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老一惊!

当初容臻前往狩猎场狩猎那高等魔兽的时候,他并未跟随。

加之容臻当时坠崖的时候,根本没能看清对方的样子,所以众人一直不知道那伤了她的高等魔兽到底长什么样子。

本以为那件事肯定会不了了之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又会遇到!

而且——这魔兽分明和楚流玥关系匪浅!

孟老当机立断,从怀中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银质小筒!

那是曜辰国皇室专用的求救筒!

只要注入原力,便可直接引爆!

楚流玥眯了眯眼睛。

这东西她曾听过,也叫银飞子。

曜辰国皇室之人人手一个,不到关键时候绝对不会动用。

也就是说,一旦这东西引动,就意味着遇到了生命危险。

皇室中人可以根据这东西发出的信号迅速赶来,更重要的是,这银飞子引爆之后,方圆一公里的人身上都会沾染某种特殊味道。

那些人可以根据这些味道,继续追踪。

那样的话,无意会增添许多麻烦。

楚流玥扬手,迅速将匕首甩出!

那匕首的速度极快,顷刻间就打在了孟老的手腕之上!

银飞子应声掉落!

孟老惊慌万分,立刻上前想要将银飞子夺回!

雪雪抬起爪子,狠狠一挥!

几道锐利的流光顷刻飞出!

孟老心头惊骇,当即后退闪避!

一道红影闪过!

下一刻,团子叼着那银飞子,出现在了楚流玥的身前。

楚流玥将那银飞子拿下,轻轻拍了拍团子的脑袋。

“有眼色。”

团子骄傲的甩了甩尾巴,而后冲着容臻和孟老扭了扭屁股,一脸不屑。

孟老的心凉了半截。

一只实力强横的高等魔兽,一个阴险狡诈的楚流玥,还有一只神秘莫测的血貂

他和容臻根本不是对手!

容臻此时也终于意识到了危险,脸色变得更白,嘴角不断的溢出血来。

她勉强抬起头看向楚流玥。

原本充斥着傲慢和放肆的脸上,此时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但眼底深处,还带着一丝怨毒。

“是你是你!这魔兽、这魔兽是你派去的!”

她颤抖着声音控诉道。

“就是你!你早就对我怀恨在心,想要杀我灭口了,是不是!”

楚流玥挑了挑眉。

”你说雪雪就是当初摧毁你原丹的那只魔兽?“

“你装什么无辜!”

容臻此时已经在崩溃边缘,看到楚流玥这似是毫不知情的样子,更是气炸了肺,歇斯底里的尖叫。

“当初,你是故意将狩猎场卖掉,而后暗中发散消息,说那里有高等魔兽出没,引我过去!后来,你又派了这一只魔兽偷袭我,害得我跌下悬崖,原丹破碎,彻底成了废人!你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当初我在宫宴上羞辱了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事实摆在这里,你还想否认吗!“

楚流玥琢磨着容臻的话,眸色微深,随后若有所思的看向身边的雪雪。

雪雪心虚的低下了头,盯着自己的爪子看。

楚流玥淡声问道

“雪雪,当初真是你将她推下悬崖的?”

雪雪一动不动。

“嗯?”楚流玥的声调微微上扬。

雪雪立刻巴巴的看向她。

它也只是奉命行事啊!

楚流玥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确定它没有再撒谎,才满意的挑挑眉。

“承认就行。我不喜欢对我有所欺瞒的小家伙。“

雪雪连忙点头。

一旁的团子忽然身子一僵,悄咪咪的看了楚流玥一眼,确定她这话不是在说自己,眼珠子一转,又移开了视线。

楚流玥嘴角忽然扬起一抹笑。

“干得漂亮。”

雪雪顿时松了口气,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笑的森白的牙齿都龇出来了。

容臻几乎要被气死!

她是真不知道楚流玥现在在做什么!

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分明就是她,她竟然还在这里演戏!

楚流玥看向容臻,一手抱臂,一手把玩着已经飞回的匕首,懒懒说道

“容臻,不管你信不信,你原丹被毁的事情,不是我做的。不过,我现在也懒得和你解释那么多。反正在你眼里,我已经是一个’恶毒的女人‘了,那么我做什么,哪怕是杀了你,也是再正常不过了,不是吗?“

容臻吓得一个哆嗦

“楚流玥!我可是堂堂曜辰国四公主!你敢杀我!?“

“为什么不敢?”

楚流玥打断她的话,环顾四周。

“这里荒无人烟,正是杀人灭迹的好地方。更何况你们是偷偷将我带出来的,除了你们,再没有其他人知道,我现在和你们在一起。就算以后要查,也不会查到我的头上啊。”

容臻唇瓣剧烈的抖动,却说不出话来。

因为她很清楚,楚流玥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她看着楚流玥。

那个女子正站在那里,姿态闲适慵懒,脸上笑意盈盈。

只是,她那双眼睛里闪烁的凛冽光芒,比她手中把玩的匕首上的刀光还要冷!

容臻心头涌上无尽恐惧。

到了这一刻,她才终于清晰的认识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楚流玥是真的可以在这里杀了她!

而且——她绝对能做的出来!

“楚、楚流玥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了我我、我以前有眼无珠,得罪了你,你不要和我计较好不好?!我、我可以跟你道歉!如果你想,你也可以用绳子勒住我的脖子!我来学狗叫给你听,行不行?!求求你!”

容臻吓破了胆,此时为了求生,当真是什么都豁出去了。

楚流玥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本以为容臻只是个被宠坏的骄纵跋扈的公主,但现在看来,她倒是比想象中的更能屈能伸。

但,也不过如此。

楚流玥笑了笑。

“容臻,你不必多费口舌了。此时,如果你是我,你会留我一条性命吗?”

容臻的声音戛然而止。

当然不会!

她和楚流玥之间有着这么大的矛盾,如果她有机会能杀了楚流玥,那么她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楚流玥肯定也是如此!

想到这,她眼中逐渐涌上绝望。

楚流玥扬了扬下巴。

“放心,今天对我而言是个不错的日子,所以我会给你个痛快。”

说着,她将手中的匕首对准容臻的眉心!

嗤!

“等等!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容靳的秘密!”

------题外话------

剩下的章节可能更新比较慢,大家晚上一起看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