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之庭一惊:

“怎么回事?!”

卫昀长老匆忙赶来,神色焦急:

“刚才我们在九幽塔之下仔细查探了一番,没有发现关于那凶兽的任何气息。一开始我们都以为这是因为九幽塔坍塌,所以它暂时安静了下来。但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动静。我们这才发现,那下面的天源福洞之中,似乎根本就没有那凶兽了!“

楚流玥眸光微闪。

叶之庭连忙朝着那一片废墟走了过去:

“这怎么可能?它若是逃走,银杵一定会有动静才对!”

虽封天阵破裂了,但那银杵有着极大的作用,可以觉察到关于九幽塔之中发生的任何事情。

可刚才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卫昀长老心中也很是紧张,擦了擦额头的汗:

“这个...这个我们查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

叶之庭此时已经走到了倾塌的九幽塔之旁。

他闭上眼睛,原力汹涌而出!瞬间将其覆盖!

片刻,他睁开眼睛,眉头紧皱。

“那畜生竟然真的不在了...”

孙仲言茫然问道:

“师叔,您说那凶兽不在了,是...什么意思?”

是那凶兽跑了,还是已经死了!?

叶之庭沉默了好一会儿,回头看向楚流玥和容修。

“你们两个当时在九幽塔之中,可曾发现什么异常?“

楚流玥眉心微跳。

容修已经率先开口:

“并未。当时我们二人都在第六层,九幽塔忽然就坍塌了,好不容易才出来。“

楚流玥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

容修似乎一直在强调第六层,这是为何?

“你们可曾有人上到更上面一层?”叶之庭又问道。

楚流玥福至心灵,和容修齐齐摇头。

叶之庭叹了口气。

“也是老头子糊涂了,你们两个怎么能进入到那里...”

楚流玥心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疑惑。

叶老似乎是知道第七层有什么的,甚至,他极有可能清楚那凶兽就镇压在第七层!

他是天麓学院的院长,知道这些也很正常。

但是...容修是怎么回事?

当时他就在第七层的屏障之外,他也是亲眼看到她从第七层出来的。

可他似乎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一点。

显然,他很清楚第七层不同寻常。

难道...容修也知道第七层的秘密?

无论是那三目神鹰,还是...天方圣鼎?

”奇怪...那凶兽怎么会忽然消失了...“

叶之庭缓缓摇着手中的蒲扇,百思不得其解。

孙仲言忽然道:

“对了,刚才那青雀曾经进去过九幽塔,或许能从它身上得到一些线索?“

叶之庭眼睛一亮!连忙朝着慕青和走了过去。

自始至终,慕青和对这件事情都是冷眼旁观,但叶之庭心中并不介意。

身为天令皇朝的使臣,慕青和当然没有理由掺和到这里面。

但他实力强横,而且一直在旁边看着,说不定知道些什么消息。

叶之庭走过去的时候,红妖正蹲在慕青和的肩膀之上,闲散无比的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慕副将,老夫有几个问题,不知能否请教您的魔兽?”

慕青和看了红妖一眼。

红妖这才停了下来,上下打量了叶之庭一圈。

叶之庭咳嗽一声:

“不知...你身上这伤,是不是那凶兽造成的?”

红妖眼睛一瞪!而后气咻咻的转开了脑袋!

不就是受了一点轻伤吗?现在基本上都痊愈了好不好!怎么偏偏要提到这个!?

慕青和面无表情:

“没错。”

叶之庭又问:

“那...你可知道它发生了什么?”

红妖疯狂摇头。

叶之庭却有些不太相信。

“当真?那...起码它是生是死,总是知道的吧?”

这青雀乃是高级魔兽,尊贵骄傲,一朝受伤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善罢甘休?

红妖依旧摇头,最后干脆将脑袋埋在了翅膀下,不肯再说。

看它这样子,叶之庭也知道继续问下去,应该还是没什么结果,只好放弃。

“多谢慕副将。这件事情看来还要再从别的方面仔细查探一番了。”

慕青和忽然道:

“那九幽塔本就是为了镇压那凶兽而铸就的吧?”

叶之庭一愣,而后点点头。

“那凶兽如今已经销声匿迹,九幽塔坍塌,也就没什么要紧的了。你们还担心什么?最要紧的是,那下面的天源福洞还在,不是吗?”

慕青和的声音依旧冷淡。

叶之庭有些头疼:

“慕副将这话说的也不错,只是...”

只是,自从天麓学院存在,就已经有了九幽塔。

如今一朝被毁,他这个当院长的,心中到底有些不放心。

那凶兽可是...

叶之庭心中闪过诸多想法,但最终也只能一声长叹。

“事已至此,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说着,他回头看向卫昀长老等人。

“用玄阵先将这里封锁起来,并尽快把这里清理干净。“

众人连忙应是。

孙仲言犹豫片刻,还是有些担忧的问道:

“师叔,那之后又该如何?没有了九幽塔,下面天源福洞中的力量对大多数学生而言,还是有些难以承受的...”

“这个不用担心。等过段时间,再在这里建造一座九层塔就是。“

这新建的九层塔肯定没有以前的九幽塔强大,但起码能够给学生们提供一定的空间修行。

那凶兽既然已经不在,那么也无需太过担心了。

众人面面相觑,发现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只好应了。

随后,孙仲言便迅速让学生们各自离开,只留下了长老和老师们共同处理那一片废墟。

慕青和也不愿再留,转身离开。

只是从楚流玥身边经过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你的能力,似乎比我想象中的更强。“

楚流玥神色从容:

”慕副将谬赞。“

“是不是谬赞,你心中有数。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靠着原器,上到那第六层的。”

慕青和的眼神带着浓重的审视意味。

楚流玥笑了笑:

“其实这都是团子的功劳,流玥不过是二阶武者,实在是不够看的。”

青骄会和恒景绰的那一场对决,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有着一只不同寻常的血貂。

慕青和的眼神从楚流玥肩膀上的团子身上闪过,忽然道:

“你这魔兽身上的气息,我似乎在哪里见过。”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