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和楚宁随着容修一同回了离王府。

离王府的人似乎已经接到消息,对楚宁父女二人的态度都格外殷勤热切,俨然一副欢迎自家人的样子。

这倒是让楚宁有些不太习惯。

在离王府之中小坐片刻,楚宁想让容修好好休息,便带着楚流玥离开了。

容修派了马车送二人回去。

楚宁一开始不愿意如此麻烦,但后来实在实在是犟不过,只好答应。

父女二人上了马车,便各自坐在一边。

二人无声相对。

楚宁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楚流玥,欲言又止,似乎在斟酌着怎么开口。

“爹爹有什么话尽管说吧。“楚流玥轻声道。

楚宁踌躇片刻,才道

“你和离王之间是不是早就有了什么?“

楚流玥笑起来

“您是指的什么?”

楚宁顿了顿

“就是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对你有意”

“是。”

对于这一点,楚流玥倒是没打算隐瞒。

“如您所想,我和离王的确是早先就已互生情愫。所以这才有了今天的赐婚。”

尽管已经想到,但是亲耳听到,楚宁心中还是难免有些意外。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难道——当初他救你——“

“离王救我在先,当时我们二人并不相识。”

楚宁这才松了一口气。

也就是说,二人是离王归来之后,才逐渐有了来往。

这样的话,他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的。

”你是真心喜欢离王?“

楚宁盯着楚流玥的眼睛问道,神色认真。

楚流玥轻轻颔首。

楚宁愣怔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

“那就好那就好”

他的神色有些复杂,像是心酸,又像是欢喜。

玥儿的性格他很是了解,如果不是真的对离王有意,那么今天的赐婚,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离王人很好。“

起码比起太子容靳,真不知道是强了多少。

以前玥儿眼光不好,喜欢容靳多年,而且为此受尽屈辱和委屈。

但现在不同了。

他看的出来,离王对玥儿十分看重,甚至可以说视若珍宝。

他也总算可以放心了。

“只是离王的身体玥儿,你帮离王把过脉吗?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忙调理一番?”

离王的病逝娘胎里带的,从小不知请了多少天医,但一直没什么好转。

否则也不会将他送到明月天山养病多年,连帝都都没怎么回来过了。

楚流玥看着楚宁一脸担心的样子,心中又是温暖又是好笑。

“爹爹您放心,我会尽力的。不管以后离王的身体如何,我都会一直好好照顾他的。“

楚宁叹了口气,点点头。

“那就好。”

曾经他希望玥儿能嫁一个平凡健康的人,安稳度过一生。

但是玥儿已经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以后绝对不可能如寻常人一般简单平凡。

“若是你娘亲还在,一定也很高兴”

楚宁眼中划过一抹深深的怀念。

楚流玥心中一酸。

这么多年,楚宁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娘,辛苦将楚流玥带大,其中心酸不足为外人道。

她往前探了一些,握住楚宁的手。

父女二人就这样静默无言的对坐许久,气氛却是难得的温暖和谐。

啪!

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在房间内响起。

皇后目光森寒的看着站在身前的容靳。

“你今天真是疯了!”

容靳低着头,不发一言。

“本宫早就说过,不要去打楚流玥的主意!你全都当做耳旁风了吗!?先前看你躺在病床上,以为你不过是烧糊涂了,胡言乱语。没想到今天你竟然还敢跑过去,公然和容修抢楚流玥!”

皇后的手指几乎戳在容靳的脑门。

“今天你父皇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你这太子之位,真是坐的不耐烦了!”

容靳擦去嘴角的血迹,心里也像是有一团火焰一拱一拱的,终于忍不住反驳

“她本来就是我的!为什么我——”

“你早就已经和她解除婚约了!”

皇后猛然抬高了声音,眼神锐利如刀子,从容靳身上狠狠刮过。

“你可别忘了,当初还是你主动提出的!当时你怎么说的?你说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和楚流玥取消婚约,断绝关系!现在好了,才过去几个月,你就像是魔怔了一样!你让别人怎么看你这个太子!你可知道本宫当年花了多大的功夫,才将你推到了太子的位置上!“

皇后的声音已经有些歇斯底里。

容靳抬眼看了一眼,看到她容色扭曲,眼中竟是带着深深的怨怼。

他心中一惊,这才发现皇后今天的情绪似乎格外激动。

他深吸口气,声音低了下来,依然有些不甘。

“可是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容修?!那个废物有什么地方能比得上我!?看他那样子,多走两步路,怕是都要站不住了!“

一想到楚流玥居然被赐婚给了这样的人,他心里就一阵厌恶!

皇后脸色阴沉,忽然冷笑。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容修亲自开口求你父皇,你父皇怎么可能不答应!你是样样都比他好,但谁让他有一个狐媚的娘!“

都死了这么多年了,还是阴魂不散!

当初她抢不过那个女人,现在她儿子也抢不过那个女人的儿子!

她心中难道就不恨!?

容靳这才明白过来,皇后这是想起了当年的人和事儿,才会如此。

皇后似乎也觉察到自己有些失态,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字一句道

“总之,今天能保住你这位置,实属不易。你父皇能容忍你一次两次,却绝对不会有第三次!”

容靳抿了抿唇

“儿臣知错。“

“知错有什么用?你得想办法弥补才行!“

容靳眼睛一亮

“母后可是有什么办法?“

皇后死死地盯着他

“办法自然是有。不过,你先发誓从今以后,再不提楚流玥,彻底绝了这个念头!”

容靳神色一震。

“可是母后,她是儿臣唯一喜——”

皇后警告的看着他。

容靳剩下的话不自觉的咽了下去。

过了许久,他的拳头几乎捏碎,才终于道

“是。“

皇后松了口气,神色也缓和了一些,端起一旁的茶杯。

“你现在唯一能稳住太子之位的办法,就是和司徒星辰联姻。”

------题外话------

在车上,持续更新中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