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眼前瞬间一片黑暗。

这网兜及其诡异,她被困其中,所有的光都被隔绝在外,什么也看不到。

随后,她便感觉自己被猛地带起。

她刚要开口,耳边就传来一道沙哑的充满威胁的声音:

“想死的快一点的话,尽管呼救就是。“

楚流玥唇瓣动了动,没有开口。

虽然没有看到对方的脸,但是这气息,她似乎有些熟悉...

对了!

这个人就是跟在容臻身边的那个!

之前容臻私下前来找她,对她下手的就是这人!

容臻曾经说过,等青骄会结束,要让她亲自带着她去帝都城外的山林。

没想到她竟是如此迫不及待,连一天的时间都不肯等。

楚流玥取出匕,尝试着割裂网兜。

黑暗之中,只听见一道刺耳的剐蹭之声传来!

楚流玥心中一惊:这网兜之内竟是有着一层防御力量极强的结界!

“哼,不用白费功夫了!依照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从这里出去。”

那怪异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浓重的嘲讽。

楚流玥思忖片刻,最后干脆闭上眼睛,选择安静的待着。

容臻要找她的麻烦,正好,她也想一并将这些事情了结。

...

楚流玥无法看到外面的情况,只能感受到自己似乎被快的带离。

她在心中默默地描绘出他们行进的路线,现果然是朝着帝都外而去。

也不知道这人是用了什么手段,一路之上,无比顺畅,竟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在出城门的时候,楚流玥甚至能听到那些守卫盘问的声音。

但是依然没有人觉察到不对。

她就这样被带出了城外。

出了帝都之后,那人明显放松了一些,度再次提升。

忽然,她肩膀一重。

却是团子忽然出来了。

它蹭了蹭楚流玥的脖子,似乎有些躁动。

楚流玥将它抱入怀中,轻轻安抚。

她可以肯定团子可以将这网兜咬破,不过...她现在并没有这个打算。

团子似乎觉察到了她的心思,立刻乖乖的窝在她怀中。

...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那人终于停了下来。

楚流玥立刻拍了拍团子的屁.股,让它回去,随后屏息以待。

哗!

网兜被骤然扯开!

刺眼的光瞬间照耀下来!

楚流玥下意识的眯起眼睛,以适应这光线的变化。

“楚流玥。”

一道高高在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楚流玥回头看去。

正是容臻。

”这里,你可熟悉?“

容臻双手抱臂,冷冷问道。

楚流玥环顾四周。

四面八方,郁郁葱葱。

这里的确是帝都外的山林。

她沉吟片刻,似是在回想,随后才轻轻点头:

“是有些熟悉...当初我就是在这里,差点被楚纤敏派来的人杀掉...“

“这里?”

容臻的眼神猛然一变。

“你地图上画的地方,可不是这!”

楚流玥苦笑道:

“是。但那是后来我逃跑去的地方。那时候他们将我打昏,然后把我带到了这里,打算杀了我。正好那时候我醒了,才逃过一劫。”

容臻将信将疑的看着楚流玥:

“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招!”

在青骄会之上,楚流玥表现十分出色,而且表现出了乎众人预料的实力。

这不得不让她心生警惕。

楚流玥耸了耸肩。

“这里荒无人烟,我知道我不是你们的对手,所以,我会好好配合的。只要你们最后能放过我,其他的事情都好说。”

容臻嗤笑:

“你倒是识时务!”

楚流玥没说话,微微垂下了眼睛。

“现在带我去!”

容臻冲着站在楚流玥身后的孟老使了个眼色。

“孟老,千万得看紧她!”

“四公主放心。”

伴随着这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楚流玥忽然感觉到一道冷风从身后袭来!

她眸光微动,立刻警惕了起来!

但只是一瞬,她便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假装什么都没有意识到的站在那儿。

唰!

一条拇指粗的绳索,紧紧缠绕住了她的脖子!

绳子的另一头,则是被孟老抓在手中!

楚流玥眼底闪过一抹厉色!

这等屈辱,她还从未受过!

“老实点儿!”

容臻喊道。

“不然,这绳子随时都能要了你的命!”

楚流玥将心中的怒意压下,轻轻点头。

“我知道。”

“你在前面带路!”

楚流玥深吸口气,向前迈出一步。

刚一走动,脖子上的绳索,便跟着动了起来。

孟老和容臻都跟在后面。

楚流玥好不容易才劝阻团子不要出来,继续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容臻看着这场景,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这一幕要是给帝都的那些人看见,肯定要惊掉下巴了!声名赫赫的楚流玥,竟然也有这般卑躬屈膝的模样!哈哈!“

容臻心中很是得意。

青骄会第一又如何?

地经原脉又如何?

在她面前,还不是像狗一样!?

“听说今天太子和离王为了抢你,还在父皇面前争起来了。呵,要是他们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不知道得有多后悔呢!楚流玥,你也真是有本事,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就差点让父皇废了太子...“

楚流玥脸上没什么表情。

“我和太子之间早已一刀两断,今天的事情,我也没有料到。如果四公主还在为此生气的话——“

“生气?本公主生什么气?太子无能,能怪的了别人么?“

容臻无不讥讽的说道。

楚流玥一顿。

奇怪了...

容臻和容靳都是皇后所生,而且一向关系很好,怎么现在忽然成了这样?

听着她的语气,似乎巴不得容靳被废...

“等本公主的原丹恢复了...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她要让母后知道,容靳根本是扶不起的阿斗!

她比他优秀的多!

楚流玥听着她这话,心中基本可以确定容臻的确是和容靳闹矛盾了。

只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正在她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脖子上的绳索被猛然拉紧!

她呼吸一窒,差点被拽倒。

匆忙回头去看,却瞧见容臻正开怀大笑:

“哈哈哈!真有意思!孟老,你说本公主怎么以前就没想出这样的玩儿法呢?楚流玥,不如这样,你学两声狗叫,以前的事情,本公主就一笔勾销了,如何!?“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