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从未见过这个男人跪下过。

在外人眼中,他是孱弱的离王殿下,温润谦和,与世无争。

但她却知道,他实力强横,杀伐果断,是无上尊贵的强者!

这样的男人,从来不会向谁低头。

可现在,为了她,他却如此干脆的跪下。

只为求一个名正言顺的婚约。

楚流玥觉得心中像是有什么溢出来,让她整个人都手脚麻,目眩神迷。

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唯有那一个人的身影,越清晰。

他身着白衣,满身血迹。

那些可怖的伤口,横亘其上,触目惊心。

但他肩背挺直,似乎永远都可以为她遮风避雨。

他毫不犹豫的在自己身上留下那么多的伤口,却不舍得她身上多沾染一点的血迹。

他说。

倾慕她,为真。

他说。

执一人之手,共一人白头。

他说...

楚流玥眼眶微红,心底似有什么坚固的东西悄然碎裂。

她忽然想到,如果上辈子她没有经历那痛彻心扉的背叛,如果她没有重生,那么她一辈子可能都无法遇到容修。

如果容修是上天给她的补偿,那么她终于愿意接受过去经历的一切苦痛。

有的伤疤永远不会消退,一旦看到便会想起当时所承受的所有。

可是,现在终于有人能够给与她更多的欢喜,将那些缺憾一一填补,并且给她平安喜乐的未来。

这大概是她最大的运气。

...

容修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嘉文帝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你说什么!?你——你想要让朕赐婚你和流玥?“

容修轻轻颔,神色平静而坚定。

这显然不是一时冲动。

嘉文帝张了张嘴,目光复杂的在二人身上来回扫视。

容修竟对楚流玥有意...

虽然意外,但仔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论容貌,楚流玥绝对算得上是倾国倾城。

论实力,楚流玥刚刚拿下了青骄会的两个第一,是毫无争议的顶级天才。

论家世,楚流玥父女二人虽然和楚家彻底闹翻了,但如今楚宁是禁卫军的总统领,而且楚流玥还是叶之庭唯一的亲传底子!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楚流玥都是绝对配得上容修的。

更何况,这次还是容修主动开口。

这么多年,容修从未开口求过任何事情,唯独这一次!还是为了求一个婚约!

嘉文帝忽然想起之前让容修挑选王妃,他以各种理由拒绝。

当时没觉得,现在想来...或许那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

他竟是一直没有看出来...

但是,震惊之后,嘉文帝心念电转,却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容修本就该娶妻了,楚流玥这般出色,而且为了救他,可以不顾危险,的确是最佳人选。

他神色微动。

...

容修这突如其来的求婚约,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人群之中,不少女子露出失望遗憾之色。

“没想到离王殿下喜欢的女子竟然是楚流玥...”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楚流玥方方面面都很出色啊!以前因为她得罪了楚家和太子,让很多人避之不及,但青骄会之后,情况早就变了!我听说好几个世家公子都想要上门求娶呢!但既然现在离王殿下已经亲自开口,那其他人肯定是没机会了...“

“呵,其实离王除了风姿出众了些,其他方面也不怎么样。实力为尊,他这样一个病秧子,也没什么好稀罕的!”

“反正陛下厚爱离王,病秧子又如何?我看有些人啊,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

“别胡说!”

...

站在偏僻角落的司徒星辰手脚冰凉,怔怔的看着远处的那一幕。

四周各种议论声滔滔不绝的传入耳中,像是一把把的匕刺入她的心脏。

她分明没有受伤,可却莫名觉得浑身疼痛。

先前看到容修受了那么重的伤,她还满心担忧,想着等会儿上前慰问几句。

可现在,她的双腿却像是灌了铅,沉重无比。

容修刚才说的那些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他竟然说,他倾慕楚流玥!

他甚至还主动恳求赐婚!

她认识容修那么多年,从没有听他说过一句“求”字。

如今,为了一个楚流玥,他竟是甘愿如此!

那个狡猾阴险的楚流玥,到底有什么好?!

司徒星辰的手紧握成拳,狠狠的闭上了眼睛。

...

楚宁悄然走到了楚流玥的身边,冲她投去了一个充满疑问的眼神。

——离王殿下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何忽然求陛下赐婚!?

他说倾慕玥儿,到底是真是假?而玥儿又是否喜欢离王?

楚宁的视线从二人的身上扫过,觉得自己这个问题简直是白问了。

如果他们两人之间真的无意,那又怎么会一同从九幽塔之中出来?!

他竟是一点都没有觉察到!

...

嘉文帝看着容修,心中闪过诸多想法,最后,只剩下了容修的最后一句话。

他一字一句问道:

“你认定了她吗?“

容修颔。

“恳请父皇成全。”

嘉文帝又看向楚流玥:

“流玥,你呢?”

楚流玥深吸口气。

“流玥之幸。”

嘉文帝沉默片刻,终于笑道:

“哈哈哈!好!既然如此,那就——“

正在此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等一等!这门赐婚,我不同意!“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