有胆子的多。

如果面临这种境况的是容靳,他连拿匕首的勇气都没有。

从这方面看,容臻还是比容靳出色一点的。

“你说的那个秘密,现在可以讲了。”

容臻一愣,眼中满是怀疑

“真的?你你确定不会杀了我!?”

楚流玥颔首。

“当然。”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