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四周安静了一瞬。

连孙仲言等人,都忍不住看向容修。

这其实也是他们最好奇的一点。

当时的情况下,连卫昀都被阻拦在外,可容修却是顺利的闯了进去,并且一路顺利上到了第六层!

要知道,即便是孙仲言等人,最高也不过是到第五层罢了!

皇后紧盯着容修,心中闪过诸多猜测。

自从容修回来,一直深居简出,除了养病,似乎极少掺和其他的事情。

看上去似乎无欲无求,温润从容。

但她心里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具体也说不出是哪里的问题,只是心中一直有种直觉:容修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简单无害!

如果他真的只是一个病弱的药罐子,那么又是如何进入到了九幽塔,又是怎么上到了第六层!?

无数眼神落在容修的身上,带着浓重的审视意味。

容修神色淡定,微微一笑。

只是那笑意,却并未蔓延到眼角。

“本王之所以能够上到第六层...是因为,本王的母妃当年曾经上去过。”

嘉文帝神色一震:

“你说什么!?”

容修从怀中取出一样东西。

那是一块巴掌大的环形翡翠玉佩。

它通体呈现翠绿之色,像是初春发芽的树叶一般,通透干净。

而在那玉佩之上,雕刻着什么图案。

楚流玥余光看了一眼,发现那上面似乎是...桃花的纹路?

这显然是用一块上好的翡翠雕刻而成的玉佩,但是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然而,当嘉文帝看到那玉佩的时候,却是猛然变了神色!

他快步上前,似乎想要仔细的看一眼那玉佩,但是手伸到一半,却又忽然停了下来。

楚流玥从来没有在嘉文帝的脸上,看到过那种神色。

复杂,纠结,思念,后悔...

眼尾一扫,站在嘉文帝身后的皇后,却是脸色煞白,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她心念一动,已经大概猜到了那玉佩的来历。

“你...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玉佩?”

嘉文帝颤声问道。

“第六层。”

容修淡淡道。

“看到九幽塔失火,儿臣想起这东西还在第六层放着,心中担心,所以,才不顾阻拦的上去。虽然受了伤,但所幸,东西完好无损的拿回来了。”

“这是她当年亲自送给朕的第一件礼物...后来她离宫,就带走了。朕...朕曾经找了这东西多年,没想到——”

嘉文帝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

楚流玥了然。

原来是嘉文帝和婉妃的定情信物。怪不得嘉文帝反应如此强烈。

看他这样子,对婉妃的确是情根深种。

传闻当年婉妃宠冠后宫,但后来也不知怎的,和嘉文帝闹翻了,一气之下离开了皇宫,进入到天麓学院当老师。

直到她死,都没有再回宫。

也不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是让婉妃将送出的定情信物都收回。

看样子,是什么念想都没有给嘉文帝留下。

现在看,嘉文帝对容修如此重视,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婉妃。

容修看嘉文帝这般动容的模样,脸上依然带着温和的笑。

只是这笑,在楚流玥看来,却是带着明确的疏离。

显然,容修对于嘉文帝的这一系列反应,毫不在意。

“母妃当年临走之前,才告诉儿臣,她将这东西放在了九幽塔的第六层。并且叮嘱...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告知父皇。所以,还请父皇见谅。“

嘉文帝一怔。

“她果然还是恨...无碍,你也是为了她好,不告诉朕也是应该的。既然这东西已经在你这,那以后就由你保管吧。“

说完,嘉文帝叹了口气,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朕乏了,先回宫了。”

说完,没有再等其他人说什么,便转身离开。

皇后愣怔当场,满心茫然。

走了!?

陛下竟然就这么走了!?

他不是正在问容修怎么上的第六层吗?容修不过是提了一句那玉佩,他竟然就不继续追问了!?

皇后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离开的嘉文帝,理智告诉她,她应该立刻跟上去。

但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已经无法克制心中的冲动。

于是,她依旧坚持的问道:

“离王,这玉佩乃是婉妃的遗物,你冒险上去取,本是一片孝心,值得赞扬。但...你还没有说清楚,你是如何上的第六层?”

旁边忽然传来一道嗤笑。

皇后扭头看去,发现这人竟是叶之庭。

他摇着手中的蒲扇,慢悠悠的说道:

“皇后娘娘,难道你不知道,那玉佩乃是一件原器吗?“

皇后愣住。

“什、什么?”

“那东西放在第六层,容修有着婉妃的血脉,自然可以顺利上去...“

叶之庭原本心中还满是疑惑。

但当看到那玉佩的时候,却是立刻明白了一切。

此时看到皇后咄咄逼人的样子,不由得心中生厌,懒懒说道:

“看来皇后对这件事情并不知晓?也是,这是陛下和婉妃之间的事,皇后不知晓也是正常的。”

皇后气的脸色有些发白,却不敢当众顶撞叶之庭。

她虽然贵为皇后,但就连嘉文帝都要给叶之庭三分面子,何况自己?

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让她更加难堪。

看来今天是不能拿容修和楚流玥如何了,必须得另找时机才行。

想到这,皇后勉强笑了笑:

“多谢叶老解惑。陛下已经离开,本宫也就不多留了。”

说完,便匆忙转身,追着嘉文帝而去。

“父皇请留步。”

容修忽然开口,声音清冷如玉石相击。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嘉文帝闻声,疑惑回头:

“怎么?”

容修上前一步。

“儿臣有一事相求。”

他站在那里,长身玉立。

身上分明沾满凌乱的血迹,可眉宇之间却从容尊贵,让人不自觉的心生敬畏。

嘉文帝问道:

“何事?”

容修薄唇扬起一抹完美的弧度。

“此次,为救楚小姐入九幽塔,为假,但儿臣心中倾慕楚小姐,为真。”

楚流玥心头一跳。

随后,就看到那总是清贵雍容的男人长臂一伸,锦袍掀起,直直跪下。

“儿臣此生别无他求,唯愿如母妃所言,执一人之手,共一人白头。”

“恳请父皇赐婚。“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