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

皇后听见“废太子”几个字,顿时手脚冰凉,下意识的惊呼出声。

“陛下息怒!太子只是一时冲动!您千万——“

“一时冲动?!朕看他分明是仗着自己是太子,就以为所有的事情都要听他的了!“

嘉文帝怒不可遏。

”他根本不配当太子!”

容靳对帝位渴望至极,他早就知道。

以前他对老三暗下杀手,如今更是要和老七抢王妃!

这龙椅还没有轮到他坐呢,他就如此嚣张!

他日一旦掌权,更不知道要成什么样子了!

皇后双腿一软,几乎瘫倒在地。

嘉文帝这一句话,几乎相当于判了容靳死刑!

一旦真的被废掉,那以后就绝不可能东山再起了!

“陛下!都是臣妾不对,是臣妾没有教导好太子!请您放过他这一次吧!”

皇后跪了下来,苦苦哀求。

容靳也懵了。

”父、父皇?“

他不过就是想要娶楚流玥为太子妃罢了,又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何父皇竟是如此震怒?甚至要废了他的太子之位!?

啪!

一道响亮至极的耳光声骤然传来。

却是皇后狠狠给了容靳一巴掌,怒喝道

”还不快向你父皇认错!“

容靳的脸被打向一旁,脸颊迅速的红肿起来,嘴角甚至有一丝血迹渗出。

可见皇后这一巴掌打的有多用力。

“愣着干什么?!”

皇后心中焦急万分,脸色青白交加,眼中甚至急出了眼泪。

此时此刻,她恨不得上前将容靳打醒!

他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陛下已经开了金口,如果不尽快阻拦,那么废太子就是板上钉钉!

到时候,再想挽回就不可能了!

容靳一向聪明,怎么偏偏今天变得如此愚蠢!

不,应该说,自从他和楚流玥有了交集,就逐渐变成了这样!

这一切,都是楚流玥闹出来的!

如果没有她——

容靳被打的头晕眼花,但总算在皇后的训斥声中清醒了几分。

他跪着向前行了两步

“父皇息怒!儿臣知错了!”

嘉文帝冷笑

“现在知错了?你刚才不是很有太子威风吗!?”

其实,之前容靳派人刺杀容玖的事情,他虽然生气,但并没有真的动废掉容修的念头。

皇室中人,本就薄情。

尤其是帝王。

如果容靳足够心狠手辣,倒也不是全无好处。

可是,今天的事情,却让他失望之极。

容靳居然为了一个女子,当众做出这种事情来!

这样的人,实在是难当大任!

容靳慌张不已,这才发觉事情似乎已经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父皇,儿臣、儿臣没有啊!”

嘉文帝却是懒得听他辩解,沉声唤道

“来人!传旨——“

“陛下且慢!”

皇后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急忙说道

“陛下,您忘了之前星罗国陛下的邀约吗?之前您已经答应派容靳前去了,而且如今只剩下不到二十天的时间,您如果现在废除容靳的太子之位,那么这件事情又要如何处置呢?“

嘉文帝一顿,眉心紧锁。

他倒是差点忘了这件事情。

其实这份邀约并不是最主要的,关键在于,星罗国那边是想要让容靳和司徒星辰联姻的。

如果现在容靳被废,那么的确会多很多麻烦。

他现在还不能确定,对方看重的到底是容靳的太子之位,还是他本身。

嘉文帝陷入两难境地,一时沉默了下来。

而不远处的司徒星辰听到这话,却是忽然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

父皇和嘉文帝什么时候约定了这件事情,她怎么不知道?

而且,她更加不知道容靳要去!

曜辰国和星罗国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怎么忽然间有了这么密切的来往?

而且她身为长公主,竟是分毫不知情!

正当司徒星辰满心疑惑的时候,忽然心头一亮!

等等!

难道是因为之前连狞长老所说父皇有意让她和容靳联姻?

她现在都不知道父皇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而且似乎十分坚持。

司徒星辰的脸色有些难看。

对于容靳,她是半点都看不上的!

如果这能让父皇打消联姻的念头,她倒是很希望发生。

然而,嘉文帝似乎十分犹豫。

皇后看事情似乎有了转机,立刻推进一步

“陛下,容靳今天犯下大错,您怎么惩罚他都可以。但是太子之事,事关社稷,您千万要三思啊!”

嘉文帝神色有些松动。

他倒不是因为对容靳还抱有希望,而是他的确要考虑到星罗国那边。

皇后连忙冲着旁边几位匆忙赶来的大臣使眼色。

那几人本就是太子党,此时自然不遗余力的为容靳争取。

“陛下!皇后娘娘说的有理啊!太子殿下一时糊涂,却罪不至死。您宽宏大量,便给他一次机会吧!”

“太子这么多年一直十分出色,也曾日夜操劳,只为为您分担一二。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陛下,若是真的因此废了太子之位,那离王殿下和楚小姐以后,又将如何自处呢?”

楚流玥眉头微挑。

这话说的她就不爱听了。

容靳自己作死,和她与容修有什么关系?

她还没说自己因为容靳今天一系列的言行举止而恶心呢!

容修神色是一贯的从容。

他淡淡一笑,道

“几位大人说的不无道理。父皇,儿臣只是想求您赐婚,并不想闹到这般地步。如果今日您真的不肯原谅皇兄,那就是儿臣的罪过了。”

嘉文帝长叹一声。

“容修,你一向懂事。”

若非是他身体不好,这太子的位置,早就是他的了,哪儿还有容靳的份儿?

可惜——

嘉文帝充满遗憾的神色,又在皇后和容靳的心中刺了一刀。

但此时,他们无论如何也是不敢表现出半点不满的。

僵持片刻,嘉文帝终于看向楚流玥

“流玥,你怎么看?”

楚流玥屈膝行礼

“陛下圣明。自从太子与我解除婚约之后,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来往。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今天为何忽然如此。反倒是离王殿下,屡次出手相助,流玥心中,感激不尽。所以流玥愿照顾离王,一生一世,永不背弃。“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