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轻轻柔柔说出一句话,却像是毒蛇吐出了蛇信子,带着满满的恶意。

一旦认定是这样的情况,那么,对容修和楚流玥而言,都不是好事儿。

那样的话,在众人眼中,容修就会成为一个为了女人可以不顾一切的痴情种,而楚流玥则会被称为“祸水”。

嘉文帝再偏爱容修,也不可能将大业交给这样的一个人。

起码朝中大臣绝对不会同意。

而楚流玥...自然更不必说。

帝王之家,对这样的女子从来都是如避蛇蝎。

果然,她话音刚落,嘉文帝的神色就猛然一僵。

刚才情况太过紧张,他一直都没有来得及想这件事情。

如今皇后一提,他也觉察到有些不对劲。

“容修,流玥,皇后说的可是真的?“

他狐疑的打量了二人一眼。

仔细回想起来,这二人的确是一同出来的。

难道容修真的是为了楚流玥才进去的?

大约是因为服用了叶之庭的丹药,此时容修的脸色已经好了一些。

他苍白的唇微微动了动,扯出一抹淡笑。

“父皇,事情并非如此。儿臣进去,是另有原因。只是中间正好遇到了楚小姐,所以才一起出来。”

皇后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显,只温声道:

“哦?这么说来,不过是个巧合?可离王你身上的伤...怎么如此严重?反观楚小姐,似乎没什么大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离王你为了救她,才会重伤至此呢。“

说着,她看了嘉文帝一眼,叹道:

“幸好离王吉人自有天相,不然的话,要真是...陛下还不知会有多伤心呢!陛下您说是吧?”

嘉文帝的视线从楚流玥的身上扫过,带着几分审视。

皇后所言,也不无道理。

谁看这二人的情况,都会觉得奇怪。

“说来,离王和楚小姐还真是有缘分。当初在太子寿宴之上,离王似乎就对楚小姐格外照顾...”

嘉文帝眉心微微一皱。

没错。

他也记得这件事情。

尽管只是一件小事,但现在想来,的确有些奇怪。

皇后的声音低了下来,忽然一笑。

“陛下不要介意,臣妾只是随口一说罢了。离王多年不在帝都,先前和楚小姐应该也并不熟悉,这些都不过是无端猜测。再说,如果离王真是喜欢楚小姐,那倒是正好也成就一番佳话呀!“

嘉文帝的脸上却没有半分欣喜之色。

容修笑的温和:

“父皇,其实今天,儿臣还要多谢楚小姐。若非是她及时出手相救,只怕儿臣这会儿已经死在九幽塔了。”

所有人全都一脸惊愕。

嘉文帝忍不住问道:

“你说...是流玥救了你?!”

“正是。当时——咳咳——“

容修握拳,抵在唇上咳嗽了几声。

“九幽塔开始坍塌的时候,儿臣正好被困在第六层。身上的伤也是那时候造成的。当时第六层被坍塌的石块封死,儿臣想尽办法,也没能出去。正好此时,遇到了楚小姐...她帮了儿臣,并且,不顾危险的带着儿臣出来。儿臣这才能得以重见天日,否则...”

容修没有继续说,但其中意味却已经明了。

嘉文帝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这么说来,你并非是因为她受伤,反而是她救了你?”

容修轻轻颔首。

“父皇圣明。“

嘉文帝这才松了口气,看向楚流玥的眼神,也和之前大不相同。

“原来是这样!流玥,看来这次还要多谢你啊!容修这么多年都未曾在朕身边,如今身体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才终于回来帝都。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儿...朕要如何和婉儿交待...“

他的声音忽然顿住,脸上划过一抹痛色。

皇后垂下眼帘,遮去眼底的嫉恨。

随后,她似是无意的笑道:

“原来是这样,还真是本宫搞错了。没想到楚小姐身量纤纤,却能将离王从那等危险之地救出,真是厉害!”

楚流玥眉头微挑。

这皇后看来还是不肯死心。

容修已经将话说到这种地步,她居然还想将她拖下水。

可惜,这种小手段在她这里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容修淡淡一笑:

“楚小姐同时在青骄会之上拿下武者和玄师的第一,本王常年抱病,在这方面自然是无法和她相提并论的。“

皇后一噎。

她竟是忘了这件事!

楚流玥虽然看着纤瘦,但本身实力却是有的!

楚流玥屈膝行礼,十分谦虚:

“皇后娘娘过奖。流玥这点微末功夫,虽然不入您的眼,但能对离王殿下有所帮助,也是荣幸。“

皇后:“...”

如果楚流玥这样的都算是“微末功夫”,那在青骄会之上输给她的那些人又算什么!?

“什么?丫头,你竟是拿了青骄会的第一!?”

一旁的叶之庭忽然开口,一脸震惊。

他出关之后,就一直忙着处理九幽塔的事情,根本没来得及了解其他。

孙仲言呵呵一笑:

“师叔,差点忘了这事儿还没告诉您。流玥的确是拿了两个第一!”

叶之庭睁大了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那天医呢!?“

楚流玥坦诚道:

“师父,我并未报名参加玄师的比赛。”

“啊?”

叶之庭顿时有些失望。

虽然知道依照楚流玥的水准,或许根本看不上青骄会的天医比赛,但是...怎么说她也是他老头子的徒弟。

她拿了两个第一,却偏偏和天医没有半点关系...说不失落是假的。

孙仲言忍着笑,说道:

“师叔,流玥虽然没有报名参加,但获得第一的那枚丹药,却是流玥炼制的!“

叶之庭一脸茫然。

孙仲言简单的将事情解释了一遍。

“...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流玥也算是拿下了这三个第一!”

孙仲言一边感叹的说着,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皇后一眼。

“而且现在,天令皇朝的慕副将也已经选中流玥,对她很是看好呢!”

皇后身子一晃。

慕青和看上的人,她却看不上,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本宫不是——”

皇后心中紧张万分,想要解释两句,但却发现这种情况下,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只会对她不利。

她心念一动,忽然想到了什么,反问道:

“对了,那九幽塔之中似乎每一层都有禁制。离王身体虚弱,怎么能上到第六层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